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世|筆的旋律(22)擺佈(R)

#R18

#失禁Play

  

  我不小心把腳扭傷了。

  依照家醫白景的醫囑,要少動多休息,我向公司請了幾天假,賴在家裡當廢人。

  「真的不用留下來陪妳?」魄如是問道。

  「得了吧,只是韌帶拉傷而已,我自己一個人可以做的事情多了去,你安心去上班吧,如果有什麼需要,我會請菅田管家幫忙的。」我在魄的唇上親了一口。

  然後我就打手機遊戲打了一天,真的很廢。

  初春的天氣乍暖還寒,加上細雨綿綿,我裹著涼毯窩在沙發上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我整個人騰空,意識迷迷糊糊,發現自己被魄打橫抱起。

  「你下班了?」我下意識地攬住他的頸子,往他的胸膛靠。

  「怎麼不去房裡睡?當心著涼。」

  我打了個呵欠,「這樣才能蹭到一個公主抱啊。」

  魄的紫眸瞥了我一眼,目光好氣又好笑。

  魄的動作謹慎,沒有碰到我那被包起來的患部,將我放在床上後,他轉過身去脫下西裝外套,這時我才發現一件不妙的事。

  今天一天好像都還沒去過洗手間……

  我剛要自己站起,就被魄給注意到,雙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將我按下。

  「妳就這麼好動?」

  「……我、我想去廁所。」

  「我抱妳去。」

  都老夫老妻了……意識到現在發生的事,我還是覺得不太自在。

  我坐在馬桶上,魄的手搭在我的腰側,正要往下拉,我急忙制止他,「我又不是扭到手,我自己可以脫,你快出去。」

  魄低聲淺笑,附在我耳旁輕聲道,「我幫妳脫裙子的次數還差這一次嗎?嗯?夫人?」

  我從耳尖一路麻上腦門,魄怎麼連這種場合都可以調情?

  我實在沒辦法反駁他,任由魄將我的裙子和內褲脫下,我努力佯裝鎮定,但臉頰還是燒熱得無法直視他。

  「下次看妳還要不要用跳的下床?」

  「你這是在檢討傷患……」

  我見魄沒有離開廁所的意思,剜了他一眼,「出去等著吧。」

  「為什麼?」魄一臉純良地問道,「生老病死,攜手與共,我們的結婚誓言,妳不記得了嗎?」

  如果我頭上能浮現血條的話,整天下來都是半血狀態,靠著手機遊戲和午睡拉回的血線,如今又因為魄的三言兩語而迅速見底。

  我雙手捂著臉,排除腦袋內的雜訊,想要快點解脫,但這種事呢,越是刻意難度就越高。

  「要不,我幫幫妳?」

  「幫什麼……」

  不等我回神,魄從右後方將我托起,一雙手穿過我的腿彎,以一種我在別的場合很熟悉的姿勢,讓我雙腿大開面朝前方,而這過程依然沒有碰到我扭傷的腳踝。

  該說他細心還是說他壞心眼……

  我簡直要瘋了。

  「百琥魄!放我下來!」

  「憋著傷身,夫人。」魄附在我耳旁,以溫柔嗓音輕聲提醒道,一手拂過我的腿心,挑逗我的敏感帶。

  我想起他之前有過的「惡舉」,閉上眼不敢看了。

  魄的指尖揉弄花蒂,長指探入穴口輕輕抽送,漸漸分泌愛液,染濕了他的掌心,我被他這樣一刺激,加上尿意的壓迫,一個沒忍住就到了。

  聽著耳邊的水聲,我羞恥得想要找洞鑽。

  魄扶著我,打開花灑幫我清理完後,把我抱上洗手檯,他解開褲頭,扶著灼熱性器沾了沾我陰部上的溼液,一舉侵入。突然起來的充實感讓我伸直了腳,卻不小心踢到牆壁,痛得我身體一縮,將他夾得更緊。

  「我腿都傷成這樣了……你……還想著這檔事……」我眼眶含淚地控訴道,「你以前可捨不得讓我痛……」

  魄在我耳畔喘氣,「嗯?後悔了嗎?」

  魄雙手按在我身體兩側作為支撐,開始挺進律動,我被他頂得話語破碎,只能咿咿呀呀地發出嬌喘。緊緻窄道被他的性器撐開,輾平每一個皺摺,充分感受到他的存在。

  快感襲捲得太過突然,才剛到過頂點的我承受不住這接二連三的刺激,忍不住攀著他的肩哭出聲音。

  「不要……不……慢點……」

  嘖嘖水聲迴盪在浴室裡,午後的陽光從小窗透入,魄的紫髮在我的肩上錯動,我愛極了這樣的他,綿密的愛意不斷落在我身上,從兩人連接的那處開始,擴散至全身。

  魄的體力彷彿無窮無盡,我累得掛在他身上,背脊貼著帶有涼意的牆壁,面對他的索求,我嘴裡只剩下不成句子的輕喘回應。

  一場性事過去,我幾乎成了癱軟無力的洋娃娃,任魄擺布。

  泡在浴缸裡的時候,我還是深深咬了他肩膀一口。

  「別再有下次了……我年紀大……禁不起這麼衝擊的畫面……」

  魄笑出聲,溫柔地回吻我,不輕不重地輕囓我的唇瓣。

  「我考慮看看。」

  

110.04.03

點閱: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