紋世|虹色蝶(番外:交錯)

Last modified date

  可頌做了一個夢。

  夢中的她加入吉他社,而曙沒有,兩人沒有更多接觸,可頌自然不會在大一寒訓時被捲入曙的家族糾紛而綻裂,更不曾陪他去救出被花族綁架的桂雨。

  他和她的交集,僅止於系學會的例行活動而已。

  其實可頌曾傾心於他的個性和風度,但因名草有主,她也就將這份情愫暗藏心中,不曾表白。

  兩人的緣分若有似無,經常在校園各處巧遇,出社會工作後,她也見過曙幾次--他常以家主身分出席轄區內的大小活動,甚至還和可頌因公交談上幾句。

  果然還是很喜歡他那張臉--可頌心想道。

  那陣子鋒面籠罩,市區一連下了十天的雨。通勤時間可頌坐在公車上,眺望窗外雨景,視野一片朦朧。

  一名黑衣男子上車,收起黑色的折疊傘,在她身旁的空位坐下。

  可頌眼角餘光一瞥,愣了愣。

  是曙。

  依他的身分,有專車司機接送都不意外,怎麼會一個人在下雨天撐傘擠上擁塞的公車?

  但兩人畢竟只是點頭之交,可頌不喜歡社交,即使是曾有好感的對象,她也不會主動攀談。

  但,多看兩眼不過分吧?

  曙的五官清秀而不顯陰柔,一雙狹長鳳眼十分耐看,薄削短髮貼服在頸子上,衣領下的黑蝶刺青若隱若現,黑色防風大衣剪裁合身,襯出一雙腿更加修長。

  他的無名指上,套著一枚銀戒。

  可頌收回了注意力。

  有婦之夫……還是保持距離吧。

  即使是妄念也不可以。

  兩人在同一站下車,可頌的傘不知為何卡住,打不開,曙調頭回來,撐傘為她擋雨。

  可頌抬頭看了他一眼,撞進那對幽深眸子裡,浸潤在陰雨綿綿的溼氣裡,涼薄的視線溫柔了幾分。

  她低聲道謝,「……謝謝。」

  曙淡笑,「不客氣。」

  可頌打開傘後,曙便轉身往反方向走了。

  傘下的每個人,都被雨幕隔絕在各自的小空間裡,漸行漸遠。

  ……

  可頌醒了。

  窗外淅瀝下著雨,她看了眼時鐘,已經快要十點了,天色仍然一片昏暗。

  她一時之間竟分不清夢境與現實。

  枕邊人的吻落在她的頰上,正要往下,可頌反射性地推開他的胸膛。

  「可頌?」

  「學長……你怎麼在這?」

  曙明顯頓了頓,小心翼翼地拂開她的瀏海,掌心貼在額頭上。

  「有哪裡不舒服嗎?」

  可頌這才意識到兩人全裸躺在同一張床上,蓋著同一條被子。

  昨晚的記憶漸漸回流至腦內,在浴室繾綣纏綿、回到臥室後持續一夜,以身體互訴情衷,種種火辣畫面讓可頌的臉頰逐漸燒起。

  「看來我睡暈了……我想起來了……」可頌將臉埋入掌心,「……我做了一個好長的夢,我以為我們……還是陌生人……」

  曙笑了笑,將她的手拿下,輕輕啄吻她的額頭。

  「願意說給我聽嗎?」

  可頌支支吾吾,醒來後其實夢就忘了一大半,她拼湊著夢境殘片,述說夢境中那些巧合和偶遇。

  可頌苦笑,「現在這樣……我反而覺得更像是在作夢。」

  「不是夢喔,可頌。」曙的吻綿密地落在她的鼻尖、唇角和鎖骨上,逐漸往下,一點一滴喚醒她昨夜的身體記憶,「這一切都是真的。」

  「也許……在平行世界的我和你,總是擦肩而過,最後越走越遠。」可頌的眸光閃爍,「這個世界的我和你……能走到一起,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

  可頌始終記得,她對曙一見傾心的那個下午。她還是個懵懂無知的新生,而曙是新生輔導員,舉著系所的牌子,揚起清澈優雅的微笑,領著他們前往體育館。紋島南嶼的夏日午後乾燥溫暖,林蔭小徑涼爽,陽光落在曙的髮梢上,光塵浮游,她看傻了眼。

  --真好看。

  可頌用沒受傷的左手輕輕撫過曙的眼角、鼻樑和下巴,描繪他的臉型,最後湊上前,四唇相貼。

  「沒有錯過你,真的太好了。」

  

110.08.09

點閱: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