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關心則亂(07)(R)

Last modified date

  觀欣已經整整三天沒有下床了。

  華旭在床事上,除了初夜那晚因誤解而稍稍強硬外,後來極盡溫柔繾綣之勢地撩撥觀欣,讓她心甘情願地拋盔棄甲,即使哭到喘不過氣,依然無法抗拒他的佔有。

  「唔……哈啊……華、華旭……」

  觀欣雙腿大開,坐在華旭懷裡,下身緊咬住他的灼熱,花瓣柔嫩濕滑,進出間帶出大量水聲及白沫。

  她連直起身的力氣都沒有,只能靠著華絮,兩手無力垂下,隨著他的頂弄起伏喘息。

  她也忘了跟他開了什麼玩笑,本來還在剝豆芽菜的華絮,便將手洗乾淨,冰好保鮮盒後,將她攔腰抱起走入臥房。

  華絮脫她衣服時還很紳士地徵詢許可,觀欣作為他的創造者,對他的一切本就難以抗拒。

  這是她傾注多年心血,一筆一劃勾勒出外觀,為其點睛,賦予靈魂,陪伴她創作的秘書。

  她怎能拒絕?

  「小觀,要停一下嗎?」

  竟然還沒結束?

  這連日來的放縱已經讓觀欣喊啞了嗓子,只能發出微弱如呻吟的聲音。

  「我餓了……」

  華絮心疼又不捨地吻了吻她眼角的淚水,才依依不捨地撤出她體內。

  兩人的連結分開時,啵一聲,從觀欣的穴口微張,一縮一縮地流出大量稠液,她趴臥在床上,也沒力氣再叨念華絮做得有多過火。

  華旭看著這一幕,寵溺地在她額上落下一吻。

  「我去熱飯,待會再幫妳清理乾淨。」

  「不用了,反正吃完飯,你還要繼續不是嗎?別浪費水了……」

  華旭的琥珀雙眸掠過一絲光芒,「這三天,妳從未求我停下。」

  觀欣當然知道,華旭不會拒絕她的命令。除夕夜那一晚是個例外,後來華絮十分尊重她的意願,不再違反她的意願,但凡觀欣沒有主動開口求愛,或是床事中透漏一絲抗拒之意,他就會立刻鳴金收兵。

  「我知道你想要,我也是。」觀欣瞇眼嘆出一口氣,「這麼……好的秘書,我上哪找?」

  華旭眼底的情緒微微起伏,俯下身啄吻觀欣,指尖留連在她殷紅的胸果上。

  「小觀,能否再借我半小時?」

  「半小時?」觀欣媚眼如絲,頗有些挑釁,「半小時就夠了?」

  觀欣對各種需求的表達向來直白,也因為她知道華旭慣會是往心裡去的人,什麼都要講得一清二楚,才能消弭他心中的不安。

  「我改變主意了,華旭,你來餵飽我吧。」觀欣撩起紫髮勾至耳後,解開他剛穿上的西裝褲,沿著底褲隆起的弧度愛撫舔吻。

  華旭的眼角瞬間紅了。

  「小觀……」

  照理說,依他秘書的身份,斷是不習慣看到觀欣這樣服務自己,但身體的感受卻又相當誠實地告訴他的理智,他喜歡觀欣幫他口交。

  由上而下看到自己的性器在觀欣小嘴裡吞吐,灼熱前端濕潤晶亮,心底有種呼之欲出的酥麻感,使他下意識扣住觀欣的後腦勺,主動加劇了抽送動作。

  和在她溫暖體內抽插的快意不同,口腔內的濕度溫度和柔軟靈活的舌尖,都是不一樣的刺激,觀欣也深知要如何挑逗,才能引出他難以自抑的粗喘呻吟。

  觀欣愛極了平日斯文的他,如今瀕臨失控的模樣。他的劍眉微微蹙起,琥珀色雙眸因情慾而迷濛,喉結上下滾動,精壯腹肌使力挺動下半身往她嘴巴抽插,最終在急促得喘息中迎向高潮。

  白濁噴發在觀欣嘴裡,性器撤出時還牽出一條銀線,看得華旭心臟漏跳一拍。觀欣舔去了手心和嘴角的殘液,順帶將他陰莖上的體液也舔乾進,盡數吞下肚裡,動作像是在喝牛奶一般流暢。

  「妳……」華旭氣息不穩,不知道該繼續還是停下來。

  「你也想嚐嚐?」觀欣故意用剛口完的唇擦過他的唇角,染上他自己的氣味,「華旭,你餵飽了我上面的嘴,但是,還有下面呢……」

  觀欣反客為主,握住他的大掌往下探去,彼此相扣的指尖往窄穴突入。他才剛換上的襯衫和西裝褲,此刻又被兩人的體液弄髒,反倒是本來就沒穿衣服的觀欣,比他還要遊刃有餘的多。

  「華旭,感覺到了嗎?我裡面好熱……好脹……我需要你……嗯!啊!」

  觀欣的話還沒說完,華旭便就著半敞的襯衫和長褲,以傳教士之姿,長驅直入貫穿她的花徑,蜜液沿著臀部的曲線滴落在長褲和床單上,腰下墊著的枕頭好不容易半乾,又再度被染濕。

  --還不夠……怎麼樣都要不夠。

  像是要連她的靈魂都沾染上自己的氣味,華旭讓她微側身,抬起大腿跨上肩膀,大開大闔地操弄著,每一下都幾乎要頂到宮口。

  觀欣根本沒休息多少,體力早已透支的她,放任意識和身體依本能追逐快感,迎合著華旭一波波的抽送。她抓著床單,往下低頭一看,自己的小腹甚至有些隆起,是華旭的性器在體內衝刺所致。

  這畫面過於刺激,她感覺到陰道深處一陣戰慄,又達到高點。

  花徑因為無數次的高潮而收縮,擠壓出大量蜜液潤滑甬道,華旭對她的身體十分了解,每一下都剛好蹭在她的敏感點上,過多的快感讓她幾乎暈眩,觀欣咬著手背讓自己清醒,低啞地哭咽出聲。

  但她從沒喊停。

  華旭本就不是人類出身,他的體力有多少?似乎無窮無盡。是她打開了華旭的開關,讓他得以不再壓抑自己的願望。

  「華旭……」

  華旭稍稍停下動作,吐息噴灑在她的頸側,「嗯?」

  觀欣吻上他的唇辦,眼角含淚,「不要離開我,就算我哪天說我不要你了,你也不准離我而去,我們簽過契約了……」

  華旭眸光顫動,低頭淺笑啄吻。

  「我知道了,我會如妳所願。」

  

  110.05.15

  

  

點閱: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