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世|筆的旋律(03 )日常

嚮月睡醒時,天剛亮。

晨光隔著窗簾灑落地面,她看向牆上的電子鐘--這才五點半。

她看向身旁著的枕邊人--魄睡得很安穩,幾綹頑皮的髮絲垂落頰上,在朦朧光線裡呈現柔和的煙紫色,嚮月怔了怔,伸手勾至耳後,俯身在他的唇上輕啄。

這個舉動讓一向淺眠的魄醒了,他下意識地握住嚮月的手,放到唇畔啄吻輕蹭。

「怎麼了?這麼早起?」

「我夢到你了。」

「哦?」魄把嚮月拉進懷裡,一手環住她的腰,換了個舒適的姿勢。

「然後啊,我在夢中抱了你……緊緊地抱了兩次。夢中的你溫溫熱熱的,彷彿真實存在。醒來時我也沒有特別失落,我覺得,那就是你來找我了……我覺得很高興,好難得夢到你啊,而且還不是什麼惡夢。」

魄輕笑,帶著剛睡醒的低啞和鼻音,「……傻姑娘。」

嚮月像隻畏光的小貓,埋進身旁丈夫的懷裡,她蹭了蹭魄的胸膛,耳畔傳來陣陣平穩的心跳聲,呢喃幾句,而魄也附在她耳畔說了些什麼,兩人的對話持續沒多久,便又沉沉睡去。

今天是假日,魄沒有外出的工作行程,而嚮月本身就無職養病,兩人睡到將近中午才被食慾叫醒。

管家做了幾道清爽開胃的料理在電鍋裡保溫著,魄和嚮月在長廊上擺桌用餐。天氣很好,庭院的花草繁盛,池塘倒映著蔚藍天空,錦鯉穿過雲朵虛影,濺起層層漣漪。

「今天有什麼安排嗎?」

「打算和虎丸繼續上回的戰局,嚮兒要一起嗎?」

「不了,我想出去散散步,玩得開心點啊。」嚮月伸了伸懶腰,對著魄眨眨眼,「輸了我可要好好笑你。」

「是是是,賭上妳的面子,為夫一定狠狠教訓虎丸。」魄捏了捏嚮月的臉頰。

魄還保留著年輕時的嗜好,在假日時好友來幾局生存遊戲。嚮月也是忠實觀眾,但今天她想先出去散步消食,換上輕便外出服,牽著銀色淑女腳踏車出門。

其實家裡有管家幫著打點,民生用品上都不需要她操心,但她還是喜歡去附近的便利商店逛逛,買些新品回家和魄一起嘗鮮。前些日子出的莓果泡芙甜而不膩,和恢他女友芯做的點心有得比,雖然才剛吃飽,但想到泡芙酸甜鬆軟的口感,嚮月又嘴饞了。

誰叫女生都有第二個胃呢。

除了泡芙外,她還買了果乾、洋芋片和最近流行的四重起司三明治,加熱後,不同種類的起司融化浸染吐司,營造出豐富的層次。

她踩著腳踏車,回家路上繞道經過公園,看見幾顆桂花樹早開了,她下車摘了幾把,用手帕小心翼翼包好,登時薰染了一身的香氣。

一回到家,嚮月便找來淺藍色的玻璃水缸,注入清水,再將桂花悉數灑下,擺在廊上,夏風拂過,捎來涼意和滿室的桂花香。她不愛花茶,倒是喜歡這樣圈養清涼芬芳的盆景。

娛樂室內傳出魄輕鬆的笑聲,嚮月也沒去打擾魄,抱著剛買回來的戰利品,坐在緣側,先拆了兩個泡芙享受。

管家替她煮了麥茶端上,嚮月配著茶一口一口地吃掉泡芙。

「買了點心也不分我一些呀?」

「啊?」

嚮月回過頭,只見魄站在身後,他伸手揩去嚮月唇畔的奶油,笑著舔掉。

「我還買了其他的……哪,草莓大福!」

魄接過剛拆封的草莓大福,在嚮月身旁盤腿而坐。

「妳覺得,夢中的我為什麼去找妳?」

「這個嘛……夢中的你像是當年正要出戰的模樣,特意向我來討個祝福和約定。你穿著黑色的襯衫,頭髮高高豎起,臉上的表情堅定柔和,一句話也沒說。」

魄咬了口大福,「出戰啊,眨眼間已經快十年了,當年真的無法想像現在的和平。」

「發生了很多事呢。但不論是執筆戰鬥還是投入工作的你,都非常帥氣。」

魄定定看了嚮月幾秒,柔聲道,「如果想我的話,隨時都可以過來……妳知道的,我一直都在。」

「我明白,我現在已經比之前……清醒很多了。我不會再做傻事了。有你、有孩子、有零和玲他們……我會沒事的。就算撐不下去,我也會連著你的份一起努力。要是無法努力了……就像現在一樣,回來給你養吧。」

魄握住嚮月的手,十指交扣,輕輕點了點頭。

「無論五年、十年……這輩子、下輩子,還有往後的生生世世,我都陪妳一起走。」

<END>

寫來療癒用的日常短篇。魄生日快樂!

2019.07.23

點閱: 57

←同分類上一篇|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