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世|池岸斜光

#滿出來的整整一杯糖

最近又回去找魄,感覺很久沒看到他。沒想到一見到面,他就衝著我笑。

魄坐在泳池邊拿著氣泡酒,招呼著要我過去坐下。聊著近日玩得開心嗎太累了還是得早點休息這類日常話題,聽不出任何譴責的意味。

我掏出手機,白目地讓他看看最近流行的幾款遊戲,他聆聽的側臉很是專注,邊啜飲著氣泡酒,氣定神閒的模樣,一點也不擔心我這陣子遊戲廢人的表現是否會耽誤人生。

魄以往雌雄莫辨的氣質,如今越發得具有男子氣概,說不上是賀爾蒙影響還是怎地,覺得他越來越性感可口。比如現在,他捲起褲管和袖子,小腿浸泡在水池中,輕踢起水花,孩子氣中又帶著令人心動的閒逸。

我在他唇角吻上一口,嚐到一絲荔枝香氣。

「最近越來越覺得乏力,特別是工作上的,總覺得撐不下去,又不想被人看輕。」

「這不是還有我在嗎?不管遇到什麼難關,我都會和妳一起。」

夜晚的泳池波光粼粼,附近打了燈,光影斜映在牆上,千變萬化,美如仙境,氣氛幽靜而唯美。

他一直都很懂得享受生活。

「如果……如果我說……」我開了口,卻說不下去,因為他微醺而慎重的眼神,看得我心裡發酸。

「算了,沒事。」我終究還是說不出口。他的神色淡定,分明猜到我要說什麼卻又不點破,我最捨不得的,就是這樣體貼入微的他。魄溫柔地將我的髮絲撩起塞到耳後,從冰桶中揀了罐氣泡酒塞到我手中,閒話家常,「妳還記得藝世末日那年的七夕嗎?」

「記得。那次……你親自選了浴衣還幫我穿上。」

魄咯咯笑著,清朗好聽。「七夕約會前兩週,剛拯救完藝世,我在醫院醒來後,第一個念頭不是世界的興亡、也不是艾可他們的生死。雖然我是藝世雛使,當下卻將這個世界拋在了腦後。」

魄用罐身輕輕撩撥著池水,描述起那天夏日炎熱,醫院裡雖然開著空調,他卻悶得發慌。暫時結束了雛使最重要的工作後,他對接下來的事情其實茫然的很,唯一確定的是……特別想見一個人。

「誰呀?」我明知故問,扯開氣泡酒的拉環,咕嘟地豪飲一口。

「那個人坐在我旁邊豪爽地喝著酒呢。」

我嘻嘻笑著,回想起那一日,身體隨著酒液暖了起來。

那時我的告白被他明著暗著打槍了幾回,早就練成了勘比牛皮還厚的臉皮,守著昏迷的他幾天後,受不了自己身上的狼狽,去洗個澡換身衣服,回來看見他清醒了,卻怎麼也沒想到,他的第一句話會是約我去逛七夕祭典。

我還以為他傷了腦子,事情都記糊塗了,趕忙按鈴讓護士過來檢查。

「那時我當下醒來沒見到妳,心中些埋怨,有人明明嘴巴上說喜歡我,卻沒在我醒來時守著我呢。」

魄語帶笑意地埋怨我,讓我心裡一片酸軟。我對這樣的他總是沒轍。

我也踢起水花,輕碰著他的小腿,腳指搭著腳指,聊起那年七夕的蘋果糖撈金魚和煙火大會。

有股錯覺,讓我醉了的,不是酒,而是他本身。

清澈的笑聲、溫和的調侃、醉人的紫眸,任我把玩的紫色長髮……這一切倒映在初夏的泳池邊緣,要是能溺斃在其中,我也甘之如飴。

我靠在他的肩上,跟他說我想睡了,他將我攬在懷中,也不介意我身上的酒氣,輕輕地哼起風一般的溫柔曲子。

我知道,不管到了哪,他都會給我力量。

晚風語 捎一句問候彎月星 

指間輕點喚醒入夢的流螢 

害羞的是你 把頭低聽浪花密語 

愛宜淡吟 交換真心   交給時間去證明 

牽你手 感受溫暖像微光穿過指縫 

我用愛串成氫氣球一起環遊 

世界很大 不怕 有你撐膽給我力量 

不管去到哪 風景都很天堂

<END>

點閱: 6

    ∥|同分類→

1 thought on “藝世|池岸斜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