鑰世|寂意(10)理由

Last modified date

  其實他們的年齡差距甚大。

  紅意有意識時,寂令和寞令雙王便已經即位,然而麒麟一族的血脈,使他們常保青壯,不會衰老。

  寂令平常總是穿黑衣,大婚那日他穿了紅衣,映照在紅意眼中,將之解讀成了自己的紅。

  --妳不能成為我的王后,但妳可以成為我的枕邊人,唯一的枕邊人。

  那天寂令與她交腕喝交杯酒時,對她許下了比酒還醉人的承諾。

  紅意嚮往一生一世一雙人,雖無法得到名分,但有寂令這番話便已足夠。

  有次纏綿過後,寂令心情不錯,下巴擱在她的頭頂,像隻饜足的獅子摩娑溫存。

  「被留在這當我的床伴,妳難道不會想要自由嗎?」

  紅意笑了笑,吻住他的唇,「一出生就必須依照他人安排而活的寂王,你又自由了嗎?」

  而當寂令戰死沙場之後,紅意跋山涉水抵達冥府,她的執著,讓他不得不以戰功向冥王交換再活一世的願望。

  她雖然沒有親眼看到寂令戰死的那一刻,卻一直很介懷當時的他是孤身一人。

  「你死前真的不痛嗎?」

  疼痛對寂令來說早就沒意義,但當他被敵人的長劍利矢貫穿胸膛時,腦中想到全是紅意。

  冬日為他攀折梅枝、夏日為他紅袖起舞,年歲不到他的一半,卻置生死於肚外。

  麒麟可與伴侶簽訂死契,無法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而寂令一開始卻沒這麼做。

  「痛又如何?」

  「我可以幫你揉揉呀。」

  「……神經。」

  寂王扣住她的小手,貼在精壯胸膛上,他的鎖骨和心口之間,有道形狀猙獰的疤痕。

  寂令坐擁白臨國的一切,什麼都不缺,然而就像紅意說的,他自由嗎?縱然一出生就被註定戰死沙場,國師的預言裡,卻不該是那場戰役,他的死讓所有人都倍感意外。

  寂令想自己決定死期,正如同他選擇紅意一樣,這是他一輩子為王護國,所做的少數違抗。

  「我曾受過比這還重的傷,都挺過來了。那時卻沒堅持到援兵來,我想,也許是因為我已經滿足了。」

  「滿足?為什麼?你當初明明說要親眼看著我死,卻說話不算話,丟下我不管,我還沒跟你算這筆帳呢。」

  寂令莞爾,輕輕嚙咬她的耳殼。

  「在床上妳死過幾次了、向我求饒過幾回了,嗯?」

  「寂王,你真的很不會說好聽話……」

  「有必要嗎?」寂令漫不經心地挑逗她的身軀,引燃第二次的慾火。

  要不是紅意,他已經轉世投胎了。

  長達數百年的人生中,他對凡事都看得很淡,只有紅意這個意外闖入他生命、硬要把他拽回人間的女孩是個例外。

  「妳就是我返回人世的理由。」

  

109.12.22→110.05.18

點閱: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