魈熒|杏仁豆腐真君

Last modified date

#只是個關於魈下廚的腦洞OOC甜餅(好感度4-5左右)

#應該不只有我會讓魈做一堆「美夢」供著不吃吧?

  

  –

  熒可饞魈了--饞魈做的杏仁豆腐。

  在美味食材遍布的提瓦特大陸上,每個人都有一道拿手料理,從七七的沒有未來菜,到鍾離的文火慢燉醃篤鮮,在既定料理中加入了強烈的個人喜好及特色,先不說滋味如何,但那其中包裹的心意,定是值得讓人細細品嘗的。

  那天熒來到望舒客棧跑腿,聽聞言笑聊到昨晚有人來借廚房,猜怎麼著,竟是那位總在客棧屋頂守望荻花洲的少年仙人,看他使用的食材,想必是做了杏仁豆腐。

  沒想到看似清冷淡漠、不食人間煙火的魈也會下廚。

  從那次起,熒就特別留意魈的動靜,然而上千歲的仙人行蹤可是這麼好猜測的?於是她攀上琥牢山,想要摘取清心送給仙人討好他。不料她腳下石頭一個鬆落,熒來不及攀住山壁,身軀下滑失重墜落,她還來不及呼喚魈的名字,便覺一陣勁風拂過,落入一個帶有清冽香氣的懷抱裡。

  是魈。

  自從群玉閣一戰結束,但凡熒陷入危急之刻,這位少年仙人就會即時伸出援手,重視契約的魈始終遵守著和熒的約定,以護法夜叉之姿守護著她。

  魈抱著熒自高空輕盈落地,熒痛得嘶了一聲,仙人金色眸子瞥去一眼,注意到熒發顫無力的左踝。

  「摘個花腳就崴了?」

  旅行者仗著自己摔暈了總會在七天神像醒來的體質,平時本就不太在意這些小傷,沒想到卻被魈調侃上了。

  「欸嘿。」她將風神巴巴托斯的裝傻本領學了個十成十。

  少年仙人拿她沒辦法,攔腰抱起,在懸崖峭壁間跳躍行進。戰場上的魈殺伐果決,形如惡鬼,然而當他救死扶傷時,動作輕巧和緩,眉眼間流露的溫柔總讓人忘了他身上背負的殺業。

  「魈,聽說你昨晚去借廚房啦?想吃杏仁豆腐跟我說一聲就好啦,備料這麼辛苦,要是被旅人撞見,這不是有損你降魔大勝的威名嗎……」

  「妳想說什麼,但說無妨。」

  「我想吃你的豆腐!」

  「……」

  他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我是說,你做的杏仁豆腐……」熒訕訕地解釋道,深怕魈一個「不敬仙師」就把她從山巔之間扔下。「我吃過七七的沒有未來菜,也吃過鍾離先生精心燉煮的醃篤鮮,想了想,好像從沒嘗過你的料理……」

  「我做的杏仁豆腐,不能給外人嘗。」

  「我是外人嗎?」熒眨了眨眼,有些委屈,「你上回在群玉閣之戰在我體內灌注了仙力,又在我危急時救了我這麼多次……你對外人都這麼上心嗎?」

  她這種令人難以招架的說法,肯定是被春香窯的店員帶壞的。

  魈眸光銳利地瞥了她一眼,旅行者馬上噤聲。

  「妳若真想吃,也不是不能做。」

  兩人回到望舒客棧後,又向言笑借了次廚房。熒因為腿腳施力不便,坐在一旁看著他料理。只見魈熟門熟路地取出牛乳、糖和杏仁,先將牛奶和水下鍋,加入磨碎的杏仁漿,慢慢熬煮,直至綿香四溢,最後取來冰霧花,待杏仁豆腐放涼凝固,便完成了他的獨門料理。

  這樣沾染了人間煙火氣息的魈上仙,總算流露出和年少外表相符的氣質。

  魈的杏仁豆腐很單純,沒有太多調味和裝飾,與他的個性一樣,所求不過盡滅諸惡、守護璃月的萬家燈火。

  旅行者知道魈千年來總是獨自一人屠盡魔神殘渣,只為償還千年前的殺業。這樣的他,只有在品嘗杏仁豆腐時,能夠露出一點放鬆的神情。

  熒看著魈端上的杏仁豆腐,遲遲無法舉起調羹。

  「反悔了?」

  他以為她不想吃。

  熒抬眼望向魈,「這道菜有名字嗎?」

  「給料理起名,對仙人來說沒有意義。」

  「有意義的。」旅行者搖搖頭,終於動了第一口,口感冰涼柔順,入口即化,比起她做的,還要再甜一點。「這是你做的料理,它很特別,跟一般的杏仁豆腐不一樣,因為灌注了魈的心願在其中。」

  魈無法理解人類的情感,他本就不需要進食,再者食物不過是為了滿足口腹之慾,為料理取名更是無稽之談--但是這個理念在他聽完旅行者的感想後,開始動搖崩塌。

  這盤出自他手的杏仁豆腐,她卻視若珍饈。這種奇異的感受在他心中發酵,甚至影響心跳頻率。

  「……妳如果這麼堅持,就叫它『美夢』吧。」

  很久很久之後,旅行者才知道,杏仁豆腐的口感品嘗起來對魈而言,就像美夢一樣,故如此命名之。

  全提瓦特大陸上,無論過去抑或未來,都只有熒才知道魈的「美夢」嘗起來是怎樣的滋味。

110.02.14  

  –

  我怎麼連著兩篇都在寫吃的。

點閱: 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