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世|南瓜派

#沒有考據只有腦洞的自肥文

***

焦慮。

我橫躺在沙發上,右臂蓋住眼睛,不想看到任何人。

突如其來的焦慮感攫住了我,這種感覺我不陌生,只要喝點水吃點甜的,睡一覺就好了。

只可惜下午喝了同事的手沖咖啡,現在毫無睡意,只能發呆等著情緒過去。

「嚮兒,可以幫我個忙嗎?」魄的聲音從吧臺後方傳來,他正在做晚餐。

我們下班後一起去超市買了些食材,晚飯向來不是我在處理,但我也不挑食,看著魄放了好些蔬果進推車,可能是沙拉或燉蔬菜之類的……反正我都吃。我還趁他不注意時,抓了幾包巧克力結帳。

「不要,我不想動--」我殘忍地回絕,「我想一個人靜靜--」

我聽到拖鞋啪搭啪搭的聲音,屬於魄的淺淡櫻花氣息撲鼻而來,我正要起身,他卻制住我的手、覆住我的眼,在我看不清景物的情況下,霸道而溫柔地吻住我。

「偷襲是犯規的。」

他鬆開我時,依然只有我氣息紊亂,而他好整以暇。

「不如再加一個吻,這樣夠嗎?」

「你才沒這麼廉價……」我揉了揉魄的臉頰,低聲道,「我今天狀況不好,可能會遷怒你喔。」

手機叮鈴傳出訊息提示音,我瞥了一眼,是公司主管。我忍住把手機砸了的衝動,深呼吸按下靜音。

魄的視線從手機挪回到我身上,就算我不說,他也知道今天上班時我發生了什麼。老樣子,就是些雞毛蒜皮的要求,卻輕易地觸到我的雷點……我沒辦法置之不管,雖然不礙事,但引起的情緒漩渦一時半刻間也無法說消就消。

我只能盡量不要打擾到任何人。

魄捉住我的手輕吻手背,「能被夫人遷怒,是我的榮幸呢。」

「不要說這種抖M般的話啊,白鬼先生。我是真的會生氣喔。」我起身,和他一起走進半開放式的廚房。

說來慚愧,結婚八年以來,我下廚的次數甚少。雖然試過當個賢妻……但魄幫我收拾幾次後,笑著說了我還是當閒妻就好。好吧,他都這麼說了,我恭敬不如從命。

他把做到一半的東西遞給我--是一盆洗淨蒸熟的南瓜,和一把木匙。

「壓碎它吧。」

「怎麼不用調理機就好?」

「讓我的夫人有點事做,多點參與感。」

我啞口無言,沉悶的情緒卻被他的語氣給影響,輕鬆不少。

我用木匙搗著南瓜泥,一邊看著他從冰箱拿出麵團,似乎是從昨晚就開始準備了,看起來是要作南瓜派吧?我很喜歡吃南瓜,但都是以入菜為主,南瓜派倒是不常吃。

我們很少過節,比起費心裝飾或參加派對,我比較喜歡和他一頓飯兩杯茶,滿足口腹之慾。

「怎麼會突然想到要作南瓜派?」我隨口問道。

「還記得兩年前去了南瓜屋嗎?後來偶然和大廚碰過幾次面,他教我怎麼做南瓜派,想說試試。」

「那間店的南瓜料理確實好吃。」我點了點頭,手裡持續壓著南瓜泥。

客廳音響播放著鋼琴樂,魄拿出軟化過的奶油,塗抹在塔模上後鋪上塔皮放入烤箱,接著轉身取出雞蛋、細砂糖、玉米粉、肉桂粉和栗子,等我這邊的南瓜泥搗完,他接過去依序放入材料,混合攪拌均勻,逐漸融合出溫和漂亮的金橘色。

我喜歡看他做料理的模樣,一年四季都看不膩。能被他在手中揉捏拌勻……好像也蠻幸福的。

「有時候真想當一顆南瓜就好,安安靜靜長大,被人摘了做成南瓜派,沒有對錯沒有煩惱,也沒有分數高低或好感優劣。」我有感而發。

魄失笑,「妳要是真的變成南瓜……我會很困擾的。」

我抬眼看他,假裝嘆氣,「好吧,為了你,我就放棄當南瓜的夢想吧。」

「謝謝夫人的犧牲和成全。」

這種沒營養的對話,淡化了我原先的不適。

材料準備的工作告一段落,他倒了一杯豆漿紅茶給我,我在吧檯上坐著發呆,一邊小口啜飲。

派皮烤好後,魄用隔熱手套取出烤盤,把南瓜餡倒入派皮裡面鋪平,再均勻地灑上白色棉花糖,第二次送入烤箱。隨著烤箱的烘烤,棉花糖膨脹又逐漸焦糖化,塌融在南瓜餡上,這真是……好邪惡又好療癒的畫面。

「今天……謝謝你聽了我說了那麼多。」

「客氣什麼?」他揉了揉我的頭。

「我只是在無病呻吟而已,工作上的一點小挫折就放大成那樣,就算分數低於其他人也沒關係吧?只要沒有對不起任何人,就好了吧?」

「每個人都很努力,妳也是,不求全力以赴,但求無愧於心就好。」

道理很簡單,實行起來卻很困難。

我深吸一口氣,一鼓作氣把剩下的豆漿紅茶喝掉,又跟他要了一杯。

「敬無愧於心。」

等待南瓜派烤好的時間,我打開手機遊戲,魄湊過來和我一起看剛更新的萬聖節活動,一起在槍聲環繞中隨著音樂旋律廝殺。我們飼養的美短可樂從旁邊跳上來,窩在我的大腿上試圖干擾我的節奏。

這傢伙只有這時候才會特別主動撒嬌,我騰不出手來阻止牠,魄便把牠撈過去,免得影響我打遊戲。

叮一聲,南瓜派烤好了,魄把可樂放走,戴上隔熱手套拿出烤盤,那一瞬間香氣四溢,我彷彿看到了龍在飛仙女在奏樂--半融的棉花糖呈現焦糖色,像是夕陽西下染上霞光的雲朵;塔皮金黃焦脆,充分融入了南瓜泥,魄把南瓜派切片時,發出令人嘴饞的清脆聲響。

我擱下手機,接過蝙蝠形狀的黑色盤子,南瓜派躺在上面格外可愛。我咬下一口,鬆軟綿密的南瓜餡、香甜黏膩的棉花糖在口中化開,忍不住三兩口就吃完了那片南瓜派。

可樂在一旁喵喵叫著,可惜牠不能吃。

「真好吃,魄,你可以去開店了……」

魄伸手輕劃過我的嘴角,舔去指尖上的南瓜餡,紫眸裡柔光流轉。

「不管他們給妳打幾分,不足的部分,由我幫妳補上就好。」

<END>

好想吃南瓜派。萬聖節快樂。

108.10.29

點閱: 42

←同分類上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