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出租少年(01)

#邪魔歪道

半夜失眠的雁回瞎逛著論壇,看到一款剛出的APP,名為「出租少年」。

這什麼喪心病狂的軟體,雁回大概是魔怔了,戳下安裝鈕,軟體容量不大,很快下載完畢。

雁回隨便註冊了一個帳號登入,選單畫面主視覺走黑白現代簡潔風,字體圓潤典雅,大約五十道心理測驗題目、寫下最近印象深刻的夢、數十題情境簡答題,作完後要選擇偏好的外觀特徵……然後?然後就沒了。沒有要雁回填入任何個人資料、住址或驗證帳戶資訊,也沒有彈出任何廣告視窗,簡陋得像是大學生的未完成畢業專題作品。

……不,就連大學生的畢業專題作品都比這款APP要有誠意得多。雁回就認識一個天才大學生,畢業時已經在上市公司協助開發商業用APP了。那麼優秀的孩子,要是早個10年認識他,雁回肯定倒追--

咳,扯遠了。

雁回東翻西看這個APP,沒瞧出什麼特別之處,八成還在測試中。想返回下載頁面刷個負評,順便參考他人的使用心得,卻出現404找不到網頁的錯誤訊息。

看,她又熬夜熬出幻覺來了。

雁回眨了眨眼,把手機朝下蓋在床頭櫃上,拉起棉被,準備招呼周公下棋去。明天睡醒再把這個來路不明的APP給刪掉。

要是夢裡的周公也是個美少年就好了……

「姐姐、姐姐,該起床了,再睡下去,上班要遲到了!」

「……老娘今天放假,滾。」

這中性悅耳的嗓音錄起來當鬧鐘還不錯……慢著、等等,不對,她哪來的弟弟?

雁回掀開棉被,一名少年剛拉開窗簾,逆光之中雁回只看見他的黑髮和襯衫,嚇得她心臟差點停止跳動。

「你誰?」

少年生得一張乾淨俊俏的臉龐,約莫國三到高一的年紀,黑髮短削,露出一截白淨的頸項,而那雙眸子像是被陽光曬暖的沙灘,透著淺淺溫潤光澤的金色。

他把窗簾掛好,氣質沉靜,和少年相較之下,驚慌失措的雁回像是不小心上了整人節目的來賓。

「我叫凝相,凝結的凝,封侯拜相的相。」少年溫和地答道。「姐姐可以喊我凝相就好。」

「你怎麼……出現在我家?」

這是夢嗎?雁回雖然經常作夢,但這麼虛實不分的夢還是很少見的。

「姐姐昨天親自下的單還記得嗎?說想找個少年來叫床……」

「停停停停!」這麼汙穢的字眼從乾乾淨淨的少年嘴裡念出來,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怎麼知道昨天填好玩的資料竟然會被當真啊?

「你從哪來的?」

凝相笑了笑,「這個嘛,目前我還不能告訴姐姐,但有關於我的部分,姐姐不妨先看一下手機。我去幫姐姐準備早餐,想吃中式還是西式呢?」

吃飯皇帝大,雁回不禁被他的話題牽著走了,「……那就中式吧。」

「蔬菜蛋花粥可以接受嗎?」

「可以,你方便都好。」雁回的聲音還在發抖。

直到少年走出房門,雁回倒回床上,都無法相信眼前的事實,也遲遲不敢去碰手機。

雁回潛意識裡對少年的喜好,從她平常那些荒誕中的夢境可以略知一二。

像是那個自己是中學舞蹈班的導師,被班上早熟的男孩子撩得不要不要的夢;以及那個擔任資優跳級高中生家教,卻反過來被他指點大學課業而意外心動的夢;還有出社會後回母校擔任社團指導老師,渾身菜味的她屢次被小自己六歲的社長學生維護的夢……

大概是生理期快到了,又開始卵子衝腦。重點是意淫未成年少年是犯法的啊--!

她喜歡少年的原因,是他們那份尚未染上社會氣息的純白,以及時而脆弱依賴時而獨立自主的反差感。

床鋪靠牆,她用力地喀了幾下牆壁,想讓自己清醒點,這夢卻沒如願醒來。

「這不是夢,所以姐姐別撞了,小心傷了自己的額頭。」凝相帶笑的聲音從外頭傳來。

「……好。」雁回悶悶答道。

雁回無力地翻開手機,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她獨居,和家人也斷聯許久,就算犯法吃上官司,也不會有人操心。

「出租少年」的APP仍然躺在她的手機桌面,打開一看,主頁跳出了一份契約。

--致曾經想過一了百了的你。

這一句話,讓雁回亂成一團的腦袋霎時清明起來。

她想起了一首歌,那首歌曾在無數個夜晚給了她勇氣,得以迎接下一個天亮繼續掙扎度日。

雁回看完整份契約--大意是,這是個政府社福部門測試中的免費專案,提供出租少年的服務給需要的特定人士,至於少年的來歷一切保密,這部分已經獲得相關政府部門的允許。契約期限依她與少年之間的協議狀況,便可以隨時終止或延續下去;只要定期配合研究、提供問卷或數據作為回饋即可。

比中樂透或被雷劈還要不可思議,雁回看完這份漏洞百出的契約只覺得一片茫然。

簽還是不簽?

……傻子才不簽!

雁回昧著良心勾選同意,按下送出。

門外響起敲門聲,凝相問道:「姐姐,粥煮好了,妳要在房裡用餐嗎?」

「你端進來吧。」

凝相端著托盤走進來,熱粥盛在砂鍋裡,旁邊還擺著兩副碗筷。

雖然還是個少年,目測身高卻已經和雁回差不多了。

雁回下了床,看他盛好粥,對自己露出溫柔微笑,這一幕雖然魔幻又平淡,卻讓她幾乎泫然欲泣。她嚐了一口粥,溫暖從胃部擴散到四肢百骸。

眼淚啪搭啪搭掉了下來。

如果是夢,那她一輩子都不想醒來。

凝相趕忙抽了幾張衛生紙,「姐姐怎麼哭了?是我做得不好吃嗎?我還不太熟悉這邊的廚具,要不妳還是先吐出來--」

雁回搖搖頭,抽了抽鼻子,覺得自己真是太不爭氣。

「粥很好吃,我只是在想,要是再早一點遇到你就好了。」

再早幾年、不、再早幾個月,在她把人生搞砸之前,就先遇到凝相的話,這一切肯定就不一樣了。

凝相站著,輕摸了摸雁回的頭,垂眼笑答:「我倒是很早很早就遇見了姐姐。妳也許不記得了,但在夢中我見過姐姐很多回,每回都不太一樣,但我認得出來,那就是妳,雁回姐姐。」

雁回怔怔地聽著,傾身靠著他單薄的胸膛,雙手忍不住環上這個年輕的身軀,汲取勇氣。

「凝相。」

「我在。」

「凝相。」

「是。」

「凝相……」

「嗯。」

這一聲聲的呼喚越來越哽咽,雁回已經泣不成聲。

「……謝謝你來找我。」

凝相輕撫著雁回的背脊,目光落在床頭櫃上那排藥罐,給了她堅定又溫和的承諾。

「有我在呢,沒事的,別怕,一切都還來得及、都會好起來的。」

<END>

給自己又挖了新坑。

108.06.16

點閱: 24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