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青城(04)

Last modified date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尹熙的家系複雜,上一代嫡庶之間的權力劃分,使得逢年過節家族團聚時,總是劍拔弩張一觸即發。

  從出社會開始就被催婚到現在也五年了,但她始終對戀愛提不起興致。

  母親上回在電話中警告她,今年要是再不帶男朋友回去,明年開始就要安排相親,她一推託,便又開始一哭二鬧三上吊。

  誰想嫁啊?

  不得已之下,為了今年可以過個平順的除夕夜,她撥了電話給頭像依然是海邊消波塊的青城。

  「青城,你過年有休假嗎?」

  「尹小姐早安,我這裡全年無休,若需要到府清潔服務的話,可供選擇的時段是……」

  「我全包了,從除夕到初二這三天,空下來給我吧。」

  對面頓了頓,「雖然我知道尹小姐不缺錢,但於禮貌上我還是要再確認一次,三天合計七十二小時……全包?」

  「嗯,你再算上休假出勤津貼,報價給我吧。」

  ……

  青色田野正值休耕期,清溪潺潺蜿蜒,白鷺自水面飛掠而過。

  尹熙負責開車,坐在副駕駛座的青城十分盡責,時而查詢返鄉的塞車路況,時而分享趣聞讓她提神。

  「到我家後,盡可能不要說話,我會介紹你是我同事,安靜內向……」尹熙開始跟他串供,並稍微介紹幾位長輩的背景,「……以上,可以嗎?」

  「不成問題。」

  青城看著就像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

  抵達祖宅後,青城接過禮品,自然而然地牽起她的手。

  尹熙頓了頓,沒說什麼。

  尹家目前由年屆九十的尹容尹奶奶主事,一干嫡庶子女排列開來,竟也將偌大的三合院擠得水洩不通。

  尹熙把禮品隨手塞給接待的小堂妹,便進了父母居住的院落。

  青石紅磚,陳年的霉味撲鼻而來,她記憶中的童年光陰,苦樂參半。

  尹父尹母坐在客廳,桌上擺滿瓜果,幾位叔伯看見尹熙和青城,直呼女大十八變,尹父尹母可以退休含飴弄孫了。

  「小熙啊,我還以為妳今年也不回來,妳爸擔心得吃不下飯呢。」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叔伯們客氣寒暄幾句後,便告辭離去,將空間留給親子談話。

