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世|渡

Last modified date

Comments: 0

#20230228生日賀文

  我拎著薔薇派,踏進了滌鏡所。

  這兩三年我因為沉迷旅行於其他世界,沒怎麼幫他們慶生。所幸這兩位老人家也寬仁大肚,並不怎麼介意我的喜新厭舊。

  除了魄以外,沒有人知道我今天會過來--沒錯,就連兩位老大我都沒通知。

  他們以為我今年也會例行性傳訊息道聲生日快樂吧?

  純白的滌鏡所非常安靜,陽光穿過廊柱,落在雪白地磚上,鑲了金邊一般。這裡的時光流動與其他世界不一樣,不論待上多久,指針都不會往前。

  擷憶使們抱著晶球從我身旁走過,前往不同世界執行任務。

  這裡一如既往,靜謐安恬,令人懷念。

  自我來到這裡與祂初次見面,已經過去十八年了。

  十八年來此地歷經許多,但終究如被風揚起的光塵般,落在地上任由時間巨輪輾過。我輕敲紋玲的辦公室門扉,推門而入。

  兩位青年齊齊抬眼朝我望來。

  「啊?你們怎麼都在?我沒說要來幫你們慶生呀。」

  「什麼話,難不成我們就不能幫對方慶祝嗎?」紋玲指了指桌上的禮盒,「還是小裴有心,今年又送了草莓點心來,『手藝』還進步不少。」

  我遠遠就聞到一股不太妙的味道,看來他口中的手藝,跟殺意沒兩樣。我放下薔薇派,「既然你們都在,那正好,祝你們生日快樂呀。」

  紋零握住我的手腕,「就沒別的話要說了?」

  「妳那邊出了這麼大的動靜,還以為妳會來找我們商量。」

  「我都幾歲了。」我笑了笑,索性坐下來。

  紋零還是沒鬆手。

  對比紋玲的輕鬆寫意,他總是相對安靜寡言。

  「以往我拿捏不定主意,深怕自己後悔,總是找你們諮商,但我知道這回不一樣了。這次的路,我選了就沒有後悔的餘地。你們支持也好,不支持也好,我都不會改變心意了。」

  紋玲輕點了點我的額頭,「還以為妳沉浸在其他世界,樂不思蜀,看來心境上倒是成長不少。」

  「那當然,我不曾忘記自己是十四世界的愛女。」

  我低頭看著手腕,順勢改變握姿,雙手包覆住他的大掌,宛如祈禱。在我未曾清點的歲月中,他曾經輾轉於眾多世界,或宣揚和平,或挺身而戰,這雙手背負過許多生死,而今已經退居幕後。

  我的煩惱在他們面前來說太過渺小,但我仍忍不住向他們傾訴這段時間的煩惱和困境。說著說著,紋玲抽了面紙給我,紋零則是輕摸了摸我的頭。

  陽光落在紋零臉頰旁的白色碎髮上,他那雙殷紅色眸子溫和地望著我。

  「那麼,妳準備好了嗎?」

  人們痛苦不已而尋求神明啟示,我則是向他們祈求一個祝福。

  「人生永遠沒有準備好的時候,時機到了,順著風往前飛就是了。」

  紋零的手也覆過來,蓋住了我們的手。

  「願妳不論順風或逆風,都能順從自己的心意,展翅高飛。」

  「掉下來有我們接著,不必害怕。」

  我擦乾淚水,破涕一笑,「承兩位吉言。」

  這場戰鬥我並不是孤軍奮戰。

  還有整個十四世界、甚至是另一個星海也在與我並肩作戰。

  無論什麼難關,一定都能好好渡過。

  

  

112.02.28→112.03.12

Hits: 44

0
【上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