魈熒|霸道旅人俏夜叉(下)(R)

#1w+久違的開車,含各種性癖請慎入

#又名<和降魔大聖一起看小黃書>,純屬腦洞請勿考究

  

  

01

  魈無法理解人類的情感。

  但他會提前在熒每日任務必經之路上清除魔物,叮嚀她注意安全;會留意熒登上望舒客棧二樓的腳步聲,品嘗剛做好的杏仁豆腐。

  這份情感在他們從春茗莊歸來後,被賦予嶄新意義,以更具體的形式將他和熒牽絆在一起。

  沒有人見過風,直到它拂過髮梢;也沒有人見過愛,直到你想念起她的微笑。

  「魈?」

  熒的聲音勾回魈的思緒,兩人目光在空中接觸,一起落在手上那本《霸道旅人俏夜叉》--稍早,魈本想找王平安興師問罪,到了銅雀廟沒找到人,便翻出洞天關牒進入熒的塵歌壺。

  這還是兩人交往後,魈第一次主動去找她。身為當事人之一的熒正在逗弄池塘裡的長生仙,對此事一笑置之。

  「妳可知書中諸多不實內容,荒誕不羈,如此造謠,有損妳的清譽。」

  「例如什麼?」熒歪頭。

  他說不出口。

  書中內容盡是綺思妄念,什麼被關進不做些事情就出不去的房間、什麼使用溢神劑暫停時空後的課題研究……

  「那我們一件一件讓它變成事實,就不算造謠了,好不好?」

  熒見魈沉默,故意曲解他的意思,「還是說,魈就這麼討厭被我碰觸?」

  「並非如此。」

  魈艱澀地答道,下意識回握住熒,深怕她抽手就走。連他自己都沒注意到一片緋紅從耳根蔓延到脖頸。光是想像與她更加親密,就已經心跳加快。

  他沒有過戀愛經驗,也沒有人能請教,不知道這樣的進展是否合宜。

  魈在魔神手下為其效命時,見多了書中描繪的事,就算沒有情感基礎,也能貪歡取樂,手段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魈不想見到自己也沉溺其中。

