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白頭吟(03:山上)

  –

  「離終點還有多遠啊……」

  「快了快了,再二十分鐘,山頂有鳳梨冰可以吃喔。」

  「這天氣吃冰?有病啊?」

  眾人哄然一笑。

  遠山如黛、巒峰交疊, 近十來個人排成縱隊,沿著坡度和緩的山道往上步行。尹妃因有爬山的嗜好,體力甚佳,健步如飛,眨眼間已經將其他同事甩在腦後。她停在半山腰的平臺上,深呼吸,拿出水壺補充水份。

  一抹人影靠近,是穿著輕便身揹登山包的程聖。額上覆著薄汗,短髮服貼,這年紀的學生笑容難得如此純淨。但思及前兩週的意外,尹妃忍不住嘴角一抿。

  「學姐,主任說讓大家在下面的涼亭歇會,煮茶給大家喝。」

  「嗯,好。那我在這等他們吧。」

  「學姐最近是不是睡不好?」

  尹妃瞥了程聖一眼,「黑眼圈很重,我知道。今天爬山,懶得化妝遮瑕了。」

  「有沒有碰上什麼怪事?比如說做惡夢、受傷之類的……」

  「如果睡了自己的工讀生算怪事的話,那確實有。」而且這件事也確實讓她睡不好。尹妃淡淡調侃,「我不知道你還會看面相算命。」

  「我只是關心一下而已,沒別的意思。」程聖打住話題,但目光還是在尹妃身上流連。

  程聖的運動外套拉鍊半開,裡面穿著一件印有燃燒烈焰與鳥類圖騰的短袖T恤,看起來頗像前陣子火紅的反烏托邦電影的LOGO。

  「穿這樣不冷嗎?」

  雖然已經接近初春,但這裡海拔近五百公尺,又是密林深山,寒風從山頂捲下,激起一陣雞皮疙瘩。

  「不冷唷。」程聖脫下手套,「不信的話,學姐碰碰看?」

  自那天後,尹妃一直避免和程聖單獨相處、或是有任何肌膚接觸的機會。雖然這名少年向自己告白,但她並沒有接受這段戀情的打算,程聖理解她的考量,兩人便維持著似近非遠的微妙關係。

  尹妃不討厭他的個性。說實話,這少年體格好、心思細膩體貼,又擅長逗樂他人,不管放在哪裡,都是招蜂引蝶的中心人物,但他卻刻意與人群保持疏離。

  只有她是例外。

  尹妃伸手輕拍他的掌心,擊掌般啪的輕響,便垂回腿側。

  「年輕真好,冬天穿著短袖跑上跑下也不怕感冒。」尹妃不自覺感嘆道。她體質偏寒,每次入冬,便容易手腳冰冷。即使吃中藥、刻意培養運動習慣,還是沒有改善。

  「學姐是101級畢業的吧,跟我也才差三歲而已。」

  「等你洗澡看到排水孔堵了白頭髮,就不會覺得自己年輕了。」尹妃漫不經心地說道,「染頭髮又是一筆開銷,還是乾脆去剪短算了……」

  「白頭髮?」程聖頓了頓,「那頭髮確定是妳的嗎?」

  「程大師有何見解?」尹妃語帶調侃, 想起剛剛程聖的問話,「我房間平常上鎖,家人進不來,浴室只有我在使用。 難不成你要說是我家鬧鬼?」

  「這世上沒有鬼。」 程聖難得一臉嚴肅,「但有可能是妖怪作祟。」

  尹妃啞然無言,猶豫半晌,深怕他下一句話開始傳教。

  「我是無神論者,不信這一套,鬼魅妖怪這類的,我尊重你的信仰,但我不想改變立場。」

  「學姐,我沒打算跟你傳教。」程聖聲音很輕,山嵐穿過峽谷,拂動他一頭短髮。「只是,這世界上真的有些事情,是科學無法解釋的。」

  「例如?」

  尹妃剛說完話,突然間大地劇烈搖動,她頓時失去重心,差點摔落階梯,連忙抓住一旁的平台柵欄。兩側樹木沙沙作響,山巒深處傳來地鳴聲,頃刻間,山谷對面的山坡轟然塌陷,夾帶滾滾泥塵和樹木以摧枯拉朽之姿,朝下方的谷地奔洩。

  土石鬆動,旁邊的相思樹傾斜,腕粗的樹枝砸向尹妃的手臂,她手麻一鬆,程聖撲過來,將她拽住。餘震未平,瞭望平臺的基座已然傾斜,尹妃懸空的雙腳下正是幾百公尺高的亂石陡坡。

  「別放手!」兩人同時喊道。

  生死關頭之刻,尹妃竟因這巧合不合時宜地想笑。

  程聖待震波平靜,使勁將尹妃拽上平臺。但憑他的力氣實在不夠,騰出右手握住一旁的銳石,這個看似穩定重心的動作,掌心瞬間被劃出血來,他忙不迭地T恤上抹去濕滑的血,再緊緊握住尹妃的手。

  往上一拉!

