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題|15|第四次晚歸

Last modified date

#30題|15|第四次晚歸

  –

  和魄同居以來,我養成了等門的習慣。

  新婚初期,魄獲得了在政府部門實習的offer,工作時間表定朝九晚五,因突發狀況開會開到晚上是常有的事。我知道他在外忙起來不太吃東西,會提早做好簡單的宵夜等他回來。

  前三次晚歸他都有先打電話告知我,然而今天這次卻毫無預警,晚上八點了仍然沒有任何訊息。我撥通話過去,響了兩聲,接著轉入語音信箱。

  我思索著要不要動用雛使的能力直接連繫他,但這麼做十分消耗魔力(畢竟我不是土生土長的藝世人,想補充魔力還得回紋世一趟),魄也叮嚀過我幾次別這麼小題大作。

  我傳了訊息給他,要他有空時聯繫我一下。

  然後這一等就到了凌晨兩點,我的精神實在撐不住,打起盹來。耳邊隱約傳來鑰匙開門的聲響,我一睜眼,看到魄在玄關脫鞋子的背影。

  我躡手躡腳走過去,想要出其不意抱住他,卻在靠近他的瞬間停下動作--魄身上縈繞著酒氣,還有陌生的淡香水味,直覺告訴我那應該是女生的香水。

  魄轉過身時,領口上那抹艷紅的唇印醒目得讓我無法忽略。

  我試圖讓自己聽起來寬容大度些,「……你回來啦。」

  「我以為妳已經睡下了。」魄脫下西裝外套和襯衫,扔進洗衣籃,剩下一件貼身的黑色背心。他勾起我的手,臉上帶著賠罪的淺笑,「生氣了嗎?」

  「你是指沒打電話報平安、沒回我訊息、還是那個唇印的事?」我挑眉,但其實心裡也都猜到了答案,「我沒生氣啦,你回來就好。你肚子還餓嗎?我做了點溫沙拉……」

  魄一把將我抱住,將我緊緊攬在懷裡。

  「……白鬼先生,你身上都是酒臭味。」

  「嗯。」他的鼻息噴灑在我的耳邊,雙手環在我的腰側,有些麻癢,又讓人心猿意馬。

  「現在凌晨兩點了,你明天還要上班,可千萬別亂來。」

  「妳真的不在意?我去哪了、跟誰去、唇印又是怎麼回事……妳都不在意?」魄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點委屈,肯定是喝醉的關係,平常冷靜自持溫柔隱忍的形象都到哪去了?

  我忍不住發笑,摸摸他的頭,反過來安撫他。

  「你既然沒主動聯絡我,肯定是主管那邊又臨時約你去應酬,手機八成是沒電或是忘在辦公室,才沒給我回訊息;至於唇印,我老公長得這麼帥,受到小姐姐或小哥哥特別青睞也是理所當然的……我說得對嗎?」

  魄陷入沉默,「妳是不是在我身上裝了攝影機?」

  「我那些年的小說和電視劇可不是白看的,我沒這麼容易因為莫須有的誤會跟你吵架。你白天實習、晚上要整理資料還要補學分課程,忙得足不點地,這麼辛苦,我哪捨得往你身上亂套罪名。」

  我牽著魄在客廳坐下,弄了杯醒酒茶給他,然後拿來熱毛巾幫他擦拭臉頰和四肢。他是真的很醉了,確認我沒生氣後,整個人放鬆下來,看起來特別好欺負。

  「你明天可以請假嗎?」

  魄搖頭,接過溫沙拉吃了幾口,沉聲道:「明天要和組長開會討論新計畫的草案。」

  我彎身蹲在他面前,柔聲道:「有什麼我能幫的忙嗎?」

  魄思考半晌,眨著水潤的紫眸,慢吞吞地開口道:「偶爾吃醋對我生氣一下,可以嗎?」

  這無辜而有所希冀的脆弱神情,提醒了我經常忽略的一件事實--他小我兩歲。

  我還真想不到有什麼狀況,會讓我對他發脾氣。我的情緒總是在衝出喉嚨前,就被他溫柔的目光消解融化了。

  我曲起手指,輕敲了敲他的鎖骨,「等你集滿十個唇印,我再來考慮看看好了。」

  魄聽到我的回答後,那表情變化之精彩,我到現在還忘不了。

  

  109.10.12

點閱: 26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