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世|三顧(13)狂欲

Last modified date

  魄從堂兄百琥宵手上拿到了白夜。

  「你喜歡那女孩吧?給她一粒,保證她乖巧聽話。」

  魄剛來到藝世時舉目無親,世界安排的養父母又待他涼薄,備受各方親戚斜眼。那天在家族聚會上,一名長得清冷絕艷的少年主動接近他,自報姓名為百琥宵,他們倆便搭上線了。

  一個是厭倦家族繁冗規定的叛逆少年,一個是被迫來此接收爛攤子的孤獨少年,兩人一拍即合。

  百琥宵手上拿捏了他的把柄,對他予取予求。魄自知他羽翼未豐,沒有談判的籌碼,也就忍下了。

  那天晚上,魄在意識迷離間喊出了女孩的名字。

  百琥宵停下動作,「她是誰?」

  「與你無關。」

  「喔……」百琥宵舔了舔魄的臉頰,「我殺了她也無妨?」

  魄冷冷地瞥向他,「就憑你?」

  這簡短的三個字,道出了他對女孩的珍視。

  百琥宵也沒了興致,匆匆結束後,掏出一根菸點上火星,坐在床緣,精緻的側臉蒙上一層陰影。

  「我快死了,肺癌末期。」百琥宵風淡雲輕地說道,「出身旁系的我能爭什麼呢?連活下去的權利都爭不到。」

  魄抱膝聽著,也不答腔,就這樣聽他滔滔絮絮了一整晚。

  那包白夜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

  魄本該丟掉的,因為這包藥,讓他被迫忍氣吞聲了一個月,他飽嘗人間雲雨,卻不是和喜歡的女孩一起,他一度覺得自己髒得要命。

  但想到將來有機會用在女孩身上,魄深埋於心底的那股狂欲種子便開始生根發芽--為了佔有她。

  百琥宵隔天起便不見蹤影,魄也在養父母和校長的安排下,正式轉學進入綠丘學園。他在這裡加入了美術社,認識了夕遙,將他從深淵拉出,但那份試圖轉移又求而不得的情感,卻將他推入另一個地獄。

  然後,女孩來到了他的面前,若無其事地和他打招呼。

  那天晚上魄找出了白夜,緊緊扣在掌心裡。

  

110.03.29

  

點閱: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