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42 落紅(R)

#尹綠 #壹煌

  尹綠用手機把落紅拍了下來。

  在壹煌近乎無節制的索求後,尹綠的落紅不明顯,像是雪地上的落梅。壹煌正在穿衣服,見狀心裡又癢了起來,抬起她的下巴便是一陣廝磨熱吻。

  尹綠只套著素淨長版T恤,裡面什麼都沒穿,這樣一吻竟有些動情。

  「唔……怎麼了?」

  「妳昨晚明明都哭著喊不行了。」壹煌淡淡道:「今天卻這麼有精神?」

  「我才想問,為什麼你可以一晚這麼多次?」尹綠秉持著不恥下問的精神,雙頰緋紅,「昨晚大概……五次、六次?我聽同學說,射精後會進入一段時間……賢者時間?」

  「聽男同學還女同學說的?」壹煌挑眉。

  尹綠坦然地答道:「當然女同學啊,我念的是女校嘛。高二提早辦畢業旅行,晚上睡前大家什麼話都聊……有人已經偷嚐禁果了,我……也很好奇……那是什麼滋味……」

  她越說越小聲,即使昨晚兩人親密無間,甚至在他面前取悅自己這種事都做了,還是不太習慣在白天聊這種事。

  壹煌在話中聽出了端倪--他和尹綠相識在高二的寒假,而畢業旅行是那一年的六月底。四個月的時間,她是對誰生了感情,而好奇男女之事?

  「我可以理解為,其實妳饞我的身子很久了?」

  尹綠愣了愣,思索半晌,緩慢而堅定地點頭。

  「是,我饞你身子很久了。」

  壹煌險些沒將她按在床上就地正法。

  女孩正是要成年、情竇初開的時候,就被他吃乾抹淨了,在他眼中律法其次,靈魂相契才是重點。沒想到女孩在如此久以前,就對他存有不純的念頭--這令壹煌身體有些躁動。

  他埋在尹綠的髮間汲取她的氣味,又坦白一件事。

  「其實浴室裡是真有催情藥的,我一進去就吃了,想著要是能理解何為欲求不滿,對持有記憶的妳來說,應該會公平些。」壹煌吻了吻她的手指作為安撫,「然而當我看著鏡子,想起一切時就後悔了。之所以後來跟妳撒謊說那是肥皂盒,是不想要妳同情我,身子不舒服還勉強自己滿足我。」

  原來他一開始冷汗涔涔,並非演技,也怪不得他整晚下來特別精神。

  尹綠早已經不氣他了,一聽聞他真的吃了藥,反倒露出擔心的神色。

  「那你昨天……有滿足嗎?」

  「妳說呢?」

  壹煌話說著,手又開始不安份了,雙手沿著背脊曲線往下,揉捏臀肉。尹綠環住他的肩膀,主動回應他的吻,身體不由自主貼住他。

  尹綠知世故、明進退,在和壹煌說話時總是使用敬語,隱約知道他不是常人,總是帶著「有也好,沒有也無妨」的疏離態度。她知道他總有一天會走,所以僅僅是用眼神關注,直到他施捨一個回眸。

  尹綠是尹家刻意栽培的替身,即使養尊處優、才德兼備,她的人生始終是為奉獻他人而準備的--直到壹煌闖入她的生命為止,她才終於有了私心。

  昨晚尹綠求而不得的淚水,落在壹煌心上,留下了抹滅不去的痕跡。

  「沒滿足怎麼會放妳去休息?」

  尹綠碰了碰他的臉頰,「你早上起來有難受嗎?」

  「嗯。」他見尹綠一臉緊張,摟住她的腰貼近自己,「所以看見妳精神這麼好,我心裡不平衡了。」

  「我哪有精神好啦?腿麻得要命,腰酸背痛,差點站不住腳……」

  壹煌想起昨天被他操弄得腿軟、像剛出生的小鹿般,雙腿不停發顫的尹綠,腹部又是一緊。

  「……我確實還有點不舒服,妳幫幫我?」

  「怎麼幫?……唔!」

  壹煌托起她的臀部,落在自己硬如烙鐵的性器上,這樣一貼,下空的尹綠便生生被蹭出了蜜液。尹綠知道他的意圖後,臉紅得跟番茄一樣,她埋在他的頸窩,主動拉開他的褲子拉鍊,用花穴蹭了蹭他的粗長,將愛液染上他的柱身和大腿根部。

  壹煌揶揄道:「這樣就濕了?」

  她就敏感體質啊!

  壹煌將她放倒在床上,褪去衣服,生生插入了她體內。尹綠的體質,除了第一次需要做足擴張外,第二次起只要足夠濕潤,幾乎都能一舉沒入到底,露出一節肉色性器在外。

  「你……這次……怎麼直接插……唔,進來了……」

  「疼嗎?」

  尹綠搖頭,壹煌笑了笑,含住她的乳尖,擷取白嶺上的雪梅。

  這個假日,還長著呢。

  

  <END>

  109.06.07

  

點閱: 3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