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熒|冬極白星

Last modified date

#抽到武器的還願文

  

  –

  --冬極白星,猶如堅冰般的優雅利刃。

  達達利亞看著桌上那把嶄新的銀藍長弓,心情複雜。

  這把武器所費不貲,從陰陽寮出來後,旅行者便連著幾週跑委託鋤大地到深夜,替他攢來這把來自至冬的美麗名弓。

  當熒捧來深藍色的高貴弓盒時,青年內心很是震顫,打開盒身的剎那,他甚至聞到了故鄉雪松的冷冽氣息,弓身設計簡單典雅,卻蘊含危險的力量。

  「一名好的武者,不該沉溺於武器的好壞。」達達利亞沒有在第一時間收下那把弓,他的五官籠罩在微捲的橘髮下,嗓音溫柔而帶著調侃,「夥伴,我明明說過,把我當成兵器,盡情利用我去戰鬥就好。」

  「這不衝突啊。」熒笑了笑,「況且我覺得,這把弓和你很相襯。」

  熒覺得,這把弓應該要屬於他。

  雖然愣是吃了她兩次定軌,但,橫豎這弓已經到手,說服達達利亞收下的事,明天再來煩惱好了。

  她翻遍龍脊雪山和稻妻諸島的寶箱,幾天沒闔眼,睏得不行。

  「好啦,我睏死了,幾天沒睡好,先去休息了。」

  不等達達利亞回應,熒就回房了。她剛和衣躺下沒多久,便聽到房門輕緩打開的聲響。屬於青年的海洋氣息逐漸靠近,他在床畔單膝跪下,握住了熒的手。

  「夥伴。」他輕聲喚道。

  旅行者雷打不動,呼吸頻率穩定,似是陷入了沉睡。

  「小姐--」

  達達利亞換了稱呼,但熒只是翻身,並把手從他的掌中抽出,將小臉埋進棉被裡。

  「偉大的旅行者--」

  面對旅行者逃避似的舉動,達達利亞索性單膝跪上床,將熒困在自己的懷裡。

  「熒。」

  達達利亞少有地直呼她的名諱,低頭以鼻尖蹭著少女光滑的臉頰,像隻小狐狸在跟鬧脾氣的主人撒嬌示好。

  「再不醒來,我要吻妳嘍。」

  女孩終於沒辦法再裝睡,睜開一雙金眸,直視著露出狡黠笑容的青年。

  滾字還沒脫口而出,達達利亞的氣息便先侵占了熒的唇瓣。她不自覺地攀上青年的肩膀,拉扯著他的衣襟和圍巾,逼得他仰起頭。

  「不想要的話,我明早拿去送給別人……」

  達達利亞在她的肋骨上啃了一口,櫻紅色吻痕猶如花朵般在雪膚上盛開。

  「我可沒說我不收下。」

  熒心中一輕,嗯 ,激將法果然很好用。

  達達利亞抵著她的肩膀輕笑,「熒,妳怎麼能對兵器產生感情呢?」

  「對我來說,你是『人』啊,達達利亞。」熒捏住他的臉頰,「暴風與磐石都能產生情感,何況是堅冰利刃?」

  沒辦法。

  達達利亞總是拿這女孩沒辦法。

  胸口湧上一陣難以言喻的情緒,似有岩晶蝶在其中振翅飛揚,他無奈地笑出聲。

  「好吧,冬極白星我會收下的。」

  達達利亞扣住她的手,十指交扣,一吻落在她的眉心。

  「做為交換,嗯……我想想,就讓我以身相許吧?」

  

  

110.11.04

點閱: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