  「我只懂殺伐,不曾與人如此親近過,我可能會傷害妳。」

  「我才沒這麼嬌弱--」

  剛說完,熒便皺起眉頭,按著腹部輕嘶一聲,一條血痕從腿間蜿蜒流下,滲進了白色長靴裡。她倒抽一口氣,抱住膝蓋蹲在原地。

  太不幸了吧,怎麼偏偏挑今天……

  魈蹲下身握住她的肩,「這是?……何時受的傷?」

  熒見他如此慎重,本想編點藉口圓過去,便打消念頭據實以告。

  「別擔心,我沒事。」熒拍拍他的手,虛弱地笑了笑,「這是女性的生理症狀。平常很準時的,這次卻慢了兩週,也許是在春茗莊受到異常地脈影響,所以變得不規律。」

  魈慢了半拍才點頭表示理解。

  熒有點遺憾,好不容易製造機會,看來又得推遲了。

  腿間的黏膩讓人不適,熒說道,「我得去換套衣服。」

  「嗯,我抱妳去。」

  魈也不在意被弄髒,抄起熒的腿彎,將她打橫抱起走進主宅。他的動作迅速安靜,甚至沒驚動正在打盹的阿圓。

  熒被下放在浴廁門前,她搭著魈的手臂,腳步有些虛浮。她記得浴室裡有備用的生理用品,但換洗衣物--

  下墜感撕扯著腹部,熒閉了閉眼,她可不想走出去毀掉剛從須彌進貨的昂貴地毯,只好向魈投以求助的目光。

  魈瞭然,輕咳一聲,「衣服我來準備,妳先進去。」

  「那就、拜託魈了。黑色背心在衣櫃第一層,睡裙就拿吊在衣架上的,燈籠褲也要黑色的,我記得在……」

  「衣櫃第三層。」

  魈很自然地答道,見少年掩門離去後,熒才偷偷笑出聲。

  魈的記性可真好。

  那天春茗莊一事結束,魈和熒回塵歌壺更衣,熒匆忙進了浴室,泡進浴缸時才想起沒拿衣服,便拜託他幫忙找一下。沒想到僅僅一次,就連她比較少穿的黑色燈籠褲位置都記在腦中。

  繞頸背心、連身裙、燈籠褲,魈把準備好的衣物送到浴廁門前,輕敲門板。

  「熒?」

  「門沒鎖,直接進來。」

  魈頓了頓,推開門。

  霧氣氤氳,空氣中充盈著淡淡的沐浴露花香,還有不易察覺的血氣。未著吋縷的熒坐在凳子上,屈起小腿,正在擦洗肌膚上的殘血,帶紅的水流入排水孔。

  魈的眸光一顫,隨即收回視線。

  熒輕聲道,「放門口的架子上就好。」

  魈擱下衣物,「那我先走了。」

  「等等,魈,你的衣服剛才也被我弄髒了吧?要不順便洗洗?」

  「無礙,我用仙法淨身即可。」

  門扉再度匆匆掩上。

  不解風情,熒在心中哼了哼。

  隔著一道門板,裡頭響起輕微水花聲。魈的聽力極佳,自然沒漏聽熒斷斷續續的嗚咽聲,伴隨著他的名字,越來越急促、越來越甜膩。

  --如欲相見,便喚我名。

  魈的手搭上門把,但直覺告訴他此刻不該進去。

  為什麼要用這樣的聲音喊他?是想見他?還是哪裡疼了?或是……

  魈閉上眼,長睫微顫,胸腔似有羽毛掠過。

  熒哼哼唧唧的尾音拔尖顫抖,最後被溢出浴缸的水流聲掩蓋過去。

  熱水澡有效舒緩了不適,熒換上睡裙,搓著毛巾走出浴室,看見魈雙手環胸倚牆而立,熒微微愣住,沒錯過少年仙人臉上閃過的一絲窘迫。

  剛才的動靜大概全都聽見了。

  「我還以為你回去了。」熒說道。

  「我等妳好點再走。」魈隨她進了臥室,接過毛巾,「坐下。」

  熒坐在床側,任由魈擦乾髮上剩餘的水珠,動作間揉入了些許風元素,午後的陽光落在地板上,篩出一格格的暖意。

  熒靠著魈,舒服得瞇眼想睡,這時腹部抽搐,她身體一僵,不自覺攀住了魈的手臂,「……痛……」

  第一次經歷戀人生理期的魈有些無措,「哪裡?」

  「魈,幫我揉揉……」熒握住他的手,放在腹部上,「這邊。」

  魈的手掌比起熒大多了,正好能攏住她,隔著衣物也能感受到熒的柔軟腹部,掌心輕輕推撫著,恰到好處的按摩力道漸漸舒緩了不適。

  「經常這樣嗎?」

  「嗯,有時痛起來甚至下不了床,就乾脆放自己一天假,派蒙會幫我準備吃的喝的,倒也習慣了。」

  魈心臟泛起些微痠疼,他撩起女孩的髮鬢,直視著她的琥珀色雙眸。

  「往後有我,我會陪著妳。」

  「是啊,如今有魈在,你就是我的止痛藥。」熒笑了笑,突然捏捏魈的手,附在他耳畔悄聲說道,「如果要治本的話,我知道一個方法。」

  「是什麼?」

  「懷孕。根據多人實測,生完小孩就不會這麼痛了。」

  熒語氣坦然,字面上是在跟他進行學術探討,但兩人的身分和氣氛使然,這句話更像是在調情。

  魈突然覺得掌心發燙,他所碰觸的正是孕育生命的溫床。腦海浮現剛才在浴室的匆匆一瞥,熒的柔軟和美好,全都烙印在他的眼底。

  懷孕?她說得倒是輕鬆。

  「或是做點別的事,幫我轉移注意力也行。」

  熒指了指不知何時被她順進房裡的《霸道旅人俏夜叉》。

  「我想聽你念這本書。」

  到了嘴邊的不敬仙師被魈硬生生嚥下。

  降魔大聖從沒念過床邊故事,更別說是念小黃書。稍早魈匆匆翻過幾頁確認內容,用詞火辣直白,場景鉅細靡遺。換作是以前,肯定直接一把業障青焰就給燒了,偏偏熒說想看。

  女孩抱著腹部嗚嗚哀鳴幾聲,在他頸窩蹭了蹭,短髮如羽毛般輕柔,擦過魈的鎖骨,竄上一陣麻癢,像極了金色團雀在撒嬌討好。

  「魈,求求你啦……」

  「……」

  「看在我是『病人』的份上,隨便挑幾章念吧。」

  「……」

  「如果遇到不想念的段落,直接跳過,進下一段也行。」

  那敢情只有書名能念了。

  「妳啊……」魈嘆了口氣,捏捏眉間,「真要聽?」

  熒點頭如搗蒜,眸底滿是期待的光。

  沒辦法,誰教他第一次想將人捧在手掌心疼呢。

  念就念吧。

  於是魈攤開書,用誦經般的正直平淡語氣,一字一句地讀了起來。

  

  

