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非禮Ⅰ吻篇(After Story|02)

Last modified date

02【After Story|上界】

***

「三樣祝福都用完了嗎?」

勿視坐在非禮機關的大廳,聽取凱恩和衛彙整的任務報告。其中由自己和兩位同事給予的三樣祝福去處讓他格外關注。

和下界扮演老師的皮相不同,他原本的模像留著及肩銀髮,雙眼以繃帶矇住,一身黑袍打扮。只是這樣坐著,就流露出一股慵懶威懾的氣勢,令人不敢輕舉妄動。

「三樣祝福都使用殆盡。視之淚用以探查觸的氣息,經回收後於蜂穴毀棄;聞之耳用於確認雅爾斯的想法,言之讖同樣用於欺騙雅爾斯,讓他在最後提前放棄了對觸的應援。」

「算是都使在相符的用途上,好吧,其他節外生枝的部分我就不再過問。」

凱恩和衛明白勿視說的節外生枝所指何人,默不作聲。勿視啪地放下書面報告,略略放鬆施加在空間內的壓力,他露出了微笑,「大抵上這次的任務順利結束,剩下的你們自由報告吧。」

凱恩頷首,「再來是有關雅爾斯的部分。目前行蹤不明,就觸的證言來推測,他的目的鎖定在愛天使上。」

「又是愛天使,雅爾斯怎麼老要找他的麻煩。」勿視頭痛地揉揉太陽穴。「沒想到,雅爾斯會為了愛天使而找觸合作。」

衛發問,「恕問愛天使是?」

「啊,是我老了嗎?你們這群新生代蜜蜂竟然不知道?實習生的訓練教師在幹什麼吃的?連這段歷史都沒編入教材?」

勿視大發慈悲地開始講解,「你們至少知道非禮在改制前一律稱為天使吧?並根據誕生意義冠上代號。愛天使啊聖天啊霓天使啊,有幾叛逆份子受不了隨著稱號而來的期許和側目--就像你一樣,阿吻--直接上書給主子,就變成現在的非禮機關。現在那群老前輩大都死光了,也大概只有雅爾斯那樣的骨灰級人物才會記得……」

被點名的凱恩苦笑,「愛天使有可能還活著嗎?」

「他和雅爾斯是同年代的前輩。我不知道他們發生過什麼,但我在實習也見雅爾斯殺上來樂園一次,後來被主子給勸退了。最後一次看到愛天使是五百週期前的樂園世慶,像個瘋子一樣四處散播世界毀滅的謠言,還造成幾場騷動。對老一輩的幹部而言他絕對跟麻煩劃上等號,他是反抗最嚴重的天使之一。培初對他很頭痛。這麼久沒出現,八成是死在哪裡的窮鄉僻壤吧。」

閱讀廣泛的衛知道非禮機關過去曾被稱為天使,但並不清楚這段叛亂事件的詳細內幕,彷彿被人刻意抹消淡化。

「觸怎麼會曉得愛天使的消息?」

勿視冷笑,「天知道,兩個都是樂園有史以來最出名的叛亂份子,說不定暗中還是師徒關係呢。」

「好了,任務還多著呢。別說我不近情理壓榨下屬,讓你們放兩鐘的假,勿觸和勿食位置空下後任務越積越多,教育部門那裡還是調不出可用的人才來。收假回來後『請』你們做好覺悟。」

勿視的「請」字讓凱恩寒毛直豎。

「遵命。」兩人頷首後便退出大非的辦公室。

「我看改天去圖書館把關於天使的資料挖出來好了。我覺得雅爾斯的事情沒有這麼簡單落幕。」

衛瞄了凱恩一眼,「珍惜生命,遠離是非。別主動招惹麻煩上身。」

「我就是閒不下來呢。」凱恩倏地停下腳步,向大廳後方的培初主塔望去,「衛,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什麼……?」衛一臉困惑。

凱恩一時停止呼吸,血液中傳來異樣脈動,水流淙淙的聲音大如腳邊正蜿蜒著一條小溪。這是他再熟悉不過的流動節奏。他拔腿朝培初所在的主塔狂奔,想弄清楚她的氣息為何會在此時出現。

「歲!」

***

歲在房中悠悠醒轉。

意識模模糊糊的,最後一次清醒是在凱恩和衛待過的客房。觸說在那裡睡上一覺,醒來就會知道了。所以她現在到底在哪?

眼前晃動著淡金色的髮絲,漂亮妖異的紅眸,和單純好奇的神情。好像小孩子。但那身形毫無疑問是成年人的高度。身上穿著緞帶飄揚的奇特衣服,材質很特別,色彩不停在淺黃蒼藍和雪白間變換。

「你是誰?」

「太好了,幸好不是問『我是誰』,不然我還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妳。」

坐在床畔看顧歲的青年親切一笑,腿上還放著書本。歲覺得他跟凱恩好像。但又說不上來哪裡像。是臉嗎?聲音?還是氣質?

