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88 生理期

Last modified date

#陸荒 #子璇 #生理期相關描寫

  –

  子璇毫無預警地在陸荒面前暈過去了。

  身旁的村民無一敢上前盤看,陸荒只好解除隱身,將她打橫抱起時,掌心卻觸到一片猩紅的溫熱濕液。

  她受傷了?

  陸荒對於自己要擔任雛使保母一事感到相當煩躁,尤其子璇還會利用這點來威脅他伸出援手,使他下意識地能離她多遠就多遠。

  時值末日時期的夢世,萬物的生理機制進入停滯,無法成長或衰老,傷口痊癒緩慢。子璇來到此地後,也因為忙於摧毀魘獸而四處奔波,疏於照顧自己的身體,經常受了傷而不自覺。

  陸荒知道她是雛使候補,沒這麼容易死去,他先前也觀測過其他雛使,即使在他面前命在旦夕,他也無動於衷,堅守著觀測者的身分。

  沒想到子璇卻讓他打破這個原則。

  --大概是因為,她和他曾經有過一面之緣的關係吧。

  在那短暫的相處時日裡,她曾經拉著他的袖子,喊他小舅舅,是那樣親暱又生疏的關係。

  陸荒為了包紮傷口而掀開她的斗篷,卻發現出血處不太對勁,位在下腹部兩腿之間。

  他低聲咒罵了一句。

  陸荒之前只觀測過男性雛使,不清楚女性雛使在異世界的身體狀況。

  物資缺乏的夢世哪來的生理用品?即使有其他替代品,也超過他這名擷憶使對觀測任務範疇的接受度了。

  陸荒神情冰冷,甩手就走。

  ***

  子璇清醒時,感覺自己腹部悶痛,帶有熟悉的潮濕黏稠感。

  她腦袋還在一片混沌,屋內昏暗,暈黃的光線從窄窗落下,她瞥見角落的人影--這回陸荒難得沒有隱身。

  「我……怎麼了?」

  「疲勞過度、三餐不繼、加之生理期症候群導致暈眩。」陸荒不帶感情地說道:「恭喜妳,妳可能是夢世末日時唯一具備受孕能力的雌性。」

  這有什麼好恭喜的?

  子璇下意識就往腹部探去,一片乾爽,顯然是用了生理用品。

  問題來了,誰幫她換的?

  她被自己腦內驚世駭俗的猜測給震懾到了。

  「……是你……你……你幫我……」

  陸荒涼涼地瞥過來。

  「勸妳不要知道答案比較好。」

  子璇坐起身,因為失血而臉色蒼白,有些不甘心地開口:「我--」

  「道謝的話就不必了。剩下的我放在櫃子上,要用不用隨便妳。」陸荒淡淡補充完,便掀開門簾走了出去。

  子璇只好把到了嘴邊的話語吞下去。

  他們的關係本就不和睦,是她硬拉著陸荒現身幫她,陸荒本來可以放著她不管的,卻插手幫忙,弄來了不可能在夢世取得的生理用品。

  她本身有多囊性卵巢症候群,經期本就不正常,來了這裡後,還以為是受到末日影響而停止生理機制,結果並非如此。

  她本以為自己不用擔心那些穿越小說中沒寫到的生理問題,沒想到自己還是碰到了。

  看來要打好跟陸荒之間的關係,是越來越沒指望了。

  

109.10.27

點閱: 4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