鑰世|寞炎(01)

Last modified date

  一出生就被判死刑是怎樣的感受?

  父皇殘王打從雙子出世,便將兩人的命運安排好了,為的是不要重演上一輩,他和酷令之間的悲劇。

  寂令對自己的命運沒有第二句話,不到五歲的稚顏,牽著胞弟的手,點頭表示同意--甚至沒有任何討價還價,像是在討論把點心分一半給弟弟般平靜。

  就連兩人依循古禮,共娶一名王后時,成婚那晚,寂令也是二話不說,將婚房讓給了寞令。

  「怎麼?你以為我看不出你喜歡她很久了?」

  「但是兄長,豐炎她喜歡的是你。」

  「跟著我,她遲早要守寡。」暮色當前,寂令靠著露臺欄杆,黑色的髮絲迎風飛起,「我對她沒有感情,你知道,我房裡還有個麻煩精在等我回去。」

  王后豐炎是他們的青梅竹馬,也是嚮往自由之人,有著「冰炎」之稱的她,甚至幾番陪同寂令出入戰場守衛邊境。

  接受上一輩安排這門婚事時,聽說還鬧了不小動靜。

  嫁入皇室,等於這輩子就不可能飛出這個牢籠。

  寞令走進婚房,看見豐炎靜靜坐在窗邊,身上一襲純手工縫製的銀紅色婚服,完美襯托出她的身材和氣質。

  寞令淡淡說道:「寂令他知道我心中有妳,所以,他這輩子到死都不會碰妳。」

  豐炎抬起眼,纖長睫毛顫動,「那你呢?」

  「妳就把我當成他吧。」

  啪。

  豐炎甩了寞令一巴掌。

  「你就是你,你永遠無法成為他,也無法取代他!」

  寞令咬咬牙,口腔內漫開血絲。

  豐炎被他扣住手腕,試圖掙脫,竟文風不動。他雖然不像寂令長年守衛邊疆,主要負責內政,但體能訓練也沒落下。

  寞令舔去血痕,把下半句說完:「我不會主動碰妳,除非……」

  寞令沒能把後面的話說完,因為豐炎直接把鳳冠摘下,砸了過去。

  兩人從新婚第一天便分房睡,打破了歷任雙王成婚的紀錄,讓宰相憂心不已。

  冷戰的局面維持到寂令戰死那天。

  得知死訊後的寞令換上一襲黑衫,好些僕從官員將他錯認為寂令,豐炎一看見他便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寞令跟豐炎說,寂令戰死,他們必須履行義務,孕育後代,將血脈傳承下去。

  「勉強妳屈就我了。」

  豐炎氣結,這次沒鳳冠可摔了,她摘下自己的髮釵砸過去,劃過寞令的額際,擦出血痕。

  「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執政這麼多年來,剿滅多少反賊間諜,卻唯獨看不清我的感情?」

  豐炎揪住他的衣領,強吻他的唇。

  牙關相碰、唇舌交纏,這對夫妻的初吻並不浪漫,帶著血腥味。

  吻畢寞令舔了舔唇,側過頭,按住她的肩推坐在床上,雙手顫抖,「豐炎……」

  「寞令,我才不會屈就我不喜歡的人,你要為寂王的死自責可以,但不該把我的感情當成祭品。」

  「今天死在戰場上的,應該是我。」寞令苦笑,「當年是兄長他偷換了諭令,不許我告訴任何人。」

  「所以呢?」豐炎冷笑,「寂王給我戴綠帽子我還沒找他算帳,戰功彪炳,紅袖添香,人民愛戴,過得比你還舒坦,我看這次他會戰死八成還是他故意的。」

  「不許這樣說他。」

  「寞令,我沒有笨到對一個不愛我的人投注感情。寂令不會回應我,提親那天我就知道了。要是連你也這麼想,我跟守活寡有什麼兩樣?」豐炎嬌脆犀利的聲線突然哽咽,「好啊,你們兄弟倆都是混帳,從來不把我放在眼底……我對你們來說,只是個應履行的責任,這個王后,我不當了。」

  豐炎把自己的后冠摘下,身上的飾品也逐一卸下,最後連雙王以血鑄造的鐲子也被她扔到窗邊。

  「寞令,你知道為什麼我從來不稱你寞王嗎?」

  「我一直在等,等你這個笨蛋把我當成一個普通女子的時候……但看來,等不到了。」

  豐炎心如死灰,不等寞令回應,便逕自繞過他的身側。

  寞令陡然出手扣住她的藕臂,將她拽回身前。

  「別走。」寞令啞著嗓。

  「憑什麼?」

  「憑我是妳的夫君。」

  寞令垂下金眸,他雖然沒有寂令的霸氣,但王者的凜冽威壓卻同樣使人下意識屈服於他。

  「配合一點,我不想用強。」

  「寞令,你愛我嗎?」

  寞令笑出聲,迴盪在偌大的寢室內。

  「豐炎,我沒想到妳也會在乎這種問題的答案。」

  寂令嘴巴上說對紅意沒有感情,卻在最後給了她自由。

  寞令知道自己對豐炎的情感,卻無法放任她離開自己。

  他和寂令,終究不是同的。

  「愛啊。」

  寞令吻上豐炎的唇,面對自己的內心,終於給出了答案。

  額間的麒麟印發光亮起,寞令將豐炎按在床鋪上。

  「妳說得對,我的確是混帳。」

110.06.18

點閱: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