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世|筆的旋律(08) 溫泉旅行(R)

  #沒有考據只有腦洞。

  #R18慎入。

  ***

  楓紅遍野,銀杏滿山。

  雛月和魄到了北方的溫泉小鎮,規劃了兩天一夜的行程來慶祝八週年結婚紀念日。

  交通方式是先搭乘新幹線,到了當地後再和服務所租車,既能充分享受沿途的風景,也能減少魄開車的疲勞。雛月還特地準備了飯糰和飲料,像極了要去郊遊的小學生。

  「還好妳昨晚沒失眠,不然就真的更像去參加畢業旅行的國中生了。」魄淺笑道。

  「畢竟我沒參與到你的國中時期嘛,現在讓我幼稚一回吧。」

  雛月望向車窗外,風景不斷往後流逝,魄幫她紮了髮辮,繫上杏黃色的緞帶,露出一小截白皙頸項。魄看著她的側臉,不禁靠過去啄吻耳後。

  魄喃喃低語:「也許幼稚的人是我呢。」

  兩人停好車後,在溫泉小鎮的商店街上走走逛逛,走累了便去泡這裡知名的足湯。

  露天足湯免費開放給所有人使用,所幸今天人少,不需要排隊便能直接享用。魄攙扶著雛月坐下,兩人雙腳浸入溫熱池水時,暖流自腳底擴及全身,雛月滿足地嘆了口氣。

  「你們是新婚夫妻呀?」一旁也來泡足湯的老爺爺笑著詢問。

  雛月搖頭,「我們是--」

  魄打斷她,輕咳一聲,壓低了音量,「不顧家裡反對私奔出來的,還請您幫我們保密了。」

  老爺爺瞪大眼,呵呵笑了笑。「好好好,年輕人就是要有活力,勇敢追求真愛!」

  「你啊……」

  雛月輕捶了捶魄的大腿,魄揚唇笑了笑,格外孩子氣。

  泡完足湯後,魄用毛巾細心擦去雛月腳上的水珠並穿上鞋子,再牽著她去鎮上最知名的神社參拜。

  雛月穿著白色雪紡平口七分袖上衣搭駝色長裙,魄則是同色系的大衣和休閒襯衫搭鈕扣背心,兩人站在一塊,頗有提早進入深秋的畫面感。兩人投入香油錢合掌參拜,各自許下心願,並且抽了御神籤。

