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世|甘願

「……變得怠惰了呢。」零淡淡道。

埋首書堆的少女隨口答道,「你在說誰怠惰?」

少女窩在溫暖的白色蛋形懶人椅中,以不良姿勢謄寫著書籍,她穿著象徵擷憶使的無袖套頭制服,兩條飾帶垂落肩頭,長達地板,卻一點也不影響她的工作。短俏黑髮貼著臉頰,正好露出淡然的琥珀色雙眸。

零坐在桌子另一側,靠著原木軟墊高椅,十指交疊,神態從容雅致。

「玖裴,妳來滌鏡所多久了?」

「以外面世界時間流逝的速度來看,三年了吧。 」畢竟時間的流逝在滌鏡所是沒有意義的。

「妳看起來很滿足現況。」

「回收各個世界特定對象的記憶,這種生活沒什麼好挑剔的。」玖裴將書籤夾入目前的段落,啪地闔上書本,「這份工作符合我的專長,我也樂於為您效命,共事的夥伴又好相處,這樣還不滿足,豈不是暴殄天物?」

「觀察著那些擁有正常生活的人們,妳沒有任何感受嗎?」

玖裴敲了敲桌面,甜甜一笑,「當然有,我還蠻喜歡紀錄那些機掰人士的,別那樣看我,我知道要注意措辭,但這兩個字用來形容他們的特性再適合不過了。自以為正義、不知天高地厚,最後被殘酷的現實打臉時,啊,那畫面真的非常打動人心。」玖裴看到零無言以對的神情,吐了吐舌,「當然啦,也是有努力勤勉、孜孜不倦的人們,紀錄他們的生活也別有一番滋味。我不知道老大您說的『感受』是指什麼?」

玖裴確實在滌鏡所適應良好,除了剛甦醒時的緘默外,在零說明現況及契約後,玖裴順利融入其他夥伴,工作上虛心請教,待人處事圓滑與世無爭,每次出勤都在時限內完成回報,堪稱最快適應的擷憶使。

「雖說擷憶使的人選我都特地挑過,以對生前一切毫無眷戀者為優先,但妳和其他人很不一樣。妳放棄得過於理所當然。其他人成為擷憶使後,壹煌利用職務之便重建他的故鄉、貳晃在鴉世組了樂團擔任主唱,其他人也以各種形式完成了自己的願望。唯有妳,任由一切自身邊離去。我要求你們獻上的是忠誠和記憶能力,並不代表要你們放棄自我。」

「漠視一切然後記錄下來,這不就是您要的嗎?況且,您說錯了,我並沒有放棄自我。」

「妳生前的興趣是什麼?」

「看書。」玖裴理所當然地答道。

零嘆了口氣,對她的答案顯然不滿意,他眨了眨澄澈的赭紅雙眸,「作為下屬,妳的表現相當出色,無可挑剔;但是,作為一名擷憶使,這樣還不夠。妳欠缺了最重要的事物。」

零輕揮手,一本書籍自三四樓高的書架上滑出,輕輕飄落在大理石桌上。玖裴靠上前,看到靛藍色書籍封面,以燙銀字體印著一個熟悉的名字--絡時。

「妳不好奇他那之後過得如何?」

「我既然已經與您締下契約,便不會對過去有所留戀。」那人是她的學弟,記憶中那人總是帶著溫和靦腆的笑,留有一頭焦糖色短髮,直到他手上的利刃沒入自己體內為止,她都對他深信不疑。玖裴聳肩笑道:「他是生是死都不關我的事,我反倒感謝他殺了我,我才能重獲新生。」

彷彿為了證明這點,她翻開絡時之書,閱覽起他的生平。自從「Canon」那日之後,她身上的時間便停擺了,但他卻走得一帆風順。在她死後盜取她的研究成果,順利成為國家首席煉金術師,甚至被重金聘回學院擔任榮譽講師,正處於人生的最高峰。

他奪走了理當屬於她的人生。

玖裴右手一滑,書本不小心摔落桌面,她從容地將書籍撿起,拍了拍上頭的灰塵,遞給零。總是面無表情的零挑眉,唇角泛起笑意。

 

她看著零波瀾不興的神色,心中有股不祥的預感,「您為何要我去閱讀他的書?」

「既然妳對他沒感覺,那麼……妳的下一個目標就是他。」

「恕我拒絕。」

「理由?」

「擷憶使必須對前生了無牽掛,這是您定的第一條守則。」

「既然他對妳來說已經毫無影響力,與陌生人無異,擷憶使本身亦不會讓任何人留下印象,船過水無痕,在他身邊執行任務,對妳來說應當易如反掌。」零頓了頓,單刀直入地輕聲說道:「或是,妳根本放不下。」

「我放下了。」

「妳沒有。」

「我早就放下了。」

「若真如此,為什麼妳轉移了視線?」

玖裴站起身,雙拳在身側握緊。滌鏡所空中總是飄舞著澄澈光點,情感濃烈之處,越發密集。此刻她的身側正揚起一片光點,零的眸底盈著笑意,等待玖裴自己吐出答案。

玖裴的聲音輕顫 ,「看著他會讓我痛苦,讓我想要扼斷他的喉嚨,讓他再也笑不出來,讓他身邊的人知道他的真面目,摧毀他一手建立的假象,這樣可以了嗎?我討厭這些情緒起伏,所以我不想見到他,你就是要聽這個回答?」她連敬語都省略了。

零閉上眼,「是的。」

「你要我去他身邊執行任務,不怕我真的殺了他?」

「要殺要留,在乎於妳。若真如此,我亦樂見其成。 」

玖裴瞪視著零,總算弄懂了他的目的。入住滌鏡所的宿舍後,她從來沒有產生過如此激烈的情緒。玖裴視這些情感為毒素,會侵蝕她重獲新生後的日常生活,因此總是避而不談,將注意力放在工作上,連帶著將喜怒哀樂也壓制到只剩無害的部分。

零卻說這是她所缺乏的。

她鬆開握緊的拳頭,輕笑出聲。

「我還以為您是個嚴守紀律的人,竟然鼓吹下屬打破規定。我去就是了,您可別後悔。」

面對玖裴挑釁的語氣,零反倒放下心中一塊大石。

「我可期待著。」

零期待著她因為不甘,而心生願望的模樣。

《END》

這組CP就叫作09!

發現裴的故事軸可以拉得好長好長……這篇是界於Canon跟雙月之間的過渡期。也是為最近的心境作個紀錄。她回去學弟身邊的故事叫作Nonac~!(直接把Canon反過來XD)

106.06.13

點閱: 0

←同分類|     ∥|同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