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世|筆的旋律(24)攬月

#(18)煙火的後續

  雛月在七夕之後連夜躲回了月築。

  那天的煙火歷歷在目。

  魄為她挑選的浴衣質地柔順擦過皮膚的觸感、為她簪起短髮掠過頸後肌膚的指尖體溫、走在她前方引路的削瘦背影和身上好聞的櫻花氣息……現在回想起來都仍然令雛月心跳不已。

  雛月的臥室位在月築的頂層閣樓,隔音良好,幾乎聽不見樓下的聲響。

  七天來雛月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只有在姆洛喊她下去吃飯時,會出現在大廳,而其他人對她這種蝸牛般逃避現實的行為,也早已見怪不怪。

  也因此,直到門外響起敲門聲,雛月都沒意識到樓下發生了什麼事。

  「雛月,是我。」

  雛月還躺在床上看小說,聽到魄的聲音,整個人嚇得從床上跳起。

  要回話嗎?還是裝睡?

  「雛月,百琥先生身上還帶著傷,讓人家久候,有失地主禮儀吧?」

  在她猶豫的時候,爾哉略帶責難的聲音便穿過門板而來。

  雛月只好硬著頭皮去開門。

  爾哉皮笑肉不笑地彈了一下的雛月額頭,提醒她逃避也該有個極限。

  「你們慢聊,我先下去了。」

  爾哉快步離開,留給兩人談話空間。

  魄身穿黑色襯衫和牛仔褲,紫髮束在腦後,簡潔俐落,界於青澀少年與成年男子之間的打扮,手上還提著黑色方形紙袋。

  雛月心中又是一陣感嘆,他真的是越來越英姿挺拔了。

  「進來吧。」雛月知道魄身上有傷,也沒僵在門口,領著他進入室內,「你傷還沒好,就穿越世界,為什麼要這麼勉強自己?」

  「有些話,我想當面親自跟妳說。」

  「什麼話這麼重要?」

  他們一個在紋世,一個在藝世,普通手機是無法通訊的,只能仰賴星辰信使傳遞訊息。

  魄沒有正面回答,而是打開袋子,拿出一盞月球燈。

  「妳來藝世冒險協助我,我卻沒好好跟妳答謝過。」魄歛眉淺笑,「這盞月球燈,讓我想到了妳的眼睛,跟月亮一樣,非常漂亮。」

  雛月僵住了。

  「謝謝……客氣什麼,人來就好,非要這麼多禮,我把你當親弟弟一樣看待,別這麼見外……」

  雛月講完,看到魄的臉色微愣,才意識到自己又口不擇言說了什麼。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你比我弟弟還要優秀--」

  魄臉上的笑意加深,「我知道妳的意思,但妳對我來說可不只是姐姐。」

  雛月覺得臉頰燒燙,要是能照鏡子,都可以當成蘋果拿去熬咖哩了。

  「我可以抱妳一下嗎?」

  雛月認識的魄,向來是沉著隱忍的。

  他不會把話講得很透,總是語帶三分保留,和她的橫衝直撞很不一樣。

  這樣的他,說想抱她,並請求同意。

  這個擁抱的涵義,不言而喻。

  「……好啊。」

  雛月坐到他那一側,張開雙臂,將魄紮紮實實地抱了個滿懷。

  魄身上還是那股好聞的櫻花香氣,染上了一絲紋世的八月桂花香;他的體溫透過襯衫傳遞過來,似乎比平常要高上幾度。

  雛月甚至聽見他的心跳聲,砰咚、砰咚,越來越快……

  「魄,你很緊張嗎?」

  「嗯。」

  雛月埋在他的頸肩,「當時為了紋世鏡災,左眼的視力被取走了,花了好一番功夫,才勉強恢復一些。我對此還挺自卑的……謝謝你說我的眼睛像月亮。」

  「對於紋世,我也有很多好奇的部分,下次再來拜訪的時候,能不能麻煩妳當地陪?」

  「這有什麼,當然沒問題。」

  魄笑了笑,輕輕蹭了蹭她的髮梢。

  「那就一言為定。」

110.06.21

  

點閱: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