「我是培初,妳就喊我阿培吧。我對妳很有好感呢。身體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

「阿……培……」是不是在哪聽過這個名字?歲一時之間無法反應過來。「身體還好……可是頭有點暈暈的……」

「暈暈的嗎?」培初伸手劃過歲的額頭,淡金色的光線轉瞬即逝,歲的意識瞬間清明不少,也立刻察覺不對勁之處。

「咦培初?你、啊不、您就是上界的主神?我、不好意思,我剛才是不是冒犯到您了?」

「別緊張,我只是來看看凱恩喜歡的女孩是什麼樣子而已。妳很厲害呢,竟然讓那向來鄙視紋符的孩子使用了吻符。」

「對、對誰?」歲錯愕,一時之間無法消化培初話中的涵義。

「對妳啊。難道沒有察覺嗎?離開前他第一次使用吻符,在妳體內留下了訊息--」培初指著歲的胸口,「妳聽不見嗎?簡直大如雷聲呢,『來找我、找我』地喊著,真沒有男子氣概。」他輕笑,「不過這對凱恩來說這已經是大進步了。」

培初直視著歲,「妳的體質很強韌呢,我以為妳至少會昏睡兩鐘才醒來。」

「對了,妳是怎麼來到這裡的呢?凱恩無意識留下的紋鍊很微弱,應該不足以讓妳通過界門--」培初霍地瞭然笑了,「啊,我懂了,是修弗。難怪啊,那孩子也變得溫柔了呢。看來放逐對他果然是對的。」

「他會死嗎?」

「不會啊。他跟妳說他會死嗎?」培初歪著頭一臉疑惑,「修弗體內屬於樂園的一部分會逐漸死去,要如何讓自己融入下界就看他自己的意志了。我確定他不會死的。我對修弗做了不好的事情,他恨我是應該的。我希望他能在下界找到自己的樂園。」

想起衛和凱恩描述的培初,歲覺得他不像神,更像個童心未泯的大孩子。歲注意到這間房內滿是繽紛的童話書籍,還有絨毛布偶和未乾的水彩畫作。幾幅裝飾用畫作風格不一,有西方油畫、東方水墨和浮世繪等,內容不約而同畫著金色烏鴉。

「這是您的房間?」

「別對我使用敬語,我不是妳的神。」培初笑了笑,「我感應到妳越界而入,只好搶在護衛發現妳之前把妳帶走。妳是下界人,雖然透過血誓成了凱恩的眷屬,但對大部分的樂園居民來說仍然過分顯眼,很容易引起騷動。臨時找不到空房只好先把妳安置在我這了。」

「您……你怎麼知道血誓的事情?凱恩跟你說的?」

「這種事他不會說的。我可是神啊。跟樂園有關的事情我都知道。」培初眨了眨眼,接著看向門外,「啊,說人人到。」

門外響起急促的敲門聲,培初悠悠地請他進來,凱恩看起來剛從哪邊趕來似的,

「愛情的力量真偉大,沒想到你這麼快發現了。」

「歲沒事吧?」凱恩掩飾不住臉上的倉皇,但仍謹守禮節站在培初的三尺之遠。要不是培初在場,他早就衝過來了。

「我本來想擋著你的,因為小歲還不太適應樂園的能量流動,等她過幾天體質調適過來後再見面也不遲。不過既然你來都來了,好吧。」培初起身,整了整衣袍上的皺褶,露出包容的笑,「她體內的鴉量還很不穩定,可別太亂來。」

培初離開房間,留下凱恩和歲獨處。

凱恩氣喘吁吁地瞅著她看,表情仍寫滿難以置信。甚至用力閉上眼再睜開確認這並不是做夢。

歲緊張地揪著背單,怎麼辦?現在要說什麼?她只是想著要來見凱恩而已,完全沒有思考這之後的事情。

凱恩拉了張椅子在歲面前坐下,雙手交握,藍眸兀作鎮定地低垂審視著歲。

「妳怎麼會來這裡?」

「我想見你啊。」歲說著眼眶紅了起來,「我只是想再見你一面……不論如何,都想再看到你一次。現在見到面了,我會盡快回去的,不好意思,沒想到造成你的困擾了……」

「我沒說妳造成困擾。」凱恩失笑,舉手打斷歲的道歉,「我沒想到吻符會將妳帶來我面前。我以為那一次只能施加一個命令而已……」

歲訥訥開口,「培初說,你很少使用吻符。」

「對,我很少用。紋符有別於培初賜予的鴉量之風元,是世界的祝福。每個人的紋符和用法都不盡相同,我的是吻符,可以透過接吻向對方下達絕對命令。但我不喜歡命令別人所以很少用。」凱恩苦笑,「我坦承我對妳用了兩次,一次吻妳額頭讓妳好睡安眠,至於第二次……」凱恩咳了兩聲,兩人心知肚明地別開眼神。

