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白頭吟(番外:寫字)

學校的游泳池暑假時淹死了兩位女學生,被下令封館整修。

不喜歡游泳課的學生歡欣鼓舞,不用穿泳裝和他人一起泡在水裡;喜歡游泳課的學生則哀鴻遍野,整個夏天都必須在球場上度過了。

程聖是今年八月剛分發報到的初任教師,專長正是游泳,得知這個消息時一陣錯愕。

「咦?那校隊怎麼辦?」

整間教師休息室的職員都轉頭看了他一眼,半數冷笑、半數投以同情眼光。

「去市立游泳館練習吧。」資深的體育老師前輩游敦拍了拍他的肩膀,降低音量,「封館也好,聽說啊,早在學生出事前,就頻傳鬧鬼的謠言了。」

「鬼?」程聖眨了眨眼,「怎麼回事?」

「嘖嘖嘖,這可不是什麼容許大肆宣揚的事呢,畢竟有損校譽……」

「游大哥您就別吊我胃口了,我從小對這類傳聞特別感興趣。」

游敦看著這年輕的小夥子一臉殷懇期待,也被逗樂了,抿了口咖啡,以沙啞的聲音娓娓道來。

***

--啪嚓。

程聖作為最晚離開教師休息室的人,關掉電燈後,整棟教學大樓陷入一片漆黑。他一肩挑起背包,朝校門口的反方向走去。

他的目標是鬧鬼的游泳池,身為伏妖師的後代,沒道理不去踅一趟見個真章。

今天程聖身上的黑色T恤是一尾美麗的藍綠色鯨魚,色澤鮮豔、栩栩如生,宛如下一秒便會跳出T恤,朝星空奔游而去。

封館了半學期的游泳池疏於管理和打掃,落葉積滿了小徑,鐵門深鎖。他繞著游泳池走了一圈,觀察環境--這座半露天游泳池,有一半的池子上方是沒有天花板的。

程聖把肩包拋過去,接著俐落地一踩一蹬,輕而易舉地翻牆入內。

「嗯?」程聖撿起背包,拍去上面的沙塵,視線卻被泳池給吸引。

--理當已經放水一空的游泳池,此刻卻波光粼粼,池水清澈見底,倒映著夜空星河。

他想起白天游敦說的傳說--聽聞池底經常有來路不明的乾涸血漬,有人說是學生的惡作劇,也有人說是管理員清掃偷懶時留下的痕跡,唯一的共通點就是,血漬總是維持不到半週就自然消失了。

「小哥哥,這麼晚了,一個人來游泳嗎?」

一道雌雄莫辨的稚嫩嗓音響起,伴隨啪嘩水花聲,留著銀白色捲髮的青少年從池畔冒出頭來,水珠順著髮絲滴下,兩頰上鱗片若隱若現,孔雀綠雙眸閃動著璀璨光芒。

「是啊,聽說泳池封館,我來看一看這裡的情況,沒想到比我想像中要好多了。」程聖大而化之地捲起褲管在池畔坐下,雙腿泡進水中,沁入心底的冰涼,他輕輕踢著水,水花拍上岸邊。

「你叫什麼名字?」

「京。」名為京的青少年趴在池邊,直視著程聖,「我在這裡半年了,你是第一個和我搭話的人。」

程聖注視著碧藍水波之下,京的尾鰭輕輕擺盪,映射著清冷月色。

「我很好奇封館的原因,你知道些什麼嗎?」

「哦,這個啊,聽說有學生溺死在泳池,晚上總是有不明聲響,說是鬧鬼呢。」

程聖和京四目相交,神情輕鬆而冷靜,「京,學生是你害死的嗎?」

京眨著大眼,笑臉盈盈,「我若說不是的話呢?」

「好,那我換個問題--你知道兇手是誰嗎?」

京訝異地睜大雙眼,「小哥哥,你這麼輕易就相信我了?」

「我認識很多妖怪,有善妖也有惡妖,自然不會有什麼先入為主的偏見。」程聖兩手一攤,「我只是想查明真相而已,不是來獵妖的。」

蒼調的警告言猶在耳,況且眼前的「京」不是普通的水妖,他也沒空收編了。大不了回去報告蒼調一聲,看要不要派青城還是紅炎來處理一下。

「兇手是一位嗓門很大的男老師喔!」

京彷彿很少能與人這麼暢聊,愉快地侃侃而談,程聖越聽越皺眉--這不是一個新進教師該聽到的駭人醜聞。就算聽到了,為了校譽和職涯著想,也絕對要吞下去。

畢竟,人證物證都沒了,只憑一個夜半水妖的片面之言,不足以為證。

「所以你就在游泳池底寫字?」

「畢竟只有乾淨的人類才看得到我,我只好讓這裡鬧點事……希望有人會發現真相,例如你。」

程聖一眼就看出來了,那不是什麼血漬,是貨真價實的人魚字跡。

傳言說人魚的眼淚是珍珠,但少數非純種的人魚,在水中的淚珠會呈現血一般的鮮紅。京將之揉碎並在磁磚上塗抹開來,寫下沒有人看得懂的留言。

京歪頭,「小哥哥看得懂我族的文字?」

「嗯,你想說的話,我大概知道了。」

命案乍看是意外,實則人為;而池底血跡被視為鬧鬼,實則是為了揭露命案。

這兩者的對比讓程聖啼笑皆非。

程聖起身,水花沿著雙腿墜落,滾進了磁磚縫隙。他伸手從口袋掏出一捲紅線,拋進池裡,池面瞬間滾滾沸騰,京無法逃離泳池,痛苦哀號,掙扎不已。

程聖俯視著彷彿油鍋般沸騰的泳池,眸底有著些微的歉意。

「對不起,雖然與最近的學生命案無關,但你身上有類似的氣味,基於職業道德,為預防你哪天又對其他人下手,只能先將你關起來一陣子了。」

「你--」

「別生氣,你想回去大海的願望,我會幫你實現的,但在這之前,必須請你老老實實地待著。」

水汽蒸乾後,池底躺著一尾被絲線捆住的淺藍色海馬,虛弱地掙扎著,就是京的原型。

「沒想到還挺可愛的,到底是誰把你養在這又置之不理,我也會幫你查出來的,乖乖跟我走吧。」

程聖從包包拿出水壺,倒光一半的水之後,把京放進去。京接觸到水後彷彿活了過來,尾巴不斷拍打瓶身以示抗議。程聖一想到,尹妃看到這隻寵物(?)的反應,便升起一陣期待。

程聖笑了笑,「隻身在水裡寫字、渴望被人看見的你,真的是很寂寞呢。」

但是,沒問題的,只要持續寫下去,總有一天會被人看見的。

<END>

2018.10.22→2019.07.19

去年10月沒寫完的論壇活動www

程聖、水鬼、在水裡血漬、寫字、漂流信、水瓶、血漬、聽說游泳池不開放了,因為有水鬼,池底有紅色的血漬、結果是一隻水妖在寫瓶中信、程聖當上體育老師

這是當時的大綱&構思,結果瓶中信完全消失了wwww

點閱: 10

←同分類|     ∥|同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