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090 融化(R)

#黑雛月 #百琥魄

  身心幾乎都要融化了。

  雛月趴在床上,肌膚泛著動情的潮紅色,布滿細密汗水,魄伏在她身後緊密貼合,一手十指交扣,一掌握著纖腰,緩慢而深入地挺進律動。

  情之所至,一往而深。

  雛月的腦中滿滿都是魄,熾熱的體溫、低啞喘息、垂落擺盪的長髮、清甜的體香和纏綿接吻,深深攫住了她的五感。

  她眼中的魄時而鮮明時而氤氳,每每眨掉生理性淚水,又會被更深層的快感給逼出淚液。

  雛月下意識咬上自己的指節,想要壓抑因酥麻快意而溢出的嬌吟,魄注意到這個動作,便格開她的手,餵入了自己的長指。

  「……咬我。」

  雛月還真的咬了下去。

  在她體內的陰莖因此而更加挺壯幾分,魄扣住她的蜜臀再次衝撞深處,反覆輾開每一道皺褶,帶著對她的眷戀和深愛,一次次磨入其中。

  雛月小聲地嗚咽啜泣,斷斷續續,已經分不清是太過滿脹難受、還是因為過分酥麻舒服而引起這樣的反應。

  「……弄痛妳了嗎?」

  魄慢下動作,輕聲問道。

  雛月緩過氣來,粉唇鬆開他的手指,主動夾緊大腿,放任黏膩蜜液橫流在他的粗長和腹部上,緩慢滑下。

  她的嗓音嬌軟,「還可以……再讓我更疼一點。」

  蝕骨銘心的痛楚,才能讓彼此烙印在靈魂裡。

  魄笑了笑,抬起雛月一條腿,讓他可以進入得更深,再度恢復剛才挺進抽送的頻率。

  雛月一陣痙攣,趴臥在床上的身體已經幾乎癱軟無力,承受他的撞擊衝刺,又接連達到兩次高潮,才哭著鬆口求饒。

  「慢點……我不……我不行了……」

  「嚮兒,妳的體力沒有以前好了……」魄咬著她的耳朵,含住耳垂,「十年前,妳不會這麼快就喊停。」

  雛月的粉拳軟綿綿地砸在他肩上,「白鬼先生,縱慾傷身。」

  「為了妳,傷身也無妨。」魄語帶笑意,汗水滑下他的臉頰,紫髮汗濕黏在頸上,他攏了攏長髮,再度伏下身子貼在雛月光裸的背脊上,輕輕律動停留在她體內的陰莖,蓄勢待發。

  --他還沒滿足。

  「再來一次,好不好?」

109.10.28

點閱: 3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