  尹熙替自己和青城倒了杯茶,氣氛中瀰漫著微妙的疏遠和尷尬。

  最後還是尹母坐不住,先開口了。

  「小熙啊,小樂今年要上大學了,錄取了牙醫系,很難考的,班導也誇他資質好,不念上去太可惜,但是那學費……妳可不可以資助弟弟一些?」

  「我每個月定時匯兩萬五給你們,這樣還不夠嗎?你們的退休金花到哪裡去了?」尹熙冷冷道。

  尹母和尹父面面相覷,尹父清了清嗓子,「妳也知道這房子都快比妳爸老了,漏雨啊壁癌啊,修繕前前後後花得能少哪去?」

  尹熙覺得好笑。

  她在考大學時,房間每逢大雨就漏水,影響睡眠品質,而父母充耳不聞;弟弟那邊才幾滴沿著牆壁落下的水珠,父母親就連夜找師傅來抓漏。

  「還需要多少?」

  青城第一次開口,一臉好奇。

  尹父尹母這才意識到自己完全將這個「準女婿」晾在一旁。

  「你是--」

  剛才尹熙一進門便對父母和叔伯介紹過了,竟忘得如此之快,青城倒也不在意,簡單自我介紹完之後,又問了一次他們需要多少錢。

  「啊……這……這怎麼好意思,小熙肯定也受您照顧不少……」

  「一百萬。」尹父點了根菸,「你要是能拿出一百萬來,我這女兒就送給你了。」

  尹母氣急敗壞,「老公!」

  尹熙笑了出聲。

  原來要她帶男朋友回家,是為了要聘金,給弟弟做學費啊。

  在這場返鄉之旅,她儼然像個置身事外的外人。

  青城和她交換眼神,得到她的同意後,繼續說道:「私立大學牙醫系念到畢業,一百萬可能有點勉強,為表示誠意,我再給您兩百萬,唯一的條件是--」

  青城笑了笑,聲音雖輕,卻具有不容反駁的震懾力,「還請二位日後,莫要再對尹熙情緒勒索。」

  ……

  尹熙從家裡搬出來後,她的臥室就被尹父尹母改建成尹樂的書房,難得回家過年,總是跑去和其他堂姊妹擠一擠。

  這回她雖帶了青城回來,本想著也只是應付一下長輩,打算去旅館訂兩間單人房,沒想到卻收到尹容的傳話,說是主屋備了間房給她。

  --還是雙人床。

  路上他們遇到程聖和尹妃,青城還和程聖打了招呼,兩人似乎早已認識。

  尹熙把行李拎過來後發呆了很久,青城在她面前屈膝,揮動手掌。

  「我是不是造成妳的困擾了?」

  尹熙的視線聚焦在他身上,笑出聲,「困擾倒是沒有,只是覺得,你平常講話文謅謅的,卻是個喜歡替人打抱不平的熱血青年。」

  「那兩百萬,我並非開玩笑。」

  「神經病,你要打工多久才能存到這麼多錢?」尹熙斥責道。

  「那妳呢?妳要賺多久,才能餵飽妳的父母和弟弟?」

  尹熙被他問住了。

  她的求學過程沒什麼娛樂,父母因為是旁系,又沒有什麼成就,為了省房租而賴在祖宅,好聽點是為了照顧尹容奶奶,說直白點就是等著分遺產。

  她從小就被要求品學兼優,得用一張張滿分考卷換取餐桌上的雞腿或魚排,要是考得不好,就只有白飯配肉鬆。

  考上大學搬出去後,她才知道世界的廣大,她才知道,原來是可以為了自己而活的。

  然而,血緣的連鎖,又豈是說斷就斷的?

  尹熙還沒從稍早父母賣女求榮般的無恥行為回神,只能匆忙轉移話題,「為什麼容奶奶叫得出你的名字?」

  他們從偏院出來,在大堂上向尹容奶奶致意時,尹容手握權杖敲了一下,驚詫地站起身,直呼他決先生,詢問他別來無恙。

  青城那暗梅色的眼眸深沉幾分,漾著撲朔迷離的笑意。

  「我平常好行善舉,經常扶長輩過馬路。」

  青城又發揮了不合時宜的幽默感。

  「青城,你不是人吧。」尹熙直白說道,「尹家女子血脈中蘊藏靈力,對某些靈體或妖邪來說,是相當美味的盤中飧。雖然我只是旁系……但也見過一些東西。」

  能夠準時在年夜飯趕回來的,幾乎都是靈力稀微的晚輩。

  小她幾歲的尹綠跟尹子璇這次也同樣缺席,兩位分別是族裡資質最佳、最有望能繼承尹容掌事巫女之權的後輩,但也因此遭受諸多意外。

  青城撩起自己的頭髮,細密髮絲順著弧度垂下,他的梅紅瞳孔豎立,有著貓一般的警覺和疏遠。

  「尹容在你這個年紀時,我和她有過一面之緣,我欠她一飯之恩。」

  「那……你剛剛的兩百萬,是為了報恩?」

  青城唇角微勾,伸手將尹熙圈在懷裡,給了她一個親密而沒有其他綺念的單純擁抱。

  尹熙聞見一股清冽香氣,讓她想起和青城偶遇的那個冬日早晨。

  「我只是覺得,妳可能有這個需要而已,包括這個擁抱也是。」

  他將她的需求,視為理所當然。

  尹熙揪緊了他的大衣,埋在他的肩窩,不自覺地抽了抽鼻子。

  「嗯……我現在確實需要。」

  

<END>

  110.01.15→110.05.14

  

點閱: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