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世|筆的旋律(23)龍眠

Last modified date

  「陪我去一趟幻界吧。」

  上半年魄忙於處理紅界契約,塵埃落定後,才終於有空奔赴幻界參加例行的龍人祭。

  至於公務,自然又交辦給代理人秘書虎丸。

  基於我的前科太多,這次魄避免節外生枝,把我也列入行李清單之一。

  是的,行李。

  「妳這次從頭到尾都必須跟在我身邊,放棄給我驚喜的念頭吧。」

  我誠懇地回應,「妾身在幻界人生地不熟,自然會緊緊跟隨夫君,寸步不離。」

  魄又好氣又好笑地捏我臉頰,「少陰陽怪氣了,今天深夜出發,趁還有時間多休息。」

  我把工作和紋世的事安頓好後,便隨他的指示提早休息。

  半夢半醒間,我聽到有人在哼歌。

  光線從眼縫透入,我緩慢睜開眼,發現自己坐在馬車裡,魄就在我身側,一手環著我的肩,免得我撞到牆板。

  我愣了愣,還沒回神,「你怎麼直接……就把我帶過來了?」

  魄一手支著頰,「夫人,這次旅行妳只是行李,我想什麼時候出發就出發。」

  嗯,魄果然還在氣我上次擅闖紅界之事呢。我也不跟他辯,掀起窗簾,欣賞窗外的水晶幻境之美。

  這次的行程依然是以歌聲鎮魂揭開序幕,魄會在剎血念送完禱詞後,站上祭壇引吭高歌。

  我被安排坐在祭壇前方的隱蔽座位,正好可以將魄的身姿盡收眼底。

  可惜這裡不能攜帶電子設備,不然龍人化的魄,額際長角、臉上覆著紫青龍鱗,垂眼睥睨眾生的側臉,實在美得不可方物,拍下來可以讓我每天配三碗飯。

  魄的歌聲極具穿透力,在空氣中凝結成型,化作紋符繚繞在水晶上鞏固結界。

  晚宴時間,魄婉拒了剎血的邀約,帶我前往去年下榻的旅店。他是貴客,旅店內早已準備好頂級套房和吃食。龍人以寶石為食,他看著餐桌上銀盤內的各色珠寶,轉身把我禁錮在他和餐桌之間。

