魈熒|煙火之邀

#3.4海燈節紀念甜餅,靈感來自活動任務第一站和最後一站都是望舒客棧,也祝大家元宵快樂!

  

  

  魈遠遠看見旅行者正在把自己炸成煙火。

  ……好怪喔,再看一眼。

  夜色如墨,望舒客棧不遠處的水塘邊,兩隻丘丘人倒下後,一抹白纖身影足尖生風在金幣間穿梭,踏上吉祥的飽滿果實,將自己咻地炸成煙花。

  伴隨絢爛煙花在空中飛躍,與焰火為伴,這等好身手確實是熒。

  終點是望舒客棧的露臺上,少女輕巧落地,一站起身,便和雙手環胸的魈撞個正著。

  糟!

  雖然這次理由正當,但熒還是萌生了上次在奧藏山溺水被他救起的那種尷尬感。

  「魈……」

  仙人金眸淡然,「妳這回是想把煙花搬到客棧來?」

  「這次是冒險家協會的委託,路線也不是我安排的,純屬巧合。」

  但這確實很像熒會做的事情來--試菜或送禮,熒經常藉各種因素與魈碰面。

  熒總將望舒客棧當自家廚房,三不五時就來找言笑送個香腸、交換廚房的使用權做幾道菜送給魈,也難怪魈第一時間會以為她要仿造第一年搬來海燈節,將煙花搬來。

  今年的冒險家協會委託,增加了別緻的聲光效果,比起往年要更貼合海燈節熱鬧氣氛,意識到路線直直朝仙人住所而去時,她已經來不及煞車了。

  熒一臉歉然,「吵到你了?」

  「……無礙。」魈搖頭道,「附近的孩童也經常拿煙花玩耍,已經習慣了。」

  「魈要不要試試看?隨著煙花一起飛上去,很有趣喔!」

  「不必了,凡人的活動……真是難以理解。」

  熒翻開冒險之書,在「雲霽」上面打了勾,後面還有「星纏」、「月彩」、「花旋」等三道關卡,她時間所剩不多,必須趕在今天一次完成。

  「好吧,那……我要走囉?」

  「嗯,如遇危險……」

  魈例行性的叮囑欲言又止,熒笑了笑,替他將話接下去。

  「便呼你名,我知道我知道,我會注意安全的。」

  作為深受大家信賴的旅行者,熒像風一樣,總是馬不停蹄趕去下一個任務。即使是節日,也沒見她好好停下來休息過。

  而熒這邊也同樣在思考魈的事情--喜愛清靜的他,難得沒有去降妖除魔,偶然的休息空檔,卻必須整晚聽著趕死線跑活動的冒險家輪番在這邊炸成煙火……

  那肯定不堪其擾。

  熒旋踵轉身,看到少年夜叉仍在原地看著自己,心中一軟。

  「魈。」

  「何事?」

  「你今天有空嗎?煙花活動常要飛到高處,我對落地位置的判斷沒有你這麼精準;孤雲閣附近海面不太平靜,還常有船隻砲聲隆隆,我也想去探查一番;而千岩軍今年清除邪祟的工作量大增,拜託我去協助巡視幾個點……」