02

  彼時的魈還顧忌著這份感情,嚴格堅守著與熒之間的距離。

  但他低估了熒的運氣和膽量。

  玻璃瓶落在堅硬地面上碎裂成片,魈身形一晃,靠在岩壁上喘息不已。藥效發揮得很快,汗水從額際滑下,體內一股火燒得正旺。

  魈看了她一眼,冷聲道,「別靠近我。」

  魈迴避熒的碰觸,同時踢出長槍,在沙地上畫出一道界線。

  「離我遠點,否則,妳會後悔的。」

  時間回到稍早--

  兩人誤入秘境繞了半天,唯一的通道被刻意封住,任何攻擊都無效,元素視野找不出破綻,只有一個玻璃瓶擺在中央高臺。

  喝下藥劑,才能繼續前進--瓶身字條如此寫道。

  無奈之下,熒只好伸向玻璃瓶,魈卻搶先一步拿起瓶子。

  「魈!?」

  魈看了熒一眼,面色如常,拔開瓶蓋,唇瓣貼著瓶口,將透明無味的液體一飲而盡。

  「秘境是我說要來的,有問題也該是由我來承擔,你這麼做……萬一被下毒了怎麼辦?」

  「凡人之軀,怎可與仙人比擬?」魈啞聲說道,「況且,這並非毒物。」

  並非毒物,那不就是……

  石門在地上摩擦發出巨響,通道是開了,但魈的體溫卻開始攀高,呼吸急促,視線模糊。

  於是就有了剛才魈警告熒的對話。

  熒看出魈已經無法憑一己之力站直,便抬起他一條手臂環過自己的肩,撐起他的半邊身子。

  「走吧。」

  魈渾身僵硬,熒看出他的顧慮,咬了咬唇,臉紅道,「你以為我要做什麼?肉身解咒?是,我是喜歡你,得不到心先得到身體也好,恨不得下藥迷暈你生米煮成熟飯,拉著你去帝君面前對我負責。但……要這樣做也得看場合,先從這裡出去再說吧。」

  這明明是大好機會,但熒卻沒有打算逾矩。

  這也不是女孩第一次對他告白了,但魈總是囿於業障深重,不願沾染凡塵而再三拒絕。

  兩人的距離很近,魈的灼熱呼吸拂過熒的耳側,帶著淡淡的清苦香氣。

  魈的抗藥性超乎想像,少年仙人的眼角染上艷色,但金眸依然清澈,顯然理智還在與本能對抗,不願隨著高漲的情欲焚燒自己。

  走沒五分鐘,魈便跪了下來,和璞鳶滾落一旁,汗水滴在槍桿上。凌厲的金眸如今含著刻意壓抑的慾望,水潤誘人,引人沉溺其中。

  「妳……繼續往前,別管我了。」

  只一眼,就足以讓她動情。

  魈忍得了,但熒怎麼忍得了?

  熒抬起魈的下巴,嘆氣一笑,「魈知道嗎?我就喜歡你這樣。」

  拒人於千里之外的高嶺之花,讓人特別有征服慾。

  「你以為,我會趁人之危對你不軌?在這邊,我要澄清一下。」

  熒清了清喉嚨,「好吧,我真的會。」

  「妳……!」

  魈跪在地上,已經無法靠姿勢遮掩,前端勃起,褲檔染上深色水漬,熒指尖碰觸他結實的小腹,逐漸往下,便聽見他溢出令人心麻的喘息聲。

  魈憑藉最後的理智壓住她逾越的手,眸光似有烈焰燃燒。

  「別碰。」

  再下去,會失控的。

  熒柔聲說,「我只是想讓你舒服一點而已。」

  魈沉默。

  她的碰觸,確實讓他很舒服。

  在藥物的作用下,魈渾身猶如置於滾燙岩漿,渴望著冰涼泉水來解熱。熒的體溫偏低,自然成了他急欲親近的目標。

  「妳這是在玩火。」

  「不,玩火的是魈喔。」熒撩起自己的頭髮塞到耳後,跨坐在魈的腿上,「是我會被你燒盡,還是你被我燒盡,不到最後一刻還不知道。」

  裙擺蓋住了兩人貼合的柔軟和堅硬,熒隔著燈籠褲和魈的性器摩擦,汁水越來越多,連她的裙擺都漸漸濕了一片。

  龜頭陷入布料間撐開了她的花瓣,受到阻礙無法進入,反而加劇了對陰蒂的摩擦。熒低低喘了幾聲,雙手探入裙擺下,解開他的腰帶,性器彈跳而出,打在她的雙腿之間,而腿間早已是春潮氾濫。

