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關心則亂(04)(R)

  #華旭 #觀欣 #R18

  –

  

  除夕夜時家家戶戶張燈結綵迎接新年,觀欣沒有回老家的打算,窩在工作室畫圖。

  華旭準備了滿桌年菜,還開了一瓶酒。嚴格說起來這個節日跟他無關,觀欣看他採買年貨洗菜備料,一邊碎念沒事做啥自找麻煩,一邊放下畫筆捲起袖子幫忙切菜。

  「我記得你不是迷信的人啊?去年我叫外送炸雞過年,也沒見運勢有什麼特別的。」

  「跟信仰無關,我只是想和妳一起吃頓團圓飯而已。」華旭說得輕鬆寫意。

  觀欣被他這記直球堵得語塞,只好悶頭處理食材。她不是喜歡下廚的類型,但在北漂工作前,也在自家經營的小吃店幫忙過幾年。

  華旭的設定是全能型秘書,兩人達成協議搬入「亂世」的工作室後,一直是他負責下廚、照料觀欣的生活起居。觀欣不介意自己被當成生活白癡,畢竟這也包含在當初的協議內。

  但過年這種場合……讓他一個人張羅,她心裡過意不去。

  五菜一湯的年菜上桌,他們打開電視搭配新春特別節目,有一搭沒一搭地用餐。

  華旭幫她倒好酒,舉杯輕搖,與她相叩。

  「新年快樂。」

  觀欣淺啜一口,抿了抿唇,「新年快樂。」

  不知道是哪戶人家開始放起煙火,窗外炸起朵朵絢爛煙花,室內一陣光影錯落。

  這頓年夜飯用得很平靜。

  用完餐後觀欣也沒守歲的打算,老早便洗好澡,在被窩的召喚下準備墜入夢鄉。

  門外響起敲門聲,她從朦朧睡意中清醒,打開床頭燈,「進來。」

  華旭也換上了寬鬆睡衣,他臉上依然是淡然的笑意,「有個東西忘了給妳。」

  他遞來一枚喜氣紅包,金色墨水寫著一行小楷的新年快樂。

  觀欣人都醒了,收下紅包,嘀咕道,「……好俗氣。」

  「我第一次給人紅包。」華旭歉然道,「不喜歡的話……我再換個紅包袋給妳?」

  「不用了,這個就好。」

  大概沒幾個人會收到來自秘書的紅包吧。但她心裡還是暖暖的。

  觀欣想把紅包收進櫃子裡,一個重心不穩差點摔下床,華旭眼明手快地攙扶住她,正好讓觀欣撞上他的懷裡,鼻間皆是他獨有的男性氣息和沐浴劑香味。

  「早點休息。」

  華旭扶她上床,順勢在觀欣額上一吻,這個例行性的晚安吻,卻讓觀欣臉頰燙了起來。

  該死的酒精作祟。

  她有些氣不過自己這麼容易被撩撥,一把拉下華旭的衣領,啄吻他的喉結。華旭的身體明顯僵硬,他雙手支在觀欣的身側,沒有回應她的舉動,但臉頰卻染上淡淡的緋紅。

  他不是沒有反應。這點讓觀心有些欣喜。

  「妳這個晚安吻的位置……很特別。」

  觀欣張了張嘴,欲言又止,最後轉過頭,「我不想睡了,你來陪我守歲吧。」

  「好的,要幫妳拿IPAD過來嗎?」

  「我已經畫了一天了,不想連守歲都畫個不停。」觀欣拉住他的衣袖制止他走出去。

  「那……?」華旭挑眉。

  「陪我聊聊天就好。」觀欣臉頰有點燥熱,往旁邊挪了挪,她的床是加大尺寸的雙人床,華旭躺上來也綽綽有餘,輕拍床墊,「上來。」

  與繪圖無關的事情,華旭向來是逆來順受。華旭坐下後倒是很規矩,沒有毛手毛腳,跟他平時動不動就要撩她幾把的形象判若兩人。

  「我以為妳想睡了。」

  「看到你來就沒睏意了,想起上次你靠在我肩上,哭著說你不想消失那一次……」觀欣認真看著他,四目相交,「我發現我還蠻喜歡你失態的模樣。」

  華旭率先移開了視線,臉上有著難得的侷促。

  那陣子觀欣作畫手感不順,一連兩週都沒有產出,仰賴她作畫續命的華旭十分忐忑。他本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卻還是被她看出來。那時候情緒壓抑到極限,也才靠著她宣洩一回,怎知就被她惦記上了。