「妳還跑去找觸,就為了再見我一面?見完面後呢?」

歲看著凱恩,一句話哽在喉頭不上不下,深呼吸鼓起勇氣說了出來。

「我啊……我喜歡你。想跟你在一起。」

從來沒有對別人這麼說過。即使是彥朗也不曾讓歲產生這樣心動、想留在對方身邊的衝動。即使被拒絕會很丟臉,這麼努力來到上界了卻空手而回,回去後一定會想把自己埋進牆裡。但不管怎樣都比悶在心中一輩子好。凱恩離去後,她才明白這個道理。她不想讓現在這份心情在未來成為無限懊悔。

「哦,那小子什麼都還沒說呢,這女孩的衝勁和小璐有得比。」

為在幾百公尺外的非禮總部,眼睛被繃帶遮住的勿視用心眼「看著」房內的一舉一動;勿聞淺淺嘆了氣裝作「充耳未聞」,事不關己地批閱公文;寡言木訥的勿言不斷手刀著勿視,後者卻壞笑地將勿言捉進懷裡,像個寵溺妹妹的哥哥,他豎起食指,繼續「偷看」那兩人。

「告白一次成功是不可能的對吧,所以你拒絕我也沒關係,我會繼續努力的。」

「啊喂……」凱恩嘴角抽搐著。什麼叫做「拒絕也沒關係」?過去累積的互動就這樣一筆勾銷嗎?

「從頭開始也無所謂,因為我喜歡你。這樣就夠了。我會努力……讓你也喜歡上我。」

「給我慢著。誰說我不喜歡妳了?」

凱恩將歲困在床上用吻堵住。這姿勢讓歲想起他離去的那天,力道卻多了幾分不容反抗的意味。直到歲喘不過氣,兩人才分開。凱恩似笑飛似地著看著歲,「妳就這麼想重追我?」要也是他追她吧,他可不是被動的一方。

「我沒有追過你啊。所以我想就從約會開始吧。上界有公園或書店、圖書館之類的地方嗎?」

「不對,我在說什麼。」凱恩嘖咋,「妳剛剛告白時說了什麼?」

「啊?『我喜歡你』啊。」

「好,我答應。我也喜歡妳。」

歲像沒聽到似的繼續碎念,「不過我們還是朋友身份,第一次約會地點選在公園好像有點尷尬,不如去圖書館好了,凱恩,你喜歡看什麼樣的書呢?」

凱恩清了清喉嚨,扶正反應過度的歲的臉,一字一字地說:「我、喜、歡、妳。」

「去吃點東西也不錯……咦?」

歲回神,見到朝思暮想對象的衝擊這才滲入心底、溫暖地竄遍四肢百骸。眼淚瞬間滾落發燙的臉頰。

「……凱恩,我在上界對吧?而你就在我面前?」

「是。」凱恩點頭。

歲依然神情恍惚,「然後你剛剛說,你喜歡我?」

「我表現得不夠明顯嗎?」

凱恩不等歲回應,又柔和地在唇上落下一吻。他輕輕催動吻符,加入了一點命令。

這一吻結束後,歲總算清楚意識現在是什麼狀況。她到上界來了。而凱恩剛剛說他喜歡她。

好像做夢一樣。不。這不是夢。她不要臉地追來上界,然後得到回應了。這一切都不是作夢,真實得令她想要大哭。

「我可以留下來嗎?」

凱恩笑著點點頭,將她攬在懷中,「主子沒有立刻把妳遣送回去,就代表首肯了。」

「啊、糟糕,我沒想到自己會真的來到上界,我家人會不會以為我失蹤了?」

「現在才想到要操心這個,不覺得太晚了嗎?」凱恩輕捏歲的臉頰,「下界的事情不用擔心,我們會處理好的。久住什麼的也可以等以後再來商量,現在妳需要的是換個房間好好休息。」

凱恩藉機環視這個房間,比記憶中還要普通而凌亂。他小時候也在這張床上睡過,但自從獲選進入非禮機關後,和培初之間的隔閡漸深,也甚少踏入這座主神塔。現在多虧了歲,

歲昂首看著凱恩,「關於上界和下界、關於凱恩和培初,我有好多問題想問。」

「不用急,我們還有很多時間可以慢慢說呢。」

<END>

點閱: 1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