  她也很想要魈,但不是現在。

  熒纖細長指環住他的性器,沾著他馬眼上的液體輕輕滑動,挑逗他的情慾,魈雙手扒住石壁,喘息聲越發急促。

  熒知道魈還在抗拒這個行為,一切的動作都在裙擺下進行著。

  她在侵犯仙人。

  快感積累在下腹性器,魈的身體發顫,他仰起首,目光逐漸迷離,右臂上的刺青散發淡淡青光,隨著熒加快的撫慰動作,瀕臨高潮那一瞬間,他扣住熒的腰,將她按倒在地上,挺胯狠狠撞上她的陰部。

  一下、又一下……

  泛紅的粗長陰莖頂著濕透的燈籠褲,在熒的雙腿間抽送挺進,薄薄的布料幾乎要被捅破,即使沒有進來,熒也被他狂猛的挺入撞得幾乎無法思考。

  「嗯……魈、慢點!」

  祕境內響起曖昧的黏稠水聲,和斷斷續續的喘息,魈靠在熒的肩上,咬住自己的手甲,顫抖著達到了他生平第一次高潮,在熒的雙腿間洩了精。

  白濁從兩人的腿間滑下滴落,熒慢慢回神,她手背貼上魈的前額,體溫降了幾度,眼神清明不少,看來藥效已經逐漸減退。

  要不是魈尚存一絲理智,忍著沒去撕扯她的衣服,否則不會只有這種進度。

  「魈,閉上眼睛。」

  魈還沒緩過神,便被熒的手蓋住眼簾。熒的身體再度貼了上來,他感覺到溫暖嫩肉夾住右腿,滑得幾乎無法併攏,黏稠甜水氾濫開來。

  熒咬住他的耳垂,舌尖舔吮,聲音又純又欲,「你滿足了,我可還沒。」

  「妳……」

  「禮尚往來,放心吧,不會做到最後一步的。」

  熒搭著魈的肩膀,開始前後摩擦他的大腿,本就被白濁染得黏稠的腿間,發出規律的水聲。熒的肉粒腫脹,摩擦著衣物渴求更多快感,花穴湧出透明汁液。

  少女在用他的大腿自慰,意識到這個事實,讓他扣緊了熒的腰。

  終究還是沒能把她推開。

  「魈……魈……」熒甜膩的喘息一聲又一聲,彷若甜蜜的毒藥,「你又硬了。」

  魈的嗓子又乾又啞,「那是……藥物的作用。」

  「哼,是嗎?」

  魈卻沒有阻止熒接下來的行為。

  熒攀住魈的手臂,喘息破碎,陰蒂高潮陣陣席捲全身,花穴內壁收縮,吐出一股又一股的愛液,裙擺已經濕了一大片,宛若失禁。

  熒的手滑下來垂在身側,魈終於得以看見她的模樣,媚眼如絲,臉頰泛紅,像是剛熟透的水蜜桃,在情慾的澆灌下,嫩得能掐出水來。

  熒握住魈的下巴,印上了遲來的吻。

  「魈,這件事我們可是共犯喔。」

  於是兩人互相以對方的身體撫慰,直到藥效盡退。

  

  

