魈熒|紅塵逐月

#雙向暗戀,我流熒妹

#跟魈一起逛逐月節的流水帳

  「逛街?」

  「是啊,今天是逐月節最後一日,璃月港好熱鬧的。」熒蹲低身子,仰頭看著魈,「整個節慶期間,你仍然馬不停蹄地降妖除魔,忙裡偷閒半日不過分吧?」

  熒還惦記著上回海燈節,魈護送她和派蒙到璃月港門口後獨自離去的背影,雖然後來羈絆漸深,邀請他來塵歌壺作客時,魈也說過希望更加了解她,有機會的話也想陪她進城逛逛,卻始終沒有合適的機會。

  面對熒的邀請,魈雙手環胸,垂下長睫。

  「……我不去。」

  「但上回香菱試菜時,我一喊你就來了呢。」

  「那地方遠離人群,僻靜。」

  熒使出殺手鐧,「是要跟我一起來,還是我到定點後再喊你名字,你選一個?」

  --如欲相見,便呼我名。

  這是他答應過熒的。

  魈的金眸凝住,轉過頭輕輕嘆氣,「若是平常也就罷了,璃月港內每逢節慶,人潮聚集,我若貿然現身,恐有不妥……」

  「沒事的,有我在。況且你不也說了,在我身邊,業障帶來的侵蝕已經好很多了?」熒的金眸裡洋溢著不容拒絕的熱忱,「走吧!」

  這回說什麼也要帶仙人嘗嘗人間的煙火氣息。

  況且,這其中也有著熒自己的小小私心。

  ……

  「中原雜碎,好吃不貴!」

  「新鮮熱呼的吃虎魚,嘗嘗吧,便宜!」

  「來嘗嘗萬民堂的手藝吧!」

  璃月港的街上人來人往,多的是特地從國外趕回來團聚的游子商人。

  熒先是帶魈去萬民堂找香菱打招呼,作為上次廚王比賽試菜的回報,被招待了幾樣菜品。自從香菱獲勝後,萬民堂生意蒸蒸日上,高朋滿座,內用的位置不多,熒和魈被安排在角落的對牆桌,肩並肩坐在一起,食物的香氣裡隱約夾雜著一絲魈身上特有的清心花香。

  熒夾了顆金絲蝦球過去他的碗裡。

  「這可是連璃月七星刻晴都讚不絕口的經典菜品,魈嘗嘗吧。」

  若是以前,魈肯定會面無表情地說著「凡人的料理,無用」,而今他卻動起筷子,將金黃蝦球切半後入口品嘗。

  「……嗯,味道不錯。」

  熒和魈用完餐後,已經接近傍晚,攤販在臨海的長街上吆喝,熒經過販售精緻團扇的小攤,覺得罕見,便買了兩把扇子,將繪製著雲紋的方扇地給魈,自己則揮著繪有月紋的圓扇。

  一輛馬車從身旁疾駛而過,魈見狀,環住熒的肩膀,將她往懷裡帶。

  「小心點。」

  熒幾乎是直接貼在魈胸前,除了上次群玉閣一戰後,兩人便沒有這麼接近過,魈和她目光相交,不動聲色地拉開距離。

  「時候不早了,我看……」

  「我想去看看玉京臺上的灶神像,魈可以再陪我一會兒嗎?」

  魈雖然不通人情,卻並非遲鈍,又豈會看不出熒的心思?

  魈和熒走過街坊,孩童從身邊跑過,他們一步步拾階而上,熒主動聊起最近冒險家協會發布的委託,讓她跑遍璃月、蒙德和雪山,蒐集寶箱和逐月符,雖然都是些芝麻小事,魈卻聽得入神,不時穿插回應。

  為了爬上百級樓梯,兩人的手不知不覺間靠在了一塊。

  皓月當空,雲絲如絮,

  玉京臺上以這次的逐月節主題「食與山河」布置了大量瑰麗的橙藍綢帶,從中央圓燈延伸垂掛披下,將圓滾滾的灶神像襯托得更加氣勢恢宏。

  「魈見過灶神嗎?」

  魈搖搖頭,「灶神喜歡與人類共居,我不常見到他。」

  魈抬頭看著灶神像,想起了幾乎埋葬在時光長河裡的回憶。

  但,灶神將自身神力流入璃月大地,他是知道的。

  如今璃月的太平盛世,是因許多魔神和仙人的犧牲與護佑得來。

  兩人漫步到露臺上,將整個燈火繁盛的璃月港盡收眼底。

  熒從包裡掏出精巧的逐月燈,施以風元素,將逐月燈托起,往天上飄去,小小的燈盞點亮了一隅夜空。

  熒淺笑,「也算是彌補了上回海燈節,沒能和你一起看霄燈的遺憾了。」

  夜風涼爽,拂動兩人的髮絲,月光柔和了魈的冷厲眉眼。熒手執團扇,輕薄的扇面遮住兩人的側臉,她踮起腳,在魈的頰上輕輕一吻。

  魈的金眸瞪大,整個人幾乎僵住。

  「妳……」

  「這、這是楓丹那邊的禮儀,表示感謝之意,我這回去稻妻,在離島那認識了一個楓丹商人,他教我的……」熒雙頰通紅,趕在他斥責自己不敬前解釋道,「謝謝魈陪我一起共度逐月節。」

  魈眼角的紅妝明艷幾分,他握住熒的手腕,低聲問道,「可還有其他人……也用這種方式向妳答謝?」

  「沒有,我只是在一旁看他們這樣做,覺得有趣便記下了。」熒側頭,小心翼翼詢問,「魈不喜歡嗎?」

  魈聽見熒的回答,蹙起的眉微微鬆開了一些。

  「往後不可用這種方式向人道謝,別人若要這樣向妳答謝……也不許接受。」

  「為什麼不可以?」

  魈冷哼了一聲,靜靜瞅著她看,這冷淡又熾熱的眸光,彷彿早就看穿她的小小心思,讓熒的心臟漏跳了一拍。

  「……我知道了,謹遵上仙叮囑。」

  熒用團扇遮住自己的臉,頗有反省意味。然而在魈看不到的角度,她嘴角止不住地上揚,心中滿是計畫得逞的快樂。

  逐月燈越飄越遠,熒和魈沿著來路走下玉京臺,明明一個可以施展風輪兩立、一個有塵歌壺可以回,卻不約而同慢慢走完這段長梯。

  轉角處的霓裳花開得正盛,明月照紅塵,勾勒出兩人相依的身影。

  

110.10.10

點閱: 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