  「雖然我們簽下了契約,妳要是真的拒絕作畫,我也拿妳沒轍。」華旭淡笑。

  「你明明十項全能,這方面卻笨得要死。」觀欣捏了捏他的臉頰,平靜說道:「要讓我作畫很簡單啊,只要哄我開心就好了。聽天由命的態度算什麼?你十次的忍氣吞聲,都比不上你掉一次眼淚來得有用。」

  「我知道妳高興時才會作畫,但我也清楚自己就是引妳不快的原因。妳一看到我就會想起丹堤,不是嗎?」華旭直白地說道,語帶自嘲,「有時候我甚至不知道,妳是在乎我多一點呢,還是在乎丹堤多一點--」

  觀欣一把按住華旭的肩,咬上她剛剛吻過的喉結。力道很輕,像是貓咬似的。

  「我只說一次,聽好了。」她的聲音微弱,語氣卻堅定如石,「你是我最想見到的人。」

  觀欣不否認自己對他產生過遐想,但在創作夥伴丹堤向她提親訂下華旭之後,觀欣便掐死了心中那蔟情感幼苗。她不允許這種情感繼續增長下去。

  華旭是幻想人物,卻應她的願望,透過空結的力量化為實體來到身邊陪伴她。

  「我的確有陣子想到你和丹提就會反胃作嘔,想到跟她那種人成為親家,把我最重視的角色送了出去,幫你們舉辦婚禮、構思小孩和未來,而她卻沒有好好珍惜。我……我不知道該恨她、恨自己,還是……」

  「恨我?」華旭順勢答道。

  觀欣抬起眼,眸中霧氣氤氳。她好勝愛面子,倔強而不肯妥協。

  「你是我一手創造出來的、揉入了我的靈魂碎片,你的所思所想,有一部分也反映了我的價值觀。丹堤是個很好的創作夥伴,我不後悔安排你和她訂親,但她卻不是個好的戀愛對象。我絕對……絕對沒辦法接受第二次將你拱手讓人了。」

  「因為愛上丹堤是妳希望的事,所以我願意為了妳催生出這種情感。」華旭垂首,在她的唇邊落下一吻,「無論過去或未來,我都是為了妳而生的,小觀。」

  水氣模糊了視線,觀欣咬唇,側頭吻上了華旭。她不管旁人視線、不顧世俗眼光,將自己一直以來深埋在心底的渴望宣洩而出。

  「你是我的,誰也無法跟你匹配。」

  這句話彷彿啟動了開關,華旭抱緊她,回以更加熱烈的吻。他善於壓抑、等候、逆來順受,只為等待她的一句首肯。就連她將自己賜婚給他人時,他也毫無怨言。

  華旭的身體溫暖而熾熱,彼此擁抱愛撫、親吻交纏。觀欣對性愛場面不陌生,卻沒有實戰經驗,顯得十分生澀。當華旭的下半身與她的貼合時,他撐起身子,黑髮垂落鎖骨,聲音微啞。

  「妳不想要的話,隨時可以停止。」

  觀欣笑了笑,「你明明不是人類,只是我幻想出來的人,為什麼會有性慾?」

  華旭捧住觀欣的臉頰,語氣輕柔,帶著篤定的笑意,「因為妳有。」

  接下來的發展……觀欣很慶幸,兩人稍早喝了酒。不管多麼荒唐,隔天醒來都可以將責任推給酒精。

  華旭看出了她的緊張,不斷啄吻她的每一寸肌膚,掀開睡衣將內衣上推,拇指柔捏著乳尖繞圈,輕揉愛撫,另一手隔著睡褲感覺到她的濕潤後,將衣物慢慢全數褪去,從大腿外側沿路往下,直攻陰戶,指尖撫上陰蒂,探取到一片愛液。

  「啊……華旭……」

  那是連自己都未曾探索過的祕境,觀欣弓起身子,似是害怕,但又想要更多。雙腿夾住他的腰際,主動納入他的手指。被侵入感使她再度嚶嚀出聲,她咬上華旭的肩膀,聽見他那不離身的孔雀型耳鍊噹啷作響,以及手指在甬道內進出的水聲。

  華旭用手指讓觀欣達到高潮後,他牽著觀欣的手碰觸自己的灼熱,在入口輕蹭,碩大前端沾取愛液,似進又出。

  「現在後悔還來得及。」華旭在她的唇上一吻,額際全是汗,「錯過這個機會,就算妳後悔了、哭著喊停,我也不會從命的。」

  觀欣勉強拾回理智,輕咬他的唇,回應一如她平常的辛辣風格。

  「正合我意,沒讓我哭出來的話……不准停……」

  這句話讓華旭腦袋一白,陰莖長驅直入,撞進了觀欣的體內。觀欣雙手在華旭寬闊的背脊上留下抓痕,壓抑著自己破碎的喘息呻吟,努力適應他的存在。

  華旭在濕潤的陰道內抽送進出,未經人事的觀欣十分緊緻,即使剛才做足了擴充,也緊得讓他差點繳械。

  「痛嗎?」

  「……還好,你別停,繼續就是了。」

  華旭低頭舔吮著她的雙峰,一手捉住小腿,另一手拉開大腿,讓他得以插入更深。每一次的撞擊都帶出愛液,灑落在床單上。當華旭碰觸觀欣的陰蒂時,雙重刺激讓她幾乎尖叫出聲,瞬間去了一次,湧出大量的液體。

