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白頭吟(06:溝水)

乍暖還寒的四月初,剛放完清明連假,辦公室便進入了忙碌期。

跑不完的公文、審不完的文件、開不完的會,尹妃每天都被工作進度追著跑,下班時已經都快八點了,她壓根兒無暇去思考程聖那次坦白背後的真實性。是真是假都好,她只想先順利解決眼前的工作再說。

等尹妃回過神時,已經四月下旬,梅雨還是淅瀝瀝地下著,辦公室內雖然沒漏水,卻也漫著一股潮濕氣息。

早上八點十分,宣玲一邊打噴嚏,一邊打開辦公室空氣清淨機的除濕功能。

「這雨季再持續下去,連紙都要發霉啦。」

宣玲嘀咕道,一邊把受潮的列印紙,從事務機中取出並晾在一旁,再放入乾燥的全新紙張。

尹妃啜飲著咖啡提神,打開電子信箱,看見送審文件的退件通知,又是一陣頭暈。這已經是這個月的第三起了。

「學姐早。」

門口傳來程聖那清朗的聲音,他每週有兩天會來工讀半天,今天身穿黑色襯衫內搭白色T恤,下半身是深色休閒褲和球鞋,清爽整齊,洋溢著青春活潑的氣息。

白色T恤上一隻幾何圖形的紅色狐狸若隱若現,令尹妃想起迎新餐敘隔天的場景--程聖臉紅著告白的模樣。

尹妃差點被咖啡嗆著,定了定心神,迅速切換到工作模式。

「阿聖早啊,吃早餐了嗎?」

「吃過了。」

「那你先把背包放下吧,待會這份文件幫我送去人事室,再幫我去出納組拿支票……」

尹妃一一交辦今天的工作, 思及待會還要代替長官出席會議,一手點開文件按下列印。她已經很習慣一心多用了。

程聖靠著隔板,「學姐,妳最近氣色不太好,要注意一下身體喔。」

「有這麼明顯?八成是加班加出來的,最近活動太多,要到六月底才有辦法休息了。」尹妃開玩笑道,把列印出來的資料用釘書針裝訂好,一邊用標籤貼紙和螢光筆註記重點,「你這陣子就陪我一起受難吧。」

程聖抱著公文,定定地看著尹妃,低聲說道:「小心會有血光之災。」

尹妃愣了愣,想起他上次在高鐵站所告知的事情,抿唇笑了笑。

「謝謝你的提醒,我生理期確實快來了,我會注意身體的。」

程聖離開辦公室後,尹妃拿出小鏡子梳理妝髮。她看著木梳上纏繞的白髮發呆,她不信邪地又去染了髮,白髮卻仍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生著。

而程聖上回說,這個狀況起因於他一名狐妖朋友阿翡。

「太荒謬了吧……」

尹妃自身沒有信仰,要說的話比較接近泛靈論。她爬山的時候會儀式性地拜一拜群山,學校如果有舉辦遶境體驗活動,她也會跟著去體驗幾天。但這種怪力亂神般的言論,她向來只視為想像力豐富的創作。

尹妃在高鐵站當下,只能順著程聖的話題追問--那他打算怎麼做?進行除妖儀式?還是灑聖水貼符紙之類的?她沒有冒犯的意思,只是純粹好奇。

程聖也很有耐心,露出溫和笑容回答這事只能等阿翡想通之後,自然就會離開尹妃了。阿翡是千年大妖,不受一般道法影響。

言下之意,他們能做的只有等待。

「太消極了吧?就這麼無所作為?我長滿了白髮怎麼辦?」

「我可以賠妳染髮劑的錢。再不然,要是學姐不嫌棄、也願意等我畢業的話,我會對妳負起責任的。」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說謊不打草稿、瞎掰不會臉紅。尹妃回想程聖當時認真的表情,真的很想拎著他去諮商輔導一下。到底是受了什麼創傷,非要將人生往她身上綁不可;又或者他本身就是中央空調,撩人不分對象。

不管哪一種都不太好。

他平常讀書考試同儕互動都很自然,來辦公室工讀時,也常有同學和他打招呼,人脈極廣。除了學弟間謠傳的單身之謎以外,沒什麼特殊之處。

「你有辦法……找牠出來談一談嗎?」尹妃半信半疑地建議道。

「牠就是跟我鬧脾氣呢,要是牠願意和我談,就不會跑到學姐那了。這些妖怪心思也很細膩的,像是……」

好,尹妃放棄對話。

不知不覺,時間已經來到了八點半,窗外的雨勢沒有停歇的意思。

工讀生、實習生和同事們都已經下班回家,辦公室只剩尹妃還在跟上百件的資料作戰。

這些資料都要一一函送中央機關審查的,馬虎不得。經過一校二校三校後,送出前她還會再一份一份審閱,將出錯率降到最低。畢竟,這可是攸關學生的權益。

叩叩。門外響起敲門聲,尹妃抬頭看了一眼,便又低頭繼續核對資料。

下班時間他們習慣將門扉上鎖,以免學生養成習慣,在非辦公時間闖進來。如果是同事有急事回來,也都有鑰匙可以自行入內,不會敲門等人來開;就算忘了帶鑰匙,至少會先用通訊軟體聯絡。