  「嚮兒,妳看起來要比這些寶石美味多了。」

  我就這樣被魄按在餐桌上讓他飽腹一餐,用餐動作過於激烈,還被他的龍角硌傷額頭,我發出抗議的喘息,他這才稍微緩下來。

  魄舔舐我額上的血絲,紫眸漾著碎光。

  龍人化的他帶著一絲原始的野性,我看得心麻不已。

  「明天帶妳去見一個朋友。」

  「你在這除了剎血,還有其他朋友?」

  「嗯,有一些。」

  ……

  我醒來的時候,已經坐在馬車上。

  「……我最近有這麼嗜睡嗎?」我扶著額頭,魄見狀遞了水瓶過來給我。

  「妳在紅界挨那一槍傷了元氣,睡眠時間會長一些,我們下次回紋世渡個假讓妳養養傷吧。」魄解釋道。

  馬車行進約半小時後,魄攙扶著我下車。

  眼前的灰色大地龜裂,一株由層層水晶覆蓋的白色巨樹矗立在中央,氛圍莊嚴;樹下環繞著水晶柱,像是結界一般守護著巨木。

  我們的前方有著一層虹色屏障,彰顯聖地不容外人侵犯之意。

  「這裡是群龍沉睡之地,也是幻界的聖地,得是龍或龍人才能進去。」

  我愣了一下,「那我呢?」

  「龍的行李也可以。」

  我輕哼,「稱呼我為眷屬好不好?」

  魄笑出聲,說他昨天在我身上留下了印記,可以跟著一起進去。

  越靠近水晶樹,地形越是顛簸,魄站在隆起的樹根上,伸手將我拉上去。

  說也奇怪,說是聖地,週圍除了水晶樹林,一片荒蕪,沒有任何生氣,更像是……

  「墓地,對嗎?」魄猜到我的心思。

  「所以,旁邊那些水晶都是棺木?」

  「嗯,這裡的龍人經歷一生後,在生命迎向終點前,會回到這裡將其搭載回憶重負的靈魂長眠於此,成為幻界的能量中樞。」魄攬住我的腰,把我打橫抱起,「和妳很像。」

  我不否認。

  我曾把構築「紋字雛型」的過程比作雕龍,將我的心緒、回憶及思念,乃至於生命和靈魂都奉獻封存於此,等我死後,這條龍便被賦予自由,始得翱翔於空。

  一條被凍結的藍色流體橫在前方,表面堅實而溫潤,並非冰塊,當魄踏足其上,便震盪出一圈圈的虹光。

  「我踩上去會發生什麼事?」

  「前方是幻界的核心,越靠近,越容易產生『幻霧』,這些幻冰是觸發機關之一。」

  「簡直比寧靜海還森嚴啊。」

  「這裡可以直接改變幻界的構造,當然要森嚴一點。」

  「那你能進到這哩,是剎血給你的權限?」

  「十四宮的宮主頂多算是守門人,他可以進來,但權限統一是由水晶樹的宿主賦予的。」

  「就是你要帶我來看的那位朋友?」

  魄笑了笑,「妳推理得挺快嘛。」

  其實我猜得八九不離十了。

  四界的核心多少會受主世界影響,藝世的創之力根植於三顧之櫻,這裡則是水晶之樹。

  隨著我們的深入,週圍的水晶透明度漸高,隱約可以看見沉睡於其中的龍人們,神情安詳。

  場景如夢似幻,我竟忘了他們身上那層象徵死亡的意義。

  接下來的路--或者說,早就沒有路了。魄一手攬著我,一手攀著水晶輕盈跳躍於樹枝之間,最後來到樹冠之上。

  一條巨大的銀龍盤踞在中央,龍首擱在前肢上,眼睛緊閉,水晶薄片如青苔一般覆蓋在他的翅膀和尾巴上,與地面相連成一片。

  水晶表層下方銀藍色的光芒,以接近心跳脈搏的頻率閃動著。

  祂……還在呼吸。

  銀龍的名字是幻界古語莫恩斯,魄解釋翻譯成中文是「龍之血」的意思,他同時也是剎血的遠親。

  舞聆漪那首鎮魂曲,也是祂作的。

  魄淡淡道,「我知道妳最近在擔心什麼,所以帶妳過來看看。」

  「我知道,沒事的,這次跟幾年前泳池邊的對話不一樣了。況且我知道,這十年來,一但我開始墜下,你就會來接住我,沒什麼好怕的。」

  回程的時候,我本以為魄會像來時路抱著我往下跳,沒想到他卻把我帶到最高樹冠頂層。

  向下眺望,龜裂的灰色大地一覽無遺,冰涼的風擦過頰邊,地面上的水晶柱像棋子一般迷你。

  「嚮兒,你騎過龍嗎?」魄調侃地瞅了我一眼,「機會難得喔,要不要試試?」

  「……真的假的,你沒問題嗎?」

  「會消耗一些體力……」魄看出我的擔憂,笑了笑,「不然妳以為我昨天吃飽再來是為了什麼?」

  原來是這種方式補充體力的嗎!

  很難形容魄龍人化後再變成完全體的龍的過程,界於現實和奇幻之間,鱗片先是覆沒他的皮膚,然後生長出外骨骼、四肢隆起、指甲變長、白光籠照……

  化身為龍的魄垂下龍首,親暱地蹭了蹭我的手,他的鱗片是漂亮的丁香色,溫潤光滑,泛著淡淡的銀光。

  魄的體型沒有銀龍那樣龐大,但要承載我是再簡單不過。

  我攀上他的背脊,感受他震動雙翼揚起的風在我耳際吟唱成詩。

  我會在鑿子起落的花火間,遙想我雕刻的巨龍飛翔時的美麗姿態。

  也許,我一輩子也無法真正明白那是什麼感受。但我能想像,應該和現在這樣有人與我同行、將寬廣世界納入懷裡的安心感相似。

  協助魄與幻界定下契約後長眠於此的莫恩斯,祂在做什麼樣的夢呢?

  我想,那一定是相當溫柔的美夢。

  

110.05.26

點閱: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