03  

  念完這一章,魈沉默良久。

  「凡人的藥劑對仙人無用。」魈點評道,「夜叉乃仙獸,斷不可能如此輕易被藥物影響神智。」

  「魈,這是小黃書,不需要邏輯和合理性。」

  他讀過王平安撰寫的夜叉紀聞草稿,有些用詞習慣相去甚遠。魈這才意識到,這本書八成是王平安在熒的授意下所撰成。

  魈隨意翻了幾頁,將書遞給熒。

  「既然還有精神,那剩下的由妳來唸吧。」

  熒正要用「我是弱不禁風的病人怎麼能叫我念」的理由逃避,卻看見魈的唇角上揚,眸光流轉,彷若冬日裡的陽光,罕見而讓人希望它多留一會。

  「我想理解妳對這段感情的期待。」

  熒怔了怔。

  太蠱了。

  真的太蠱了。

  不沾凡塵的仙人,說想要試圖理解她的情感……

  這下怎麼辦?念就念吧。

  「『--我饞魈的身子很久了。』」

  第一句,就讓熒的頭皮發麻。

  魈淡淡道,「不繼續念?」

  瞄到後面不敬仙師的發展,熒更沒勇氣了。她把書闔上,輕咳幾聲,「我想睡了……」

  魈點頭,也沒勉強她,收起書,「嗯,那便歇下吧。」

  熒躺進被窩,拉拉他的衣袖,於是魈卸下身上的法器,也躺了下來。兩人面對面,魈的手輕觸熒的腹部,輕輕按摩。

  幸好墊了棉片,熒心想。

  剛才魈念書時,激情的語句一字不漏,雖然聲音冷淡,但從他口中念出來時,對於幫助想像畫面還是出奇有效。

  身下淌出些濕意,也不知道是經血還是動情的因素,也許兩者都有。

  她又想要了。

  生理期本來就特別容易發情,剛剛她在浴室想著魈,用手指摩擦陰蒂自慰了一次。這次特別想找些什麼放進去,填滿空洞。

  魈的手掌暖著腹部,時而碰到恥骨附近,像是隔靴搔癢。熒想要他再往下偏一點、再用力一點,搓揉那充血的花核……

  她強迫自己閉上眼。

  誰來打暈她吧。

  有了魈的按摩,不再這麼疼痛,熒也很快就睡下了。

  而這一拖,就是一週過去。

  每天晚上魈都會來陪她,在出血量最大的夜晚,手臂還讓她抓出痕跡來,與青色刺青交錯。熒臉色蒼白,冷汗直冒,什麼綺思妄想都被拋到腦後。

  魈煎好藥端過來,一邊吹涼,「妳可知,生兒育女,比這疼多了。」

  熒靠在枕頭上,小口喝下魈餵的藥,苦得臉都皺了起來。

  她嚥下湯藥,抬頭看向魈,「我記得魈的原型是金鵬……到時候我該不會要下蛋吧?」

  魈失笑,兩人八字都還沒一撇,就已經想到那裡去了。

  「我沒想過要繁衍後代。」魈擦去她唇角的藥漬,「夜叉一族驍勇善戰,生來就註定要與殺業為伍。能夠與妳相許此生,已是畢生之幸。」

  「那怎麼行?我可是跟王平安講好了,肩負傳承夜叉血脈的重責大任。」

  魈瞥了她一眼,語氣森涼,「這件事,妳還要先跟王平安報備?」

  「他畢竟算是我們半個媒人……唔。」

  魈剝了一顆糖給她,清除口腔殘留的苦味,是日落果口味的。

  不過嘛,來日方長。

  等享受足夠的兩人世界後,再來做育兒規劃也不遲。

  七天後,熒的生理期走得乾乾淨淨,她又拿出那本《霸道旅人俏夜叉》翻看。事到如今,這本書到底是王平安憑空杜撰,還是由熒授意他寫的已經不重要。

  重要的是,魈想聽她念這本書。

  魈白天在無妄坡清理魔物,在望舒客棧淨過身才進入塵歌壺。熒抱著書坐在床畔,比單槍匹馬面對孤雲閣四天王還要嚴肅。

  見熒這個模樣,魈胸腔微顫輕笑。

  能夠把念小黃書弄得像在打仗一樣,也只有她了。

  「不念也無妨。」

  「不,我準備好了。」

  

  

04

  

  熒接了一項須彌學者的委託。

  學者煉製的「溢神劑]能讓人思維快速運轉,在戰鬥時看到時間暫停的畫面,如果在此時觀察敵人,就能找到破綻和弱點,並擊倒他們。

  熒挑戰完秘境內的深淵魔物或鍍金旅團,因為藥劑還有剩,便以樣本數還不夠為由,把魈喚了過來。剛結束一場戰鬥的少年夜叉輕甩長槍上殘留的血跡,眸光微涼。

  對於這個提議,他只有兩個字回應。

  「無聊。」

  「魈不想知道,自己有什麼弱點和破綻嗎?這對你守護璃月蒼生也有不少幫助,不是嗎?放心,這份紀錄只有你我知道,我不會上交出去的。」

  魈垂下眼睫,斟酌起她的建議。熒雙手背在身後,對上他審視的目光,無辜地眨眨眼微笑。她不過是個熱心助人的旅行者,哪有什麼壞心思呢?