尹妃不打算開門。

叩叩……又敲響了一次。

「學姐?是我,程聖。」

阿聖?他不是下班了嗎?這時候來辦公室做什麼?

尹妃披著薄外套走到門口,打開門鎖,看到程聖手上抱著一個牛皮紙袋,身上有著被薄雨打濕的痕跡,髮梢還滴著水。

尹妃詫異道:「你怎麼還沒回家?」

「我想著學姐肯定要加班,說不定還沒吃東西,幫妳買了些點心過來。」

尹妃皺起眉,「……你用不著這麼討好我。」

程聖僵了僵,低下頭,「我只是希望能多少彌補一些。」

她是職員、他是學生,下班後在辦公室獨處,即使有加班為由,被人見到傳出去,還是不太好聽。尹妃沒打算讓他逗留太久。

「多少錢,我給你吧,你快點回家換衣服。」

程聖搖搖頭,把紙袋往桌上一放--他很細心,沒沾上任何水珠,深怕給尹妃造成任何額外的麻煩。

「這間店我朋友開的,他欠我很多人情,所以沒有花到錢。」程聖誠懇地斟酌用詞,「學姐,將妳牽扯進來我很抱歉,但我無論如何,都不會讓阿翡傷害你的。」

尹妃拿他沒轍,收下了那份餐點,「我知道了,你趕緊回去吧,感冒就不好了,明天還要來幫我忙呢。」

原本猶如在雨天中被遺棄的小狗的程聖,展顏露出了靦腆的笑。

「謝謝學姐,明天再告訴我好不好吃吧。」

程聖離開後,尹妃長長地嘆了口氣,打開紙袋一看,裡面是兩份鹹派和一杯紅茶,都還冒著熱氣。

從迎新餐敘那天起,這孩子每次都能帶給她不同的「驚喜」。

她不排斥和學生打成一片,除了程聖以外,她也和幾個同系學弟妹交好,畢業典禮時還會買花送她們,到現在都還經常用通訊軟體聯絡、約出來見面吃飯。

但程聖不一樣。也許就是因為那一晚,讓她越發難以定位程聖。

尹妃揉了揉眉頭,雨勢又大了起來,家裡的落地窗應該有關好吧?她走回座位,將鹹派和紅茶拿出來,鹹派有兩種口味,青醬蛤蠣和奶油燻雞,用料大方而且新鮮,調味得恰到好處,外酥內嫩。袋子上印著Lobelia,有著繁複的花紋,看起來是一間西洋餐館。

她吃著鹹派,竟然莫名想哭。連日加班、看不到盡頭的工作量,都沒有壓垮她,反而是這份來得突兀的餐點,像春雨一般滲透軟化了她的心。

不管是為了妖怪狐狸也好、還是他天然撩的中央空調個性使然,尹妃看得出來,程聖雖然瞞了不少事情,但本性並不壞,甚至有點笨拙。

指針來到九點半,尹妃把最後一份文件放回資料夾,將近三百份的文件總算核對完畢。她打完卡,收拾好物品準備下班,離開辦公室時,外頭的沙發區卻有些動靜。

牆上的緊急照明燈,照出一抹少年的身影,他抱著筆電正在敲打資料。

不會是在等她吧?這個念頭連她自己都嚇到了。

「阿聖?」

程聖嚇了一跳,趕忙闔上筆電,「學姐,啊,因為外面雨大了些,我想說等雨小些再回家……順便寫期中報告。」

「怎麼不去圖書館寫?」

「……讀書館只開到九點。」程聖硬著頭皮答道。他真的不擅長扯謊。

程聖的髮稍還有些濕潤,系外套披在沙發上晾乾,她想起少年剛才可能冒雨去買吃食、小心翼翼護在懷中,怕壓壞或淋到雨的模樣,她就對他生不起氣來。

尹妃不喜歡接受別人的無端好意。換作是別人這樣討好她、等候她,早就被她痛罵一頓,列為拒絕往來戶了。

然而對他,始終有著一種無法言喻的心軟。

「我的房子在這附近而已,不介意的話,去我那把身體烘乾吧。」

<待續>

點閱: 17

←同分類|     ∥|同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