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S|無雙(02)

雨仍然下個沒完沒了。

你和柳兩人各居一間屋子,暫且相安無事。

柳沒再提刀來捅你,你也沒去繼續對他冷嘲熱諷以報滅門之仇。

自從無日峰被秦熙妍一手摧毀後,老么被迫成長,無日峰再也不是原本的世外桃源了。即使後來大俠重振洪門,習武的氛圍卻再也不復以往。

在主線更新前,總是籠罩著雨絲的此刻,還真的成了字面意義上的無日峰。

砰!

你聽見屋外有些動靜,拎起劍走出去,在廚房後面找到了柳。他脫下了雲國將軍服,只剩下貼身的黑色襯衣,少年長年練武,勻稱的肌肉在衣服下微微顯形。

薄雨打濕了你們的身軀,卻不影響你們凝視彼此的視線。

柳的尷尬和你的錯愕形成對比,你打了個寒顫,趕緊揮別剛才的念頭。

「你在做什麼?」

「……摘果子。」

你忍不住噗哧笑出來,柳的臉色更難看了。

「你回屋裡等我片刻吧,餓著肚子對傷口不太好。」

穿進遊戲裡、跟自己喜歡的角色共處一室,說不激動是假的。即使他在劇情中背叛你,你還是忍不住想多看看他、多逗逗他,就算會被他刺得渾身是傷,也甘之如飴。

要怎麼兼顧被滅門的高冷形象,同時又能揩盡柳的油?

只好慢慢重刷好感度了。所幸現在的柳身心受創,只要打開心房,應該問題不大……

你走進廚房,翻看大俠的包包--裡面竟然還維持著你穿越進來前的模樣,除了八卦牌、覺醒滿月魂、燭魔飾品外,還有數以千計的結晶材料,但這些都不能吃。你又翻了翻,總算在包包底層找到了朋友塞過來的牛肉湯……看起來是方便食用的調理包。

這穿越系統到底怎麼做的,你一時之間不知從何吐槽起。

雨天濕氣重,廚房的柴火早已受了潮,你尋思著該怎麼加熱這碗牛肉湯,自己又不是氣功可以丟個火蓮掌加熱,燐劍怎麼辦,裂地在某次改版中拔掉了,難不成放在雷斬上用電的嗎?

運功用內力加熱什麼的,你只不過是個穿越玩家,哪懂得這些啊。

「師父?」

柳在門外探頭,清秀的五官因傷而透著蒼白,神情雖然冷漠,卻透著一絲不難察覺的關切。

「叫我無雙。」

柳的臉似乎又更白了一分,悶悶應道,「是,無雙……師父。」

到底不是個壞孩子啊。你心中苦笑。

你故作平靜,「怎?不是叫你在屋裡好好呆著嗎?」

柳答道:「升火這事,以往都是我在負責的,讓我來吧。」

開玩笑!你可是大俠欸!燃盡整個劍靈的烽火台、動不動就放火燒房子燒帳篷燒宮殿……

咕嚕嚕--

柳跟你的肚子都傳出了飢餓的聲音。

「那就你來吧。」民以食為天,你立刻讓步。

柳似乎受到鼓舞,走到灶台前,你退開到一旁看他升火,他折了幾枝乾淨的柴火拋進灶台,接著又用你沒看過的術法,迅速升起了火。

「師父……」你皺眉,柳愣了愣,壓抑著情緒低聲道,「無雙師父,食材給我吧,您歇着,我來就好。」

徒弟太有用還是很困擾的,突顯了你這個假師父的無能。但你還是乾脆地把牛肉湯調理包給了他。裡面除了幾味中藥及佐料以外,還有鮮美的牛肉乾,兌點熱水加熱後就能吃了。

柳似乎很習慣這種雜事,你恍然想起,以前在無日峰,一群弟子打打鬧鬧的時候,柳雖然悶了點,卻是個體貼入微的好孩子。甚至,太體貼了……彷彿一舉一動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難怪後來會釀成悲劇。

柳把熱好的牛肉湯分成兩份,你們便在廚房就地吃了起來。

兩人各據一角,氣氛安靜,彷彿這些日子什麼都沒發生過--欽欽帶著白蘭白楊熙妍下山去買好吃的好玩的,你和柳就在山上打掃整理環境,中午累了便歇下隨便吃點東西,下午繼續幹活,偶爾會被狗啊雞啊打斷步調,卻充滿笑語。

柳總是不放心讓你一個人做太多事,說怕你身上墨焰之殤好得不完全,總是一肩挑起繁重的勞務。你倒閒得在一旁嗑瓜子,只有這時候才會覺得自己有幾分大俠、有幾分師父的架子。

但後來全都不一樣了。

你把湯放下,嘆了口氣,柳身體僵住,趕忙解釋,「我沒下毒。」

「你這小子心思忒多,我說你下毒了嗎?」

「那您為何不喝了……」

「想起以前的事,胃有點堵。」

柳知道你說的是什麼事,皺起眉,默不作聲。

「事情都過去了,我也沒打算追究。」你笑了笑,「說起來,你從一開始來無日峰便不安好心吧,在比武場上說要和我比試比試,結果卻被我擒龍功丟下山崖。」

「後來還是您親自下去把我提上來……」柳閉了閉眼,澀然道,「您後悔收我為徒嗎?」

「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你還是把我當成不同人吧。」

你說著有些刻薄的話,但這也是在幫柳打預防針,萬一哪天他發現你不是原裝進口的大俠,難保不會換他把你扔下無日峰。

你可不覺得他會好心地把你提上來。

柳抿唇笑了,柔和了他防備緊張的線條。

「我知道了,但我也不是以前的我了,就算您不認我也無妨,不過,您也不能阻止我認您當師父。」

「胡鬧,論劍術你比我好,論心思你比我深沉,我才不想當你的師父。」

「但您需要個人來照顧您的生活起居吧。例如生火做飯……」他意有所指。「徒弟願意代勞。」

不會生火怎麼了!柳還不見得會用瓦斯爐和烤箱呢!你不怒反笑,「這是奴僕,不是徒弟,你別是真的被武神打壞腦子了吧?」

柳深深地看了你一眼,「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你深吸了口氣,「罷了,隨便你吧!不要哪天被我剋死了,到時後悔也來不及。」

「我已經在鬼門關前走過兩次了,師父您別擔心,閻王他不收我的。」柳語帶笑意地答道。

你悶悶地喝了口湯,胃逐漸暖了起來。

為什麼有種撩人不成反被撩的錯覺?不行不行,下次一定要好好扳回一城……

<待續>

108.04.26

0702開坑,一開始的大綱只有買菜做菜ww

點閱: 20

←同分類上一篇|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