  於是兩人一起進入秘境。

  熒喝下最後一瓶溢神劑,一滴不剩。她和魈之間有一段距離,依照剛才試煉的步驟,拿起腰間的相機,讓魈入鏡。

  於是風慢了下來,魈的每個吐息都清晰可聞,眨眼的間隔如一個世紀般長久,因此熒可以走近他,隨心所欲地觀察魈。

  先是那雙冷厲的金眸,眼角紅妝恰如其分,多一分太柔,少一分太冷,恰恰襯出夜叉仙人護佑生靈又必須遠離凡塵的氣質。

  再來是他的青綠短髮,一邊削鬢一邊半掩容貌,總是想掩飾自己的情緒,但對旅行者的各種要求又幾乎都是有求必應,若即若離的神秘感讓人不禁想靠近他。

  薄衫下的少年體型肌理適中,淡淡膚色透衣而出,人魚線陷進腰帶裡引人深究。魈的腰如此纖細,卻蘊藏能一舉將遺跡守衛掀翻的狂猛力道。

  如青銅般沉澱的色澤,璃月的千古歲月在他身上一覽無遺。

  「其實呢,我饞魈的身子很久了。」

  熒輕聲說道,長指依序滑過被標記為破綻的喉結和腰腹,再繞到背後,勾起他的堇紫飾帶,如蜻蜓點水般輕輕一吻他的蝴蝶骨。

  魈的眼角泛紅,隱約含著不敢置信。

  熒勾起純真的笑,從身後環住他的腰,像拆禮物一般,緩慢解開腰帶,香爐金箔落在地上發出聲響。她的手伸進魈的褲檔中,性器在她的愛撫挑逗下,很快就因本能而勃起。

  「你信不信,我還可以更得寸進尺。」

  熒在魈的耳畔說道,他的耳垂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起。

  魈沒經過這種刺激,一向清冷的仙人困於生理反應,四肢不得動彈,甚至連喘息聲都無法洩出半聲,自然也無法達到高潮。

  熒放慢了動作,改為搓揉魈的囊袋,繼續觀察他的反應。

  在熒有意無意的射精控制下,魈的意識逐漸渙散,心跳加劇,被髮鬢遮掩的眼角微潤,一聲嗚咽突破了時間暫停的桎梏,隨著幾滴前液滲了出來。

  這是什麼感覺?從來沒有過。

  不行、再下去會……

  會--

  ……

  …………

  「魈--」

  等魈緩過神時,他不知何時躺在熒的腿上,衣物完好,從外觀看不出異常,四肢彷彿用力過度般有些虛脫,但勉強能動。

  溢神劑的效果已經解除了。

  「魈,你醒了?研究紀錄完成後,你突然倒下去,嚇了我一跳。」

  魈扶著額頭坐起身,「……醒?……我剛剛……妳……」

  「身體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魈看著真切擔憂他的熒,深吸一口氣後搖頭,「無礙。」

  「我一進來就點了薰香,有助於與溢神劑同步,副作用是容易產生幻覺。你看到了什麼嗎?」

  「似乎……做了個夢。」

  「夢到什麼?」

  腦海掠過太多荒唐畫面,魈說不出口,身體甚至還殘留著些許餘韻。

  剛醒過來的魈觀察力尚未恢復,沒注意到熒手上那屬於他的淡淡氣味。

  希望……剛才那只是他的幻覺吧。

  

  

05

  

  熒闔上書籍,而魈陷入沉默。

  這一章將仙人像實驗品一樣對待,熒有點擔心魈會感到冒犯,正要解釋這些都是妄想而已,不要考據細節過分走心時,魈出聲了。

  「為何妳身邊的小精靈,每一章都會留在萬民堂試菜?」

  「……這個嘛,問就是這樣辦事比較方便。」

  魈回憶起書中的內容,對這幾章的劇情觸發點感到匪夷所思。

  「妳就這麼想對我用強?」

  熒勾住他頸間的念珠串把玩,在五指間滾動,神色有些心虛。

  「不然呢,我想要你,說了你會從容就範嗎?霸道旅人只存在於書中,現實的我演不來。如果你不是自願的,我也不會真的對你怎麼樣。這種事,本該就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

  魈垂下眼睫,心臟再度不受控制地加速起來。但凡與她獨處,引以為傲的自制力和冷靜判斷,就會失了準則。世間萬物,唯獨她是個例外。

  千年來,頭一次因殺戮和業障之外的事情而亂了分寸。

  摒棄七情六慾苦修許久,表達情感對他來說,並不是一件容易事。

  熒很努力想接近碰觸他,魈是知道的。

  魈緩慢開口,「書裡沒寫兩情相悅,要如何做這件事。」

  熒愣了愣。

  也是哦。那本書重點在於「霸道」二字,被下藥也好肉身解咒也好,兩人肌膚相親多半是非自願的。

  畢竟,熒沒想到能這麼順利捕獲這隻不易親近的金鵬小鳥。

  如今美夢成真,她反而有些猶豫了。

  「跟你告白,需要多少勇氣你知道嗎?」

  魈勾起唇角,「我以為妳最不缺的就是勇氣。」

  「要不是春茗莊天時地利人和,讓我說出來了,我不知道要等到哪年的海燈節或逐月節,才敢藉酒裝瘋跟你告白。」

  所以……

  熒的食指點上魈的唇瓣,「魈,你願意嗎?」

  魈的唇瓣輕吻熒的指尖,溫柔得像在啄飲清心上的露水。

  「熒,教我,我想知道怎麼與妳更加親密。」

  「教你?說得好像我經驗豐富一樣,我也是第一次喜歡人啊。」熒輕哼一聲,環住魈的頸子,解開他後頸的錦帶,「好吧,我確實每天都在想著怎麼跟你親近,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魈順著她的動作伏首靠近,與她四目相交,熱切的呼息交錯。

