魈熒|暖床

#小情侶間純純的暖床(物理)

#慶祝海燈節版本魈要復刻啦!

  今年的璃月港特別寒冷。

  海燈節前夕,熒和魈這對鋤地戀人各自忙得足不點地,一個委託滿單,一個降妖伏魔,總是與對方擦肩而過。

  兩人交會的時間很短,但情感的密度卻不因此減退半分。熒沐浴在第一束晨光中迎接魈的歸來,給他遞上保溫著的熱杏仁湯。

  碰觸到熒凍得發涼的指尖,魈垂下眼,將她的手包覆在掌中,輕輕搓揉,將暖意傳遞過去,勸道,「近來寒風刺骨,妳回塵歌壺休息吧,不必在此等我。」

  「壺裡四季如春,什麼都好,就是少了點年味,客棧這裡人多熱鬧嘛。再說了,海燈節前夕魔神殘渣蠢蠢欲動,我怎麼捨得讓你一個人鎮守荻花洲?」

  魈皺起眉,熒踮起腳尖吻了吻他的眉間的紫菱。

  「好啦,再繼續皺眉下去,都快成小老頭了。唔,你怎麼說也是近兩千歲的仙人,以人類角度來看,確實是--」

  「熒。」

  「嗯?要說那四個字了嗎?」熒期待著。

  魈在她臉頰上落下一吻,如晨光般溫柔。

  「這次不說。」

  畢竟她說的是實話。

  「嘖,好不習慣。」

  魈無奈輕笑,溫聲催促她,「時間不早,派蒙還在璃月港等妳,快去吧。」

  熒每回在望舒客棧住下,派蒙就會識趣地去萬民堂或是回塵歌壺,隔天再與熒一同前往冒險家協會,展開一天的日常。

  送走了喋喋不休叮嚀他要好好休息的熒後,魈進房卸下法器,喝完杏仁湯準備去沐浴,卻發現熒並沒有將棉被折疊起來,而是平舖在床上。魈掀開棉被,手一摸,床上還殘有熒的餘溫及花香。

  沐浴完後,他在熒暖過的被窩中做了一個無妖邪驚擾的美夢。睡醒時窗外太陽已經西偏,因為夢裡的熒,他的體溫不減反升。

  他又去沐浴了一次。

  黃昏前正是逢魔時刻,空氣中的妖魔氣息漸濃,他差不多要離開了。魈看著疊好的被子,再想到熒出門前的冰冷小手。

  少年思考片刻,又走回房間,將被子攤開來--

  

  

  入夜,在樓下和派蒙吃過飯道別後,熒走上頂樓廂房準備休息。越是靠近海燈節,魈的戰鬥時間就越長,樓上的燈暗著,顯然他已經去展開今晚的任務。

  空無一人的房內,卻殘有魈身上的清心香氣。

  點亮燈火後,熒看向床鋪。

  魈向來習慣將被子摺得整整齊齊,宛如豆腐般立體而光滑,共用一張床的他們各自有一條被子,屬於他的那條竹紋被衾如今卻平舖在床上。

  嗯?

  熒想起自己出門前的舉動,心中已經有了預感,便將手探進去被子底下。

  --是暖的。

  哎。

  熒掩嘴笑了起來。

  他果然發現了啊,早上她算好時間,特地暖好床後才出去等他。魈一向講求效率,回來後應該很快就會歇下。

  以往自稱不懂人類情感的魈,甚至用仙法將自己暖過的床溫度保留到她回來。熒不想浪費他的心意,早早洗完澡便鑽入被窩,剛躺下就壓到了什麼。

  她抽出來一看,是根翠綠翎羽。

  ?

  敢情仙人是用金鵬原身在幫她暖床?

  這個想法大大震撼了熒,腦內不受控制地浮現畫面--翠綠魈鳥裹著棉被,用自己豐滿厚實的羽毛壓在被單上,不時改變姿勢和角度,替她無死角地暖好一床被子。

  想到清冷仙人竟然有這般心思,熒胸口一片暖融融。

  她躺進魈暖過的被窩中,深深吸了一口氣。

  即使忙碌得連話都說不上幾句,卻還是用這種方式惦記著彼此。

  這樣的溫度,反而讓她暖得睡不著了。

  熒隔天早上照常和魈在露臺上碰面,魈身上有些輕傷,熒拉著少年坐下來,在晨光中替他包紮傷口,上藥的動作熟練而細膩,眉眼上都是讓人挪不開視線的碎金薄光在跳躍著。

  冬天的太陽沒有溫度,魈卻感覺到了一絲溫暖。

  「我打算下午再去冒險家協會。」熒說道。

  「怎麼了?」

  熒吐了吐舌,「熬夜看了一晚的輕小說,想再睡個回籠覺。」

  「少熬點夜,傷身。」

  「誰叫那本《霸道旅人俏夜叉》真的很有趣嘛……」

  「……」

  聽這不正經的書名,魈決定將話題打住。

  魈淨身完畢後回到房間,熒側躺在床上閉著眼,呼吸聲逐漸勻稱。仙人本就不需要像人類這麼長的睡眠,但與她相處久了,自然而然也習慣了這種作息。

  而他並不覺得討厭。

  薄光從窗外透進室內,魈掀開被衾,輕輕在她身側躺下,摟住腰將她圈進懷裡,並握住熒的手輕輕搓揉。無論如何調養,她還是這樣,一入冬便四肢冰冷。海燈節以外的冬日晚上,如有閒暇,他每晚都會為她暖手暖腳。他會將熒纖白的腿握在掌中,順著踝骨、腳根和腳掌逐一按摩,促進血液循環。熒這時候臉總會紅得像日落果,平時逗弄調侃他的從容全不見蹤影。