  「別……那邊不要……」

  「不要什麼?不要碰?還是不要停?」

  觀欣咬著自己的左手背,一波波快意幾乎摧毀她的理智。華旭見不得她這樣自傷,將她的雙手拉起環抱住自己的頸子,姿勢換成面對面的傳教士姿勢,讓她跨坐在自己身上,靠著自己的肩,下身持續抽送頂弄。

  「要咬就咬我吧,別忍著……」

  「華旭……嗯……好深……啊……」

  肉體撞擊聲迴盪在室內,觀欣沒想到一頓年夜飯,會演變至這個地步,但她不後悔。

  觀欣又去了一次,眼角泛出生理性的淚水,她在華旭身上留下了許多咬痕,泰半是無法承受過多的快意、為了宣洩而造成的。她回過神,喘息著想要爭取休息的空檔,往後抽身的同時,卻被華旭捉了回去。

  「這樣就不行了?」華旭同樣壓抑許久,他舔吻著觀欣的耳垂。他讓她背對自己坐在腿上,雙腿大開,呈騎乘姿,坐下的同時,陰道在愛液的的潤滑下,將陰莖完整容納包覆。

  華旭在觀欣的耳邊吐氣,「說實話,我夢過妳好幾次,在夢中妳總是不情願的。如今能得到允許和妳做愛,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才去了三次怎麼夠?我還沒滿足呢。」

  觀欣有點承受不住,意識混亂,「你對丹堤……也總是這麼需索無度嗎?」

  華旭聽見這個名字,琥珀色的眸子冷了幾分。他握住觀欣的手,一次次使勁抽送,深入淺出的律動帶著一絲殘暴。華旭不再說話,觀欣在僅存的理智中,意會到自己踩了他的大雷,便想要強行停止下身吞吐的動作,試圖解釋。

  華旭笑出聲,「妳在試探我嗎?試探我是否忠誠?」

  「停……」

  華旭以為她要拒絕自己,灼熱撤出後,直接換成背後式,拉了枕頭墊在她胸下避免壓傷,從後方再次貫穿她的身體。女方在這個姿勢的掌控權趨近於零,她無法拒絕他的侵入,只能承受著他給予的一波波帶著疼痛的快感,越來越加劇。

  「我對她是否需索無度,妳是最清楚的人,不是嗎?」華旭扣住她的雙手,在耳邊低聲道,「我和丹堤的房事,妳不在場的話,她根本無法進行,不是嗎?」

  華旭的連番逼問,也刺痛了觀欣心中那塊不願意面對的陰暗處。

  「我的過去跟人格都是妳給予的,直到空結給了我意識,我才真正有了獨立思考的能力。而那些過往我全串了起來,也全部接納。如果我否定半分,等於也否定了妳,妳懂嗎?」

  華旭每一句提問都伴隨著深刻入骨的大力撞擊,在一次次快感堆疊中,釋放了精液。觀欣說不出話,她淚流滿面。但她還是在懲罰似的歡愛中達到高點,身體疲軟無力。

  「我愛過她,但那與我現在想要陪伴妳不衝突。妳要憎恨我也好、想讓我消失也好,但請妳不要否定妳自己。」華旭的聲調急促而顫抖,他停在觀欣體內,感受她的溫暖和收縮。「那些都過去了。現在的妳是個值得被愛的人,只要妳願意接受。」

  觀欣泣不成聲,華旭從背後將她擁入懷中,輕吻著她的背脊。

  觀欣哽咽道,「我……喜歡你,想要獨佔你,可是,只要一想到你心裡有她,我就不敢說出口。那是我自己造成的,自導自演的結果,最後誰也沒有得到幸福。」

  聽見觀欣的心底話,華旭冷然的臉部線條總算柔和幾分。

  「現在還不遲。」華旭將觀欣轉過身,擦去她的眼淚,「新的一年會有新的開始。」

  觀欣點了點頭,埋入他的懷抱,聽著他的心跳聲,在兩人關係更進一步的除夕夜晚中,得到了救贖。

  

  <END>

109.01.26

  

點閱: 15

←同分類上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