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20 接送

#黑雛月 #百琥魄

   雛月看到魄時,他穿著合身黑色西裝、紫色髮辮垂落肩頭,佇立在飯店接駁車道的等候區,年輕的臉龐上有著不易察覺的疲憊。

  這座飯店是政商名流經常協商往來之地,魄透過自家人脈,加上學歷背景和交涉手腕,終於打入這個圈子。

  雛月驅車駛入車道,輕按喇叭,魄抬頭,隔著車窗玻璃向她展顏一笑。

  「謝謝妳來接我,我喝了點酒,又不想找人代駕……」魄滑入副駕駛座,扣上安全帶,鬆了鬆領口,言語間雲淡風輕,「我通過面試了,想第一個和妳分享喜訊。」

  「天啊那……那不是太好了!」雛月張大雙眼,嘴角揚起笑,踩下油門駛出飯店車道,「不過,這樣一來,你就會越來越忙碌了,對不對?」

  「是啊,但這是……為了我的理想。」魄有些微醺,將垂落的髮塞至耳後,「解除藝世末世後,雖然雛使的身份讓我在各地暢通無阻,但想要從上到下改變這個社會,只有這樣是不夠的……」

  雛月安靜聽著魄的理想,伸出右手勾住他的左手,將體溫分享給他--她願意支持他的決定。早在被零派來協助魄解除鏡神末世,過程中發現自己喜歡上他的那一刻開始,她便打從心底這樣認定了。

  已經晚上九點了,車上的廣播流瀉出輕音樂,魄的聲音漸趨微弱,雛月側眼一瞥,趁著等待紅綠燈的空檔,拿後座的毯子替他披上。

  窗外的路燈一盞盞往後逝去,如同一道光之河流,目送兩人行向未來。

  到了住所門口,雛月看著他的睡顏,有點捨不得叫醒他。

  魄的睫毛很長,真誠微笑時,狹長眼型會柔和地彎起,淺紫色雙眸如同花海綻放般漾著分層細碎的漸層光影,她想要守護這樣笑著的魄。

  在為他解開安全帶前,雛月傾身啄吻他的唇,他身上有著淡淡的果酒香氣,雛月忍不住伸舌舔吻他的唇瓣,品嘗他的香甜。

  雛月的後腦勺突然被一隻手托住,魄醒了卻沒有睜開眼,不動聲色地加深這個吻。兩人分開時,昏暗的光線下,看不清彼此臉上的表情,只有喘息聲格外明顯,氛圍曖昧。

  「嚮兒真過份,趁我睡著時偷襲我。」魄一臉委屈。「採花賊,沒想到妳是這樣的人。」

  「你早就醒了,那才不叫偷襲。」雛月悶道,雙頰酡紅。

  「不叫偷襲那叫什麼?」

  「那叫索吻。」

  雛月又再次覆上他的唇,以行動表示。

  109.01.11

點閱: 1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