  魈的動作讓熒趁隙找到了話題,她翻了個身,和魈四目相交。

  「謝謝你昨天幫我暖床。」

  「……妳我之間本就無須言謝。」

  況且他也不知道是否真的有效,但從熒的反應看來,似乎還不錯。

  「我還在床上撿到了一根羽毛。」熒眨眨眼,「為什麼變回原身?」

  「我長年浸染業障,體溫本就比常人要低些……」

  而鳥類體溫偏高。

  原來如此。

  熒在魈的耳畔說了幾句話,他耳尖一紅,金眸震顫。又是故意要激他說那四個字?過去他斥責之後,熒總是露出得逞般的笑容。屢次如此,魈也知道她的心思,無非是想逗弄他罷了。

  縱然無奈,但魈知道自己越發習慣縱容熒。

  出於喜歡,出於愛,也出於樂意被她需要的那份心情。

  他想好好珍惜、回應那份備著熱湯頂著寒風等他歸來的心意。

  魈閉上眼默念仙訣,剎那間光芒瞬現,少年仙人便幻化成圓滾滾的金鵬鳥,一身翠綠羽毛光滑水亮,額上紫菱和眼角的豔紅,一眼就能認出是魈本鳥無誤。

  他張開翅膀跌進熒的懷中,輕輕蹭了蹭找到好位置,坐下來讓她暖手。

  金鵬鳥的觸感極佳,柔軟又有彈性,溫度確實比常人要高出一些,在寒冷冬季能抱著一團暖呼呼的鳥球,在被窩中睡回籠覺,她甘願放棄區區60原石。

  「魈--」熒喚道。

  啾。他蹭了一下指尖。

  熒想起了在稻妻聽過的故事,據說美麗的巫女八重神子大人,也曾經為雷電影暖過手。那時她可羨慕極了。羨慕能用神子大人暖手的影,也羨慕她能讓神子甘願露出弱點和真身。

  熒很高興自己也能讓魈信任至此。

  她從魈的冠羽輕輕撫摸,一路順著往下摸到尾羽,魈突然抖動一下,鳥喙警告似地啄咬熒的指尖,接著乾脆整球埋進她的胸口。

  哦,這是他的弱點嗎?

  魈的體溫似乎又升高了些,抱起來正暖和,手腳一溫暖起來,熒開始昏昏欲睡。在熒熟睡後,魈變回了人型,耳尖紅了整個上午都沒褪去。

  他調整姿勢,讓熒枕在胸口,棉被腋得緊實,不讓任何一絲冷意透入。小小廂房將嚴寒冬日阻絕在室外,而室內一角,他們的心跳逐漸合一,融融春意正悄悄提前綻放。

  

112.01.07

Hits: 132

【上一篇】  
【下一篇】

8 Responses

  1. 好甜好甜>口< 魈鳥真的太可愛了!! 我也好想抱著取暖QAQ
    雖然一直很想買魈鳥的娃娃,真的很Q,但是家裡娃娃抱枕太多了XD還是打消念頭- 3 -"
    第三年了!! 終於可以跟魈一起吃年夜飯啦XD 連官圖的魈都露出了微笑T ω T 他進步惹!! (感動抹淚

    • 我床也很小,現在是左擁魈鳥又抱帝君龍的狀態,快被擠到沒位置睡了(哭笑不得
      好怕之後散兵也出散貓抱枕,真的就是他們睡床我睡地板🤣🤣🤣
      看見魈一年比一年還要接近人間煙火真的太好了QQ 好期待他們吃年夜飯的劇情!
      我是海燈節入坑,每次聽到海燈節BGM都會好想哭QAQ

  2. 團雀團雀團雀~⁠(⁠つ⁠ˆ⁠Д⁠ˆ⁠)⁠つ⁠。⁠☆(失去言語能力)魈居然要跟大家吃團圓飯(喜極而泣)真的很感謝月月一直高速駕駛(?)產文,原神乙女有您真好!(ptt論壇幾乎都男的…)

    • 終於寫到把金鵬塞進棉被裡幫熒妹取暖了嘿嘿>///< 看到他走出望舒客棧到城裡跟大家聚餐真的超開心的TAT 孩子終於長大了(? 謝謝ESROH的喜歡🥰 大家的回應跟支持是我繼續寫下去的動力QwQ 真的很開心能和大家一起喜歡原神!

  3. 嘿嘿嘿嘿魈鳥鳥被摸到哪裡了(゚∀。)
    我要車車!大大加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