  雛月坐在石椅上鑽研著籤詩,楓葉片片落下,魄買了鯛魚燒回來,自己咬了一口,吹涼後才湊到雛月嘴旁。

  「好好吃!是牛奶起司口味的--」

  「就知道妳會喜歡,老闆大力推薦的。」魄湊過去看,「抽到什麼呢?」

  「中吉,我看不懂籤文,但查資料解釋都是心想事成、否極泰來。」

  魄揚了揚手上的紙條,「那就好,我的是小凶呢。」

  雛月愣了愣,「我的跟你換!」

  「抽到就抽到了,哪還有交換的道理?」魄把紙條藏起,輕啄了啄她的唇,「安心吧,我的大吉就在這裡呢。」

  ***

  兩人離開神社時,已經接近傍晚。

  魄驅車載著她前往今日下榻的飯店,雛月有些睏了,差點在車上睡著。

  Check in完畢,他們提著行李進入房間--是典雅的和式格局,室內空間寬敞,還附帶獨立的露天溫泉和邊廊。

  晚餐是豪華的秋蟹大餐,配菜以當季時蔬肉品為主,佐以健康的紫米飯,色香味俱全。

  服務人員收走空碗盤後,為他們鋪好了床鋪,並擺放了兩套浴衣在櫃子上。

  雛月靠著和式椅,翻看著飯店導覽,「這裡的露天大眾池有分不同療效,養顏美容的、改善體寒的……」

  魄挑眉,「有獨立溫泉不泡,妳要去泡大眾池?」

  「沒啊,說說而已。」雛月嘻嘻笑,攬住他的脖子親了一口。

  「我當然比較想和你一起泡。」

  這座獨立露天溫泉是以檜木打造的,散發著淺淡香味,蒸氣騰騰,襯著涼薄月色亦溫暖了幾分。

  雖然兩人已經結婚八年,該看的不該看的都已經熟稔無比,但一起泡溫泉這種事,雛月免不了一陣羞赧,央著魄先入池,她更衣完慢了五分鐘才過去。

  魄靠在浴池的邊緣闔上眼,聽見門扉拉開和嘩啦水聲,睜眼便見雛月入池落座。

  「嚮兒,過來。」魄的嗓音溫柔如水。

  雛月聽見這只屬於自己的稱呼,忍不住一顫,撲進了他懷裡,登時水花四濺。

  水底下的兩人寸縷未著,肌膚相貼時,雛月的柔軟正好抵上魄的灼熱,她覺得魄甚至比溫泉還要燙人。

  魄咬了咬她的耳垂,低語,「在這裡可以嗎?」

  雛月紅透了臉,「又不是沒在水裡做過。」

  「我怕妳會緊張……放輕鬆,閉上眼。」

  魄莞爾,綿密的吻落在臉頰和頸項,一手揉著胸前渾圓,另一手往下探向濕潤核心,分開縫隙,找到蜜蕊輕輕愛撫。

  「好濕……期待很久了嗎?」

  「那是水啦。」雛月回咬在他的鎖骨上。

  有了泉水和前戲的潤滑,進入的過程很順利,因著浮力和魄的碩大灼熱,異物侵入體內帶來一陣哆嗦,雛月忍不住抬起身子攀附著魄,嘴裡溢出輕喘。

  「魄……」

  而那彷彿是水到渠成的事,再自然不過。彼此對身體的敏感點和歡愛的節奏都很熟悉,雛月坐在魄的腿上,身軀配合魄的挺弄衝刺而起伏著,胸前的軟膩渾圓磨擦著魄的,空氣中迴盪著曖昧的撞擊聲。

  「嗯……嚮兒,妳好溫暖……」

  當快感累積到頂點,雛月渾身輕顫,腳趾捲曲,花壁緊縮,達到了高潮。

  她雙頰潮紅,靠在魄身上進行小歇,但她知道,魄還停留在體內尚未退出。他還沒滿足。

  兩人換了姿勢,魄這次讓雛月坐下,以正面擁抱的方式再次進入雛月的體內。雛月輕吟,每次魄進入自己時,她總有一股被溫暖充實的滿足感。

  「……好深……魄……給我……」

  魄注視著雛月的表情變化,俯身吻咬著耳垂,開始另一波的抽送律動。兩人的動作帶起水花陣陣,池裡的月光破碎,雛月雙手攀附著魄的背脊,以承受他越發猛烈的衝刺,每一次都頂到她的柔軟深處。

  雛月彷彿是溺水的人,而魄正是她的浮木。兩人在情慾的漩渦中載浮載沉,整個偌大的天地間,彷彿只剩下彼此。

  「……嚮兒,嗯……嚮兒……」

  當雛月再次攀上高點時,幾乎差點暈眩過去,顧及溫泉的副作用,魄選擇先休息半晌。

  「不能泡太久,我們起來歇會。」飯店的設施很周全,魄從架上抽出乾淨浴巾,替兩人稍微整理了下後進行淋浴,沖乾淨黏膩的身子。

  「晚餐真不該讓你吃海鮮。」雛月癱軟在他懷裡,洩恨似地咬著他的臂膀。

  魄眸光一暗,笑了笑,「待會有妳咬得夠的。」

  浴池的旁邊放了軟榻,給有需要的客人提供按摩服務,但魄想到了其他用途。雖然入夜微涼,但溫泉的蒸氣騰騰,使這塊區域還算溫暖。

  魄把雛月放在軟榻上,輕柔吻著她的唇畔。與剛才的激烈相反,這次十分溫柔和緩。

  雛月心底軟得一蹋糊塗,眼角不知是因為餘韻未消還是心疼而泛出淚光。

  「魄……你會不會恨我,這段時間,我……」

  魄打斷了她的話語,握住她的手啄吻指尖,紫眸泛著柔和的光,「嚮兒,妳是我的妻,我們不只要同歡,更要共苦,我很高興當妳痛苦時,會第一個想起我。」

  魄每說一段話,便吻她一下,從眉心、鼻尖、嘴唇、鎖骨,一路吻到胸口,猶如雪花般綿密錯落,舌尖在乳尖上打轉吸吮,雛月敏感的身體又有了反應。

  「舒服嗎?」

  「……舒服……」雛月忍不住弓起身子。

  「好女孩。」魄笑了笑,喜歡雛月誠實的反應,他繼續往下啄吻腹部和大腿內側,聲音略微沙啞,「其實,我也希望妳不要離開我,永遠待在我的視線內,就像另一個時空的我一樣,把妳監禁起來,日日夜夜求歡,讓妳眼中只剩下我……」

  他吻著陰戶,舌尖翻弄著蒂蕾,輕輕吸吮時,那觸電般的快感竄上雛月的神經中樞,她忍不住想夾緊大腿,側身捲曲,但魄卻扣住她的膝蓋,舌尖模仿著剛才的動作,在甬道內進出。雛月的大腿間一片濕潤滑膩,她羞得閉上了眼,卻加劇感官上的刺激。

  「嚮兒,我喜歡你為我動情的模樣。」

  當雛月又登上高點時,他吻去她的一片濕潤,柔和清亮的嗓音響起:

  「我相信妳是我的,等妳日後過來,我們有的是時間。所以,不急著這時候綁住妳。」

  「魄……」

  在月光照射下,魄的身軀完美如神話雕像,體格勻稱、皮膚白皙,縱然有著些許疤痕,卻也是為了反抗命運為了拯救世界而留下的。雛月掉了眼淚,伸手索討擁抱,魄和她十指交扣,緊攬入懷。

  「我是你的,我一直都是。」

  「八週年結婚快樂,我的嚮兒。」

  此夜,還長著。

  <END>

  生平第一次開車。(風中凌亂)

  108.10.29

  

點閱: 37

←同分類上一篇|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