  「於是,就有了那本書?」

  「嗯,吃不到肉,看看食譜也好。」

  不要等到失去才後悔莫及,不要重演銀雉和阿茗的悲劇。

  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衣物散落在地上,卸下手甲和法器後,魈就像個無害的少年,和熒十指交扣。

  原來兩人的心跳都一樣快。

  以第一次來說,魈的前戲做得不太夠,撐得熒很難受,撕裂感直達心扉。她攀住魈肌肉賁起的青紋右臂,胡亂地在上頭留下抓痕。魈停下動作,等她慢慢適應過來。

  仰首承受魈的佔有,讓他完整地填滿自己,熒恍惚地想起了攀上慶雲頂摘折清心的畫面。

  那天她攀上主峰,清心花蕾上沾著露水,在孤領山巔的寒風吹拂下,一顫一顫地,一顆露水順著花莖落入草地。熒將這朵花妥善收好,打算送給魈。下山時沒踩穩,跌了一跤拉傷腿筋,一拐一拐地去找魈時,還被他責念了一番。

  他是護法夜叉,護佑人民乃是職責所在,如有事相求,並不需要供品。

  熒說,每朵清心的初綻只有一次,她想將最好的給他。

  如同現在一樣。

  被操開的熒筋骨軟了許多,方便魈折到胸前,壓擠著兩團白乳。魈順勢含住乳蕾,吸吮咬含,留下的咬痕宛如白雪紅梅,又香又甜。

  「魈……」

  熒顫抖地去了一次,洩出大量花液,魈將她翻過身來,有了潤滑後,這次的進入順利很多,插入時水聲咕啾,這個姿勢讓兩人更深地結合。

  熒被操得軟了腿跪不住,魈便將她抱起坐在懷裡,扣著她的腰挺入深處,雙腿大開,就著這個姿勢抽插數十回,綿乳隨之起伏晃蕩。

  與書籍內容不同的是,魈雖然生澀,卻漸漸佔據了主導權。仙獸的本能不容小覷,夜叉的學習能力也同樣驚人。

  他知道反覆研磨哪一點,能讓熒哼哼唧唧軟得跟水一樣,也知道頂撞哪一處軟肉,能讓熒觸電般陡然繃緊肩膀。

  不需要溢神劑,他就能掌握熒的弱點和破綻,逐一攻訐。

  熒的呻吟逐漸不成字句,高潮綿延不斷,雙腿夾緊了魈的勁腰,窄道陣陣瑟縮,絞得魈當場洩精。抽出性器時,白濁順著透明愛液淌出穴口。

  魈將她汗濕的髮鬢順到耳後,「妳流了很多汗。」

  也不只汗,熒看這床單上都是她的水,聲音幾乎喊啞了。

  「我想喝水。」

  魈倒了杯水回來,熒剛喝一半便勾住他的脖子,四唇相貼、舌尖交纏,以吻渡水過去。水珠滑落她的小腹,像流星一樣墜落在白色雪原,魈往下追吻,將那顆星星嚥下。

  魈分開她的大腿,在花叢中找到花核,肉縫被他操開充分擴張,吞吐著晶瑩液體。魈眸光一暗,指尖勾住充血的陰蒂揉捏。熒的身軀敏感得不行,這樣一碰觸,又開始春潮氾濫。

  熒想起了一件事--他是夜叉,體力好得驚人。

  第二回,魈操得熒哭了出來,上下同時流水。他停在裡面,延長了高潮餘韻,熒的腰肢一顫,又分泌出花液。怪不得有人說女人是水做的。魈想。稍微撤出一些,再將滴落的甜水悉數插回去,不浪費任何一滴。

  被灌得滿滿的小腹隆起,熒的每一聲魈都帶著讓人心麻的哭腔。

  求他慢點、小力一點,但當魈真的壓抑欲望緩下動作時,熒又會攬住他的後腦勺壓下索吻,用最纏綿的聲音求他快點。

  「到底要快還是慢?」魈啞聲問道,身下以固定的節奏撞著。

  熒搖頭,已經沒力氣了,魈抄起滑落的左腿膝蓋扛到肩上,用更加親密的姿勢抽插,怎麼要都要不夠。整張床單沒一處完好,被透明的白色的液體染濕,在月光下折射出亮光。

  魈的眼底向來只有璃月和契約,其餘的人事物,就像他獲得的風元素神之眼,微風轉瞬即逝,捉摸不到軌跡。

  如今這個例外,多了熒。

  魈在第二次釋放濁精時,狠狠咬上了熒的肩膀。少女潔白的身軀遍布魈留下的記號,像獸一般將熒標記為自己的所有物。

  恍惚間,他想起熒說過的話。

  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熒精疲力竭地蜷縮在他的懷中,像是被悉心寵愛的金色團雀,渾身透著惹人憐愛的嬌嫩氣息。魈本來想先抱她去盥洗,但她說腿窩痠麻不想動,賴著他在床上多躺一會。