  那瞬間,尹妃彷彿看見他衣服上的鸞鳥圖騰,蓄力振翅。

  尹妃只覺身體一輕,回過神,兩人癱坐在平臺上,身體因用力過度有些虛脫,程聖掌心的餘溫還殘留在腕上,她一顆心臟跳得飛快,從包包找出手帕,略微清理手臂上的傷口。

  尹妃平息了呼吸,轉頭望向程聖,他背對著尹妃,像是在確認周圍的地形狀況。腳下平台已經有些傾斜,但底座尚且安穩。她回想剛剛身體陡然一輕的感受,像是有人從下方托起她似的。

  「剛才……那是什麼?」

  「什麼?」程聖愣了下,「剛才那是地震……不是嗎?」

  尹妃頓了頓,心想可能是自己驚慌中眼花看錯,生生轉了話題,「阿聖,謝謝你,剛才要是沒有你,我這下就交代在這了。」

  程聖抹去額上的汗,苦中作樂調侃道,「妳不怕我跟著被妳拖下去嗎?這麼理所當然要我別放手。」

  「你可是體育系的孩子,我相信你的臂力。」尹妃虛弱一笑,雙腿無力,一時半刻間站不起來,只能先歇著,「其他人不知道有沒有事,幸好來路沒有被阻斷……不過對面那座山的登山步道看起來就不樂觀了,希望沒有人受傷。」

  「學姐,別動。」

  程聖伸手拂過她的臉頰,指尖撩起髮絲,輕撫耳後的肌膚,尹妃一陣顫慄,兩人之間距離縮短,鼻尖幾乎碰到鼻尖,甚至能聞到他身上那溫暖的橘子香氣。

  「你--」

  「學姐,妳看見的白頭髮,像這樣嗎?」

  程聖勾出幾綹銀白髮絲,纏繞在指尖上。尹妃感覺背脊竄上一陣涼意,頭皮發麻。哪來的一夜白髮?但明明出門前整理妝容時,還沒有看到這些異常。她這是生病了嗎?

  程聖看尹妃的表情便瞭然,他掏出小刀,割掉一綹醒目的白髮,「這不是妳的頭髮。」

  尹妃覺得荒謬,「這頭髮長在我頭上,不是我會是誰的?」

  程聖唇瓣動了動,沒說出答案,但尹妃已然猜到,她臉色頓時一沉。

  「我可……」

  「喂--尹妃!程聖!你們沒事吧?」

  山道下方傳來帶隊主任的呼喚聲,尹妃和程聖對望一眼,很有默契地終止話題。尹妃雙腿已經恢復力氣,手臂上的傷也沒大礙,和程聖一前一後走下步道,與其他同事會合。

  「打了很多通手機 給你們都沒接,剛才那地震晃得好嚴重,你們在上面有沒有受傷?」宣玲急問道。

  「沒事,一點擦傷而已。但前面的路上有樹倒下來,最好別再繼續往前。」尹妃說道。

  其他同事皆是驚魂甫定的模樣,主任同意她的建議,沉著說道:「那麼今天的自強活動便到這吧。中午我請大家到我老友開的餐廳用餐,壓壓驚、暖暖身子。」

  壹煌淡淡瞥了兩人一眼,跟著隊伍一塊下山。登山口處聚集了不少民眾,神色倉皇,看他們一樣都被方才的地牛翻身嚇得不輕。搜救隊和救護車已經待命,根據回傳的失聯名單準備封山展開搜救。

  眾人魚貫上了小型遊覽車,行駛間一片安靜。窗外的山林景色飛逝,尹妃吞了片巧克力補充熱量,餘悸猶存。腦袋掠過一個畫面,她壓低音量喊了程聖。

  剛上車便昏迷入睡程聖,迷迷糊糊醒來。他的座位在尹妃隔壁,隔了一個走道。剛睡醒的他聲音有些低沉含糊,意外地撩人。

  「學姐?」

  「你伸出手來。」

  程聖伸出右手,掌心黝黑但飽滿,有些長期體能訓練累積的薄繭。

  「另一隻手。」

  程聖伸出左手,和右手一樣,光滑無恙。她捉著他的手翻來翻去,橫豎看不見任何傷口。

  尹妃傻住。

  程聖同樣放輕音量,疑惑:「學姐,你還好嗎?」

  「在山上時,我看見你為了穩住重心拉我上去,抓住旁邊的石頭,劃傷了手掌。」

  程聖恍然大悟,「嗯,剛才我是受傷了沒錯。」

  他的坦然讓尹妃更加困惑,「傷口呢?」

  「好了。」

  「你當我三歲小孩嗎?」

  程聖的神色終於清醒許多,漾出淺笑, 「那麼學姐,妳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真話。」

  程聖神色一喜,「前陣子亂世之下,瘴氣成妖,這些妖怪容易受人心影響,為善為惡……」

  尹妃覺得頭痛,抬起手制止他,「你還是說假話好了。」

  程聖拉下外套,露出穿在身上的T恤,神色轉為平淡。T恤上的鸞鳥圖案栩栩如生,以簡單的藍綠色調,在黑色布料上迤邐出青鸞優雅雍容的體態。

  「剛才幫助我拉妳一把、治好傷口的,就是牠--青鸞。」

  

  《待續》

  106.11.13

  卡了好久嗚嗚嗚 。

  

點閱: 17

←同分類上一篇|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