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熒|月色醉人(R)

Last modified date

  雷暴漸遠,雨霽天明。

  海平線上浮現離島輪廓,稻妻之行即將靠岸,北斗破例允許死兆星號上的船員們小酌。

  入夜後,魁梧船員們在甲板上開飲划拳,或是擠去船艙裡找廚子要下酒菜,劫後餘生的吆喝歡呼響徹海平面。

  燈火通明的船上,唯有兩人往僻靜之處走去--

  「哇!北斗大姐頭真好!換做是迪盧克老爺,肯定又拿葡萄汁打發我們了!」

  「嗯,這香氣聞著像是璃月人釀的酒,不知道喝起來有沒有蒙德的蒲公英酒那樣香醇 ……」

  熒塞上瓶蓋,忍住偷嘗一口的衝動,將酒瓶繫在腰間,踏著夜色躍上船桅,在瞭望臺上找到淺髮少年的身影。

  萬葉果然又是獨自一人。

  旅行者擅於潛行,沒發出半點聲音,萬葉的背影坐姿端正,回頭朝兩人點頭打招呼,「兩位,晚上好呀。」

  派蒙驚訝道,「萬葉好厲害呀,怎麼知道是我們?」

  熒有些懊惱,「我剛剛沒發出聲音吧?」

  萬葉答道,「海風告訴我的,今晚的風有酒香、旅行者和派蒙的氣味。」

  初次見面時,他也是以味道形容二人。

  「坐吧,月下獨酌,確實有些寂寞。」

  瞭望臺不大,萬葉側身騰出空間,旅行者在他身旁坐下,看見地上擺著酒壺和木杯,眼尖的熒立刻發現那並並非北斗今晚分的酒。

  「萬葉的酒……跟大姐頭分給大家的不一樣啊?」熒提了提腰間的酒壺。

  萬葉垂眼,「璃月的佳釀色濃味醇、辛辣甘冽,我還是更習慣稻妻的清酒,色淡味淺,餘韻無窮。」

  派蒙掌心一敲,「萬葉既然能喝酒,這麼說來,就是已經成年了?奇怪,明明看起來跟熒差不多大……」

  萬葉笑而不答,「二位要來一點嗎?」

  總是被當成未成年而禁酒的旅行者,對異國之酒好奇心甚濃,點頭答道,「求之不得。」

  少年斟了兩小杯酒,遞給熒和派蒙。

  熒小口飲酒,清酒的甜味在口中蔓延開來,尾勁帶了點辣,她忍不住又淺嚐一口,滿足地閉上眼。

  貪嘴的派蒙一飲而盡,臉頰瞬間竄紅,醉倒在一旁,旅行者戳戳她的臉頰,竟動也不動。

  「她沒事吧?」

  「沒事沒事,待會可以做一道酒釀派蒙當下酒菜了。」

  萬葉被熒的事不關己給逗笑,這兩名異鄉人,在璃月的船上,喝著稻妻的酒,談論著異鄉的事。

  這月色,是屬於稻妻的,還是璃月的呢?

  聊得興起,萬葉又抿了一口清酒,朗聲說道,「如此良辰美景,當賦詩助興。」

  「好耶。」熒樂得拍手,想起上次武鬥會結束後,北斗要他作詩美言幾句,卻被簡單帶過的遺憾。

  少女將下巴枕在膝蓋上,金眸微垂,雙頰因為酒氣而泛紅,等著萬葉吟詩作對。

  萬葉端正坐姿,清秀五官上同時有著浪人的淡泊從容和貴族少年的驕矜距離感。

  「今天的月色,真是美麗呀。」

  熒忍不住跟著笑了。

  這是哪門子的詩……

  「你就不能認真作點詩嗎?之前聽你念過『飄搖風雨中,睹物思故鄉』,我挺喜歡這兩句的。」

  萬葉眨了眨眼,「我很認真呀。」

  浪人少年的皮膚白皙,三杯清酒下肚,染上一層薄透的紅,特別誘人。

  稻妻的清酒,外觀看起來小家碧玉,入喉甘甜清冽,容易讓人一杯接著一杯下肚。

  旅行者雖然因為外表年輕而被小覷,喝酒的機會少之又少,但熒自認酒量算好的了,沒想到卻還是不敵清酒後勁,腦袋發熱,止不住的笑意從胸腔蔓延到臉上。

  熒心生好奇,那酒沾了他的唇,嘗起來不知道會是什麼滋味?

  --而她也確實這麼做了。

  熒攬過少年的頸子,在薄唇上輕輕一舔,萬葉身體一僵,沒推開她,紅楓般的雙眸緊瞅著熒,眸底碎光熠熠。

  「……嗯,好甜。」熒舔舔唇,「這清新的甜味是從哪來的?薄荷?甜甜花?蒲公英?」

  「妳想知道?」

  「嗯,想知道。」

  「那再嘗一口吧。」

  這一句成了開關,萬葉抿酒一口,握住她的下巴,以吻渡酒。

  熒跪坐在萬葉的雙腿間,攀住他的頸子,稍作換氣後,又接續剛剛的吻,汲取他嘴裡的甜酒味。

  深埋在心底的情愫探出苗頭,熒藉著醉意壯膽,和少年交換一個又一個吻。

  兩人的衣衫逐漸凌亂,少年少女情難自抑地探索彼此的身軀,品嘗禁果,滋味或青澀或甜美,浸在月色裡,共釀出情慾之酒。

  衣衫漸褪,年輕的旅人們以身軀互相撫慰、抒發思鄉之愁。

  「萬葉……」

  熒握住少年纏滿繃帶的手,十指相扣,嚴絲合縫,柔軟和堅挺摩擦,身心結合的瞬間她嗚咽一聲,一口咬在在萬葉肩上宣洩疼痛,髮上的白花隨著身軀顫抖搖晃。

  向來從容淡泊的少年,臉上難得顯露一絲艱辛,他忍住在熒體內挺進的衝動,在她的背脊上拍撫,低聲哄慰。

  少年的溫柔隱忍,反而催化了熒體內的情欲,疼痛與酥麻交織成難以言喻的歡快感受,她主動迎合萬葉的挺進,擺腰配合他的侵占動作。

  萬葉的喘息聲、側綁馬尾露出的一截白皙脖頸,比美酒和月色都還要醉人。

  纏綿過後,少女蜷縮在萬葉懷中感受餘韻,身上披著他的外衣,紅楓襯得熒皮膚更加白皙。

  熒在萬葉後頸留下的吻痕,明早衣領恐怕遮不住了。

  「萬葉。」

  「嗯?」

  「告訴我這酒是哪邊釀的,你現在是通緝犯,下回我幫你帶幾壺吧。」

  萬葉低頭啄吻熒的唇瓣,在她的耳畔道了聲好,提起了那片遙遠的楓林……

  清風穿林渡海,捎來故鄉的氣息。

  稻妻近在眼前。

  春天再美,櫻花也無法永恆盛開,眼看花開花落,轉瞬飄落成泥,他們是被風眷顧的異鄉旅人,能夠帶走的,只有那滿懷的香氣,和漫天粉櫻的回憶而已。

  剎那即為雋永。

  「月色醉遠客,山花開欲然……」*

  夜深人靜,月明星稀,少年朗誦詩句,清澈嗓音乘著海風逸散在星夜之中。

  

110.08.10

*引用自唐代詩人李白的《寄韋南陵冰,餘江上乘興訪之,遇尋顏尚書,笑有此贈》

點閱: 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