鑰世|焚玉(01)

Last modified date

  北境嚴寒,物資稀少,紅玉焚身體羸弱,打出生起就大小病不斷,父母為了他尋遍各地巫祝藥醫,終於尋來一個偏方--定時餵以手足的血。

  於是,有了紅意的誕生。

  紅玉焚自小聰慧,即使父母有意隱瞞,他也察覺了一二。每月十五,父母端給他的湯藥中,含有一味令人不快的藥材,他雖反感卻也無可奈何。

  為了活下去,他非嚥下不可。

  然而在八歲那年,一場大雪帶走了他們的雙親,自此紅玉焚與胞妹相依為命。所幸流浪不多時便被易門收養,得以有了遮風避雨的住處。

  年僅五歲的紅意,月圓之夜捲起袖子,用細針戳破指頭,滴滿了一茶杯的量,含住自己的傷口,一邊把他搖醒。

  「兄長,起來喝藥。」

  原來紅意早就知道一切。

  紅玉焚發著高燒,眼眶泛紅,捧著那杯血,胸口一陣悶塞。

  他吞吞吐吐地說道,「……我……從來沒把妳當成工具過。」

  「我知道,兄長趕緊喝吧。」紅意奶聲奶氣地說道。

  十年後,小時憨萌可愛的紅意,長大後加入策反組織暗棋,為滿足一己私慾而睡了寂令,那是紅玉焚當上宰相後,戰戰兢兢輔佐的白臨國國主。

  他深怕寂令一個怪罪下來,直接誅連九族。

  沒想到紅意卻成了寂令的寵妃,在外博了個禍國妖姬的名號。所幸在寂令的刻意封口下,沒多少人知道她和紅玉焚的關係。

  那天正逢月圓之夜,紅意披著寂令的外衣,赤腳走進紅玉焚的廂房。她隨意地紮起深紅色長髮,在桌前翻開一枚茶杯,掏出袖刃劃開掌心,鮮血泊泊滴下。

  紅玉焚伏案批閱奏摺一晚,捏了捏眉間。

  「……妳要來之前,能不能先請人傳個話?」

  他要是正在幹什麼不可告人之事怎麼辦?兩人已經不是年幼無知的稚童了。

  「哥哥,你也找個對象吧。」

  紅玉焚苦笑,「妳要給我介紹?」

  「我介紹的人你又看不上眼,別忙著拯救世界了,這國家少了你又不會滅亡,去談談戀愛、生個小娃讓我抱吧。」

  她和寂令因種族隔閡,無法有後代,是她最大的遺憾之一。

  「你為了這個國家犧牲了睡眠,連繁衍後代都要放棄了嗎?」

  紅玉焚眼皮一跳,看來還是被心細的胞妹發現了。

  打從他從小在家中找祖輩留下的秘籍後,他便對世界的真相產生興趣。他知道了白臨國的過去和未來,也知道了鏡神滅世的傳說始末,拯救世界與他一步步考取官名、封侯拜相的過程糾纏不休,但他無法放棄。

  拯救世界的代價,是他再也無法在夜晚入夢。

  雖然對身體不會造成影響,以他的工作性質來說,也算是相得益彰,但偶爾還是會想念閉上眼讓意識沉入汪洋黑暗的過去。

  他只能用工作來淹沒自己對睡眠的渴望。

  紅玉焚摸了摸手腕上繫著的紅色綢帶--這條帶子原先是象牙白,在易門出事的那晚,被紅意和他的血染紅。那天覺醒糸部紋主的身分、被選為雛使後,他便留下這條紅色繫帶,做為承載紋符能量的容器。

  他不擅長武藝,但綢帶至少能讓他自保,救他於無數個生死關頭。

  「紅意,我沒事的。」

  紅意知道紅玉焚有多固執,也不是第一次碰軟釘子,把茶杯往他案前咚地砸下,力道控制得恰如其分,沒有任何一滴血灑出來。

  「喏,快喝。」

  紅玉焚溫文爾雅地一笑,「謝了。」

  秋風從窗外吹進,燭火明明滅滅,這對長相相仿,個性卻截然不同的兄妹,各懷心思,有一句沒一句地閒聊,度過了漫漫長夜。

  

  110.09.25

  

點閱: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