  熒雙手合十,琥珀色瞳眸盪漾著光彩。

  「拜託了,我的護法夜叉大人。」

  煙火仍在背後綻放,但她的聲音清清楚楚傳到了少年耳中。

  魈的睫毛輕顫,想到熒也曾在許多夜裡用軟甜的嗓音這麼喊過他。

  如果,這是她的願望……

  他確實無法拒絕。

  魈抿唇,提起翠綠長槍。

  「走吧。」

  對於擅長空中自在法的魈來說,「光焰蹈耀」並不困難,也多次提了判斷落點錯誤的熒一把,讓她免於受傷。

  「璃月就算了,怎麼還跑到須彌和蒙德去放煙火了啊?」

  熒剛從冒險家協會領完獎勵一邊吐槽,和魈並肩走在璃月港碼頭上。行經紙映戲的舞臺,熒和應公打了聲招呼,心思一轉,便拉著魈一起入座。

  見魈似乎有些遲疑,熒選了離人群較遠的角落位置,握住他的手十指交扣,輕撓他的掌心。

  「禁止風輪兩立。」她露出自信的笑,「有我在,別擔心。你沒聽過這種戲吧?這叫紙映戲,可特別了……」

  應公這次講的依然是虯髯傑烈英雄客,歸鄉、翻山、越嶺、仙解……這些故事橋段,參與過演出的熒倒背如流,小聲為他補充故事細節。

  魈一場戲下來沒聽進多少演出,注意力全放在熒身上。她的一顰一笑一字一句,都是為了他而展現。

  海燈節不單只是悼念英魂,而是屬於包含他在內、所有為了守護璃月奉獻己身的英雄,都應該在此時得到片刻安寧。

  熒是這麼細心慎重,想讓他參與這個節日。

  世間每一個微小的願望,都值得被見證。她所訴說的人間煙火,他都願意聽。

  魈垂眼,唇畔一笑,心思也安定了下來。

  ……

  …………

  「海面不太平靜、船隻砲聲隆隆……」魈低聲重複熒稍早的說詞。

  熒駕著浪船,看著海面上絢爛的低空煙火和增添氣氛的水面浮燈,附近其他水手的船隻不斷發射砲彈,爭奪金幣戰況激烈。

  少女有點侷促地笑了笑,「看來是我誤會了。」

  原來那些「異狀」,不過是南十字船隊死兆星號的航行考驗。

  看到愛心狀的煙火炸開來,附近的水手對轟得更加起勁了。值此佳節,沒有能夠一起共度節日的對象,還必須進行特殊訓練,只好將不甘發洩在這場特訓中。

  這場海上混戰,自然也是難不倒熒和魈。

  一個控風影響海流,一個靠著高超船技掌舵,讓浪船靈巧地穿梭在漩渦和炸藥之間,兩人合作無間。

  積分達到標準後,熒將浪船停在海面中央,兩人坐在甲板上,享受遠離爭鬥漩渦的寧靜。遠方的璃月港和冉冉燈海,與天上的星空相映成趣。

  熒從背包掏出了線香花火,一枝遞給魈,藉著船上的燈火點燃,彷彿捧住了墜落的星星。

  流星般的火光倒映在兩人眸中,浮現了許多回憶。

  「說起來,這是和魈一起度過的第三次海燈節。第一年我邀你看霄燈,把海燈節搬到望舒客棧來;第二年我送禮給你,你叮囑我在外遊玩要多加小心。」

  熒還記得第一年魈就允了她呼名而至的承諾,也還記得第二年魈的那句「如有危險……」的停頓和淺笑,刻晴在場,魈沒將下半句「便呼我名」說出來。

  旅行者的實力自是不在話下,魈只是出於習慣的想守護她、為她實踐願望。

  後來在銅雀廟外,魈知道熒會來邀他去看煙火。他同樣沒有答應赴約,這回卻縱容她停留在自己身邊。

  --想見我的人,也都會來。

  求取仙緣談何容易,魈也並非福星,若非遭遇劫難,不會有人在節慶之時特地求見這位護法夜叉。唯獨熒不同,她總是三番兩次笑著出現在他面前。

  想見他的人,自然只有熒了。本就只要有熒在就好,在哪看都一樣。

  這是同意她靠近的意思。

  熒扳著手指數,「第三年呢,總算如願和你在璃月港內吃上一頓飯。」

  雖然降魔大聖這頓飯吃得很不安寧,但有鍾離溫迪同臺互飆演技,還有餐桌上夾菜給魈、餐桌下輕輕握住他的手,人前人後這些不著痕跡的親密互動,日後她回想起來仍然意猶未盡,甚是感謝胡桃。

  魈道,「新月軒那時,幸虧有妳,我……不擅長應對那種場景。」

  熒伸出手掌心向上,魈便搭了上去,與她十指交扣。

  「今年吃的是月菜,明年換我作東,請你去琉璃軒品嘗道地的璃菜吧,再邀上客棧的老闆跟掌櫃、還有言笑……」

  魈抬眼,「妳就這麼喜歡熱鬧?」

  「你猜猜看?」

  三年了,如今熒當時俏皮反問的用意,歷經三年的煙火之邀,魈已經明白了。

  海燈節固然也很重要,但一起共度這良辰美景的對象,才是她最在意的。

  「這回,總算親手將人間煙火捧到你面前了。」

  愛心型的煙火恰好在兩人身邊燃放,水面上碎光熠熠。

  熒捧住魈的臉頰,輕輕在唇上啄吻。

  溫柔的情意蔓延開來,手上的線香花火墜入海面。

  少年摟住了熒的腰,將她按在自己和船欄之間,回應並加深了這個吻。

  砰!

  遠方一發砲彈擊中兩人所在的浪船,飄搖小船翻了過去,魈及時攔腰抱起熒,身形原地消失,再下一瞬,便已躍上了不遠處的銖鈿舫,墨色風元素在身邊消散,速度快到兩人身上甚至沒濺上任何水珠。魈神情上有些不快,但念在對方是凡人,並沒有其他動作。

  「一定是我們太過恩愛,刺激到他們了。」熒環住魈的頸子,一邊反省道。

  這句話簡單化解了夜叉眉間的戾氣。

  魈唇角一顫,揚起不明顯的弧度,低頭吻她,唇瓣重合輾磨輕吮。

  這回不會再有水手的浪船砲彈打斷他們。

  一吻結束,魈看夜色尚早,問道,「接下來,還有什麼任務?」

  「我看看……燈後勤績,這個簡單。」

  他們依照千岩軍標記的地點,逐一掃除當地的妖魔邪祟,揭垢、掃濁、除衰、祛災,妖魔倒地後施放煙火,同時祈求來年平安。

  清除邪魔的最後一站是從石門附近出發,空中構築起風場,兩人張開風之翼往前翱翔,路線的盡頭恰好又是望舒客棧。

  她想起了那年第一次遠眺荻花洲、目光被金色巨樹上的客棧吸引的場景。

  旅行者忍不住笑出聲。

  「光焰蹈耀」第一站是望舒客棧,而「燈後勤績」最後一站也是望舒客棧……

  熒和魈相視一眼,這種巧合,大概也只有兩人體會出弦外之音了。

  丘丘人倒地後,熒施放煙火告知千岩軍此地已經清除完畢,一抬頭,再次望見那株巨大銀杏樹,溫暖燦金枝椏在夜色中搖曳,彷彿在呼喚兩人歸家。

  銀杏葉紛飛,一眼千年的情意,蒲葦如絲的思念,兜兜轉轉繞了一大圈,起點與終點,都是魈。

  繽紛光影照亮夜空,地面上兩人的影子染上光彩。

  「魈,謝謝你陪我走到現在。」

  魈主動牽起了她的手,翠色髮絲劃過臉龐,金色眸光沉穩而溫柔地回望她。

  「不必言謝。」

  如今少年就站在煙火人間之中,執起她的手,回應了她的邀請。

  圓月高懸,星彩漫天,彼此的心聲終將重合。

  

 

112.02.05

Hits: 662

1
【上一篇】
【下一篇】

2 Responses

  1. “好怪喔 再看一眼”
    哈哈哈哈哈哈快笑死我
    大大也辛苦啦~海燈節快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