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世|月影(05)

Last modified date

#萬聖節賀文

#認識約三個月

  雛月三個月前播下的南瓜種子,如今已經結實累累,金黃熟成。

  魄推著幾乎和他一般高的木籃輪車,跟著雛月收成南瓜。

  她說,要慶祝萬聖節用的。

  --萬聖節對臨淵城來說,雖是外來節日,卻舉城洋溢歡騰氣氛,比起國慶日還要有過之而無不及,但凡與南瓜、魔法、蝙蝠有關的產品價格都水漲船高,商人們藉此謀取暴利。

  雛月也不例外。

  她取三分之一的南瓜提煉糖果藥水,喝下去後變形成可愛的南瓜精靈,三分之一拿來刻南瓜燈,剩下三分之一則留做料理材料。

  魄不懂怎麼煉製魔藥,乖乖依雛月的吩咐拿起雕刻刀挖空南瓜。

  嬌小的狐狸少年搬了張板凳,坐在廚房裡,按照雛月繪製的圖紙,幫南瓜削皮去肉。

  「啊。」

  豆大的血珠迅速冒出,魄不慎割傷了手。在一旁調配魔藥材料的雛月見狀,擱下手上的事,屈膝捧起他的手指端看傷口,下一秒含入口中止血。

  魄的臉瞬間燒紅。

  雛月等到血止住了才鬆開他的手指,找出紗布和外傷軟膏幫他簡單包紮。

  「……書上說,這樣做會細菌感染。」他低聲說道。

  「你看的書挺多的。」雛月笑著回應:「不過,萬一感染了我也能把你治好。」

  牛頭不對馬嘴。

  兩人各懷心思,專注手上的工作,度過了一個安靜的上午。

  雛月挽起袖子準備做午餐時,魄趕忙拉住了她。

  他沒忘記第一次吃她做的飯時,味如嚼蠟的衝擊,他彷彿看見了傳說中的冥府。

  魄抱著食譜,踮腳靠著餐檯,「晚餐我來做就好,雛月想吃什麼?」

  「那,你幫我做南瓜培根燉飯和奶油濃湯吧,有道南瓜蛋糕我得親自烤才行。」

  雛月不理會魄帶著困惑的神情,把一半的食材分給了他。

  到了晚上,雛月和魄一起在屋裡佈置好萬聖節的裝飾,南瓜燈、蜘蛛網、蝙蝠紙片,還有桌上的南瓜全餐,可以說是十分應景了。

  七點一到,他們迎來了一位貴客,一位和雛月差不多年紀的黑髮青年。

  魄覺得他眼熟,卻喊不出名字。但看他跟雛月的互動,應該是交情匪淺。

  魄安安靜靜地坐在一旁用餐,添飯加湯,聽著兩人聊著他陌生的話題,關於政務、經濟和軍事。

  魄的心中不知為何有些悶。

  雛月從廚房端出她特地親手下廚做的南瓜蛋糕,外觀金黃軟糯,還放了南瓜巧克力片當點綴。

  青年吃了一口蛋糕,面有難色地掩嘴咳嗽,只差沒當場吐出來。

  「妳家幼崽手藝比妳好多了。」

  雛月一臉不高興,「我一年只做一次蛋糕,你要好好珍惜。」

  青年嘴貧歸嘴貧,還是把蛋糕吃完了。魄沒等雛月吩咐,便主動收拾餐盤,留給兩人單獨談話的空間。

  「雖然年紀尚小,倒是挺懂得看氣氛的。」青年讚許道,喝了口花茶,「妳最近收斂許多,就是因為忙著照顧這幼崽?」

  「一個人很寂寞啊,你又不來陪我,只有生日這天會記得來找我蹭飯吃,把我這當食堂啊?」雛月嘀咕道。

  「如果那也算飯的話……嗚咳!好痛!」

  魄的聽力很好,即使人在廚房,也將兩人的對話盡收耳底。

  青年離開後,魄抱著南瓜燈,坐在窗前眺望遠方臨淵城的闌珊燈火。

  雛月剛洗好澡,把毛巾罩在他的頭上,「怎麼了?想去城裡玩?」

  「雛月很寂寞嗎?」

  雛月愣了愣,知道少年把剛才的對話都聽了進去,莞爾一笑,「是啊,所以我才會開始種花種草,搗鼓這些魔藥,偶爾接接委託,讓自己忙一點,無暇思考其他事情。」

  魄眨了眨眼,「剛才那個人,為什麼可以吃妳做的蛋糕?」

  喔,雛月終於明白這小狐狸的心思了--他吃醋了。

  「他是我同父異母的兄弟,叫作恢,是我世上僅存的親人,不過是幫他勉為其難過個生日罷了。」

  魄聽到是兄弟,臉上的表情明顯舒緩許多。

  「……我也想吃雛月做的蛋糕。」

  「你生日是什麼時候?」

  魄垂眼,「不記得了。」

  「那就以你來到這裡的日子,作為你的生日吧,我記得是……7月23日。明年的那個時候,我會幫你烤蛋糕,但你也知道我的手藝,再難吃都不准吐出來,知道嗎?」

  少年終於露出淺淺的笑,點頭答應,「好。」

  雛月從懷中掏出糖果,獎賞似地放在他手中。

  「萬聖節快樂。」

109.10.30

點閱: 2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