  「熒。」他輕聲喚道。

  「嗯?別再來了……讓我歇歇,明天……不,後天再說……」

  魈悶聲一笑,「才這樣就不行了?在書裡,妳可沒這麼不爭氣。」

  熒打了個呵欠,「你沒看前言嗎?純屬腦洞,請勿考究。有太多都是我的妄想,別認真啊,照著做可能會出事的……」

  「那裡面有什麼是真的?」

  熒把玩著魈的髮鬢,吻上他突起的喉結,聲音慵懶而充滿了愛意。

  「我想想……我喜歡你這件事?」

  說完沒多久,熒就慢慢闔上了沉重的眼皮。

  魈看著她的睡顏很久很久,在月光映照下,琥珀雙眸格外柔和。

  少年輕輕吻上女孩的眉心。

  「嗯,我也是。」

  

  

111.10.09

Hits: 177

【下一篇】

8 Responses

  1. 哦~~月月我滴神🥹🥹 (膜拜
    魈說著「 想理解妳對感情的期待 」的畫面想想都受不住呀!(摀心臟>/////<
    忍不住反覆回味無數遍小倆口的互動,太甜啦!!!!月牌極品魈熒跑車,果然是好車😏👍(全程嘴角上揚沒有下來過🤣🤣🤣
    本來最近工作忙加上還要回公司上班心情不美麗(超不想回去的🥺🥺),但是看完感覺又有動力面對現實了XDD 真的太感謝了~~🥰🥰

    • 這篇也是出自魈在塵歌壺語音,想理解旅行者甚至願意走進璃月港的對話而來。
      想理解一個人,於是連自己平常會為難的事情都願意去做的魈真的太太太太乙了(*゚∀゚*)
      我憋了三個月真的超想發車,這三個月天知道我怎麼熬過來的←
      沒有合適的題材硬開也很怪所以就孵到現在了QwQ
      兔兔工作辛苦了!我的連假也結束了,接下來也要回去面對工作(つд⊂)
      謝謝兔兔的留言總是讓我更有動力繼續寫下去ヽ(●´∀`●)ノ

      • 從初相識到現在幾乎,魈的每一幕都非常乙啊啊啊~ 只差沒有放好感選項了🤣老米肯定也在嗑魈熒😏😏
        我也憋了好久想看車XD!還把月月之前的車車回味了一下,特別喜歡溺心那篇,在水中做壞事的感覺跟畫面,唯美又刺激呀 -//////-)b 小青狐的魈也好魅!有點意猶未盡但我也好喜歡呀!!
        月月有想來點現代題材或是校園之類的嗎😗?之前有看妳幾篇都很不錯!不過也可能仙人比較好發揮哈哈哈,凡人寫起來不太方便😏(?
        新的歸春也好甜呀!而且每一幕都能想到之前寫的那些,很有畫面,看著月月筆下的魈熒一路走來的感覺好欣慰呀!☺️☺️☺️
        月月也辛苦了!!讓我們一起加油!!
        我也會乖乖等妳更新的~ 不要太累哦!🥰🥰

        • 想起之前璃月連動餐廳熒妹髮飾還是岩晶蝶,還有今年魈生日官方Q版賀圖是旅行者吹笛子,直接回收了好感度名片的文案,官方肯定有人在嗑魈熒+1 我也嗑暈過去(*´д`)
          溺心那篇我也很喜歡,從以前就一直很想寫水中車車嘿嘿>///< 小青狐的話是被B站的八重魈子MMD燒到,lofter光能發電老師有寫過八重魈子的魈熒車, 不知道兔兔有沒有看過? 他也有PO在AO3(名字叫驅魔之術),香到不行☺️ 現代題材之前有寫過幾篇,但當時沒打大綱所以後面有點卡住,有預計要整理好後重寫+一次寫完。校園就比較苦手了(つд⊂)(脫離學生太久哈哈哈) 沒想到能看著這對小情侶一起走過這麼多天,也很謝謝兔兔這樣一路陪伴,我會繼續加油的,妳也是,天氣變涼了要多保重身體ヽ(●´∀`●)ノ

  2. 我的愛車!今天一直考試,差點把我考焦,回家就看見這篇,瞬間覺得我有動力繼續撐下去了XD
    謝謝月大大,大大的車都超香的!

  3. 人活著就是要嗑魈熒車XD~🥰🥰🥰感謝太太的優質文(每一篇都去重刷5、6遍哈哈),就算是面對論文也能苟活下去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