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羽裔之冠(番外:寄養)

蒼調和程聖初次見面時,他還以為看到了自己。

年僅五歲的程聖躲在程澈背後,程澈還穿著高中制服,神色疲憊,溫聲哄著他出來,向蒼調一笑。

「他是我堂弟程聖,是個乖孩子,就是稍微怕生了點,父母在他出世不久就車禍身亡,後來輾轉寄宿於親戚家。」

蒼調知道程家是上古時期神巫羽裔的分支血脈,由於自身帶有強大靈力,總是被各方妖魔視為眼中釘,幾乎難逃橫死的命運。程家血脈單傳多孤兒,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就連程澈自身也不例外。

程家對於靈力強大的人才很是重視,程澈在這一輩當中又特別突出,是長老們青睞的家主人選。

「如今程家全體投入戰役,阿聖他體質羸弱,在戰場上無法自保,我只能來尋求你的協助了。」

「……我也自身難保啊。」蒼調苦笑道。

如今正值紛亂末世,培初遺留下來的血族分支四處掀起戰亂,是催化鴉世末日的開端之一,蒼調為了終止鏡神體制,帶著海麗四處奔逃。好不容易有了個隱密的藏身處,先安置好海麗後,他才能抽空出來赴約。

「他跟在我身邊不安全,我知道你人脈甚廣,希望你能替他找個庇護所。」

「我看起來像是開育幼院的嗎?」蒼調雙手環胸。

只見程聖忽然伸手抓住蒼調的衣角,稚嫩嗓音清晰地說道:「龍……」

程澈和蒼調的目光同時落在他身上,程聖眨著大眼,彷彿對蒼調放下了戒心。

蒼調勾了勾嘴角,摸摸程聖的頭,「看來這孩子和我有緣呢。好吧,我就幫你這一次。但是阿澈,你要答應我,無論如何,都要活著回來找我,我到時候再跟你收寄養費。」

程澈露出清朗的笑,彎身一揖,「我知道了,雛使大人。」

***

蒼調久違地回去紋世,車掌戥刷了他三個人的車票錢,令他有些無語。

「我們只有兩個人,而且還是一大一小。」

戥微笑道,「落步只提供成人座,再者這孩子身上宿了一頭妖,按理要多買一個座位的票。」

「落步車站不是憶世直營嗎?怎麼也如此斤斤計較呀?」

「您過獎了。」戥笑著為他打開車門。

這不是在稱讚好嗎!

蒼調牽著程聖走出車站直奔目的地--紋世裏島蒼龍一族的王宮蒼瀾殿,這座宮殿沉在海底深處,但對半龍血脈的蒼調來說不成大礙,施點法術便拎著程聖跳下水裡。

程聖對水並不陌生,甚至很快就能適應這幽暗無形的寒涼國度。

蒼瀾殿分為內外殿,氣勢恢宏、金碧輝煌,海晶石造成的外牆晶瑩剔透,看不出在十年前這裡因為內戰而險些化為廢墟。下僕沿路向他行禮,蒼調點頭報以微笑,一路暢行無阻地來到現任蒼龍王的書房前。

「蒼律兄長,好久不見,近來可好?」

蒼律留著一頭深藍長髮,瀏海上梳並以額冠固定,眉頭緊蹙,他看著蒼調擱下了筆。

「這小子身上不乾淨,你帶他過來做什麼?」

「你也注意到啦?不愧是我哥,好眼力。」

「要不是你護著他,他連這海域都無法涉足。究竟有何貴幹?」

「幫我收養他一陣子。」

「滾。」

「哎,蒼律兄長,別這麼不近人情啊。我一看到這孩子就想起自己,他也是因戰亂而不得不離開家族,可憐得很,偏偏我那又正在水深火熱,實在分身乏術,只有你能幫我了呀。」

蒼律知道內戰時,這個同父異母的弟弟受了不少委屈,於是態度軟化了些。

「把他身上那隻趕走,我考慮考慮。」

「那是他父親留給他的遺物之一,你就當作給他留個依靠吧。那妖的底細我查過了,不是什麼窮兇惡極的妖獸,如果有心修練,在其他地方甚至可以升仙。只可惜現在鴉世大亂,繼續待在那恐怕凶多吉少。」

隨從端了茶水點心過來,蒼律只要一開出條件,蒼調便知道這事已經八成勝券在握,便放心地落座用茶,也給惶惶不安的程聖塞了些巧克力。

「肚子餓了吧?吃一些墊墊胃,待會再帶你去嘗嘗我們這的特產蒜香龍蝦……」

「……這事我暫且允了。不過他一旦住在我這,規矩都要聽我的,你可不許介入。」

「我知道,交給你我最放心了,蒼律兄長面惡心善,這孩子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蒼調這話同時也是說給程聖聽的,這孩子怕生,卻不怕他和蒼律--也許是因為,他們都有著龍的血脈,因而格外親近。程聖身上沒有多少程家降妖伏魔的靈力,也許是因為龍的血緣過於霸道;如果他仍堅持要修那條道,可能會很辛苦。

他希望蒼律能導正這孩子的想法--不是只有降妖這條路能走。就如同蒼律也沒有逼迫他留下來、輔佐操持蒼龍族歷經內亂後百廢待興的局面一樣,蒼律給了他選擇。

「你先帶他去用餐盥洗吧,讓他睡你以前的房。」

蒼調笑嘻嘻地抱拳作揖,「臣弟叩謝蒼律陛下!」

「滾。少怪聲怪氣帶壞了那孩子。」

蒼調領著程聖去廚房點了些料理,便回房去了。這幾年來,他一直在適應鴉世的生活,回來的次數屈指可數,蒼律卻一直派人定時打掃、維持著他剛離開的模樣。

窗邊的貝殼風鈴、牆上的壁畫和櫃子裡的海笛,都一塵不染。

蒼調彈指喚來微風,輕吻風鈴,一陣銀鈴般的叮噹聲迴響在偌大房內。

程聖第一眼就被窗外的海景給吸引了,各式各樣的大小魚種在窗外自在悠遊,剛才進入海域時走了捷徑,他沒能好好觀賞這片海。如今看來,蒼調可以篤定他混有水龍系血脈,說不定還和蒼律有些淵源。

「我只陪你一晚,明天就要趕回去了。」

「好的。」程聖趴在窗前,粗短的手指逗弄著窗外的水母。

蒼調在他身旁坐下,觀察著他的表情,「這裡和你原本的世界不一樣,要聯繫的話沒辦法使用手機,我會在風鈴上留下術法,要是你有事找我,就撥響風鈴,喊我的名字三次,就可以和我通話了。」

程聖乖乖地點頭,「知道了,蒼調哥。」

「你啊,是不是真的很喜歡海?」

程聖轉過頭看他,一臉迷惑,「海?」

「就是外面那片水域……算了,蒼律會教你的,我們來吃飯吧。」

僕從魚貫進入,將剛才蒼調點的料理一一布置在長桌上,房內香氣四溢,令人食指大動。

程聖的胃口很好,看來並沒有蒼調預期中的低落。他原以為遠離家鄉,會給程聖帶來不小的打擊,沒想到這孩子的適應能力很好,甚至自帶一種少根筋的樂觀。

蒼調想起程澈護著程聖的模樣,支著頭笑了笑。

「你啊,和我一樣有個好哥哥呢。」

<END>

108.10.13

點閱: 36

←同分類上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