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熒|浮世

Last modified date

#看托馬切洋蔥哭哭的日常段子

 

– 

  旅行者剛從外頭回來,進到壺裡便聞到濃郁的食物香氣。

  熒和派蒙循著香氣來到廚房,看見托馬忙碌的身影--金髮青年寬肩窄腰,紅黑拼色外套上的肩穗和飾甲隨著他的動作晃動。同一雙手執起長槍時,在戰場上大開大闔攻守兼具;同一雙手拿起蔬果時,在廚房裡煎煮炒炸切塊雕花。

  很難想像,這樣一個男子,可以同時具備這樣剛與柔的氣質,能在雷電將軍面前挺身而出,又能代表神里家處理政務,待人接物圓融合宜。

  旅行者和小精靈站在廚房門口,富有默契地對看一眼,保持安靜而沒有出聲打擾他。

  窗戶外的陽光落在流理台上,切塊的胡蘿蔔、高麗菜和禽肉被井然有序地放在木碟上,他將備好的料全數下鍋,鍋裡的味噌湯咕咚咕咚地冒出蒸蒸白煙,又接著去架上挑了幾樣蔬果,洗淨後放到砧板上。

  托馬突然停下手上的切菜動作,他舉起手擦拭眼角,發出微弱的抽泣聲。

  派蒙張嘴愣住,把旅行者推出去,用口型說道,「快去看看呀!」

  熒硬著頭皮走進廚房,假裝剛從外面回來,驚呼道,「托馬?你怎麼了?」

  托馬轉過身,溫柔明亮的翠綠雙眸,此刻正不停地溢出淚水。

  熒從沒見過男人哭泣,慌張得不知如何是好,「托、托馬是切到手了嗎?還是被燙到了?還是……留在我這做午餐耽擱了你在神里家的工作?做不完的話我可以幫你,別哭呀……」

  托馬愣愣看著熒,噗哧一聲笑出來,眼睛像柴犬般彎起,他擦掉臉頰上的淚水,高大的身軀彎下身來,食指輕輕點了點旅行者的額頭。

  「沒事沒事,我只是忘了先將洋蔥冰鎮,淚腺被刺激到了。」

  「原來是這樣……沒事就好。」

  熒吶吶地原本縮回手,再慢一點,她就忍不住要伸手幫他擦掉淚水了。

  「真不好意思,讓妳看到這麼狼狽的一面,先去客廳坐著等吧?等湯滾之後,我把洋蔥切絲拌入,就可以準備開飯了。」

  因著先前狩眼儀式上互相搭救的情誼,托馬將旅行者視為推心置腹的夥伴,三不五時就會過來塵歌壺幫她整理環境,偶爾也會確認她的行程並提前做好飯,讓熒一到家就有熱飯熱菜可以吃。熒在他心中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熒幫忙端菜布置餐桌,再次回到廚房時,看到托馬靠著流理台,一邊咬著蘋果,注視著湯鍋沸騰的動靜。

  陽光在托馬俊逸的臉龐上勾勒出金邊,腦後的髮辮此刻垂在肩上,以紅色繩結紮起,漂亮得像是秋日裡第一束採收下來的金黃小麥,沉澱出浮世中的豐饒。他臉上的淚痕已經乾了,但眼角仍有淡淡的殷紅,讓他看起來比平常要文弱許多。

  好想,摸摸看他的頭髮。

  --而熒也這麼做了。

  托馬長年習武,在旅行者伸手的瞬間便察覺到她的動作。

  青年一回頭,女孩的指尖正好擦過他的臉頰和唇辦,染上了蘋果的酸甜氣息。

  「唔,抱歉……」熒生硬地縮回手,擺在腰後,「正、正好看到一隻蒼蠅飛過去……」

  派蒙在旅行者的身後,眼神在她和托馬之間逡巡,露出看好戲的表情。

  托馬也沒多問,三兩口吃完剩下的蘋果,將果核扔進垃圾桶裡,舔了舔指尖,颯爽一笑,「正好,湯滾了,我把湯盛好,請熒幫我端出去吧,我來把廚房整理一下。」

  餐桌上三菜一湯布置開來,派蒙已經等不及大快朵頤。熒和托馬入座,這裡畢竟不是稻妻,便省去繁文縟節,對視一笑後用起餐來。

  托馬的拿手菜和稻妻的小吃店賣的不一樣,添入屬於他自己的情感和創意,簡單的菜餚裡,能夠品嘗出他那份想守護重要事物的用心。

  越簡單的料理,越不容易做得出眾。

  熒捧起味噌湯,唇瓣就著碗口,滾燙的湯汁夾帶著蔬菜的清、洋蔥的甜和肉品的鮮,化為一股暖流落入了胃袋,遍及四肢百骸。

  熒驚嘆道,「這碗湯……好好喝。」

  托馬坐在她的對面,笑意盈盈。

  「嗯,我還特別取了名字,叫作『暖意』。」

  「這名字取得很適合呢,跟托馬一樣,讓人感覺很溫暖。」

  「哈哈,別這麼誇獎我。」托馬搔了搔腦袋,「在一天勞累後,要是能喝上一碗這樣簡單的湯,再多的疲倦都會被驅散吧。」

  托馬不知道的是,他口中簡單的湯,對走遍世界各地的旅行者來說,在這泱泱浮世一隅,有人在家等她歸來、為了她特地烹製一碗熱湯,這份暖意有多麼珍貴。

  

110.11.08

  

*靈感來源:

點閱: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