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旅|岩之心(2021鍾離生日賀文)

Last modified date

#鍾空/鍾熒/玩家代入皆可,旅行者單箭頭

#OOC當我私設

  

  

  啊?您說鍾離先生?那自然是極好的一個人。

  前些日子他在籌備送仙典儀時,咱們岩王帝君出了那麼大的事,他也依然穩如泰山,繼續打點儀式上下,讓岩王爺走得那叫一個莊嚴隆重……唉,你說這岩王爺,好端端的,怎麼會突然遇刺呢?

  跟在鍾離先生身旁的金髮旅行者?啊,您是說連天權大人都以禮相待、來自蒙德的榮譽騎士吧!

  他呀,和鍾離先生簽訂契約,說是要體驗璃月的風土民情,這陣子經常跟在先生背後轉來轉去。

  您別看先生溫文儒雅,就以為他是個好說話的,他確實脾氣好,待人處事又圓融,鮮少見他動怒,但也不易與人親近。與人同進同出這樣的事,我在這擔任儀倌這麼久,旅行者可是第一位呀,就連堂主本人都不常有這種待遇……偷偷跟你說呀,先生他反倒是經常避著堂主,就怕她又兜了什麼麻煩活回來給他……啊不,沒沒沒,您可千萬別說出去是我說的!

  說起那旅行者,也真是奇人,明明身上沒見著神之眼,卻能使用岩元素,也不知是刻意藏哪去了?

  兩人外出蒐集祭典儀式所需的用品時,偶遇魔獸,與鍾離先生配合得那叫一個合作無間、默契十足,先生剛立起岩脊,旅行者便抬手將荒星砸下,共鳴震波轟然響起,什麼丘丘人盜寶團,瞬間一乾二淨!

  您問我怎麼知道得這麼清楚、彷彿我人在現場?噓噓噓,這可就是秘密了。

  再說回那旅行者吧,前些日子不知打哪得來了一塊石珀,我雖然不精此道,卻也看得出那並非尋常石珀,約莫拇指大小,晶瑩剔透,表面隱隱流動著龍鱗一般的光澤,旅行者甚是寶貝,還特地向鍾離先生學了璃月結,製成飾品掛在腰上,可好看了。

  說也奇怪,那石珀與鍾離先生的耳墜極為相似,興許是從先生介紹的管道買入的罷?

  唔……客倌,我就是喜歡嘮嗑幾句、好奇一下,怎麼覺得您與那旅行者樣貌有點相似……哎,客倌這就要動身了嗎?鍾離先生和旅行者再半個時辰就回來了,您不見見他們嗎?

  這樣啊……外邊還下著雨,您可要記得拿傘呀!

  

  

  

  

  

  鍾離和旅行者收傘進入往生堂,大雨滂沱,兩人身上的衣擺被雨水打濕,旅行者接過儀倌小弟準備好的毛巾,擦拭髮梢的水滴,一臉心事重重。

  鍾離一邊準備砌茶暖身,一邊問道:「小友有何煩心事,但說無妨,或許我可以為你分憂一二。」

  「我總覺得最近似乎有人一直在盯著我們。」旅行者搔搔臉頰,「也許是我多心了?似乎是沒什麼惡意……」

  鍾離的視線不經意掃向儀倌小弟,對方處變不驚地對鍾離報以微笑。能在往生堂工作多年的,都不是什麼常人。

  鍾離收回目光,淡淡說道,「以普遍理性而言,小友在璃月聲名遠揚,自然會有些人對你產生好奇心,如同你所說的,那些多半沒有惡意,人們總是對充滿未知的事物感到新鮮,以平常心看待便是。」

  「說的也是,我多慮了。」旅行者聽完鍾離的說法釋懷許多,對鍾離一笑,「謝謝鍾離先生,這幾日天氣不穩定,岩晶蝶特別難找,多虧有你在,牠們馬上就靠過來了。」

  晶蝶向來誕生於元素濃厚之地,鍾離本身就是行走的大型岩元素,稍微靠近那些場所,躲藏起來的晶蝶便不畏雨勢,振翅飛向退休岩神的身側,在他周身歡快撲騰,停在他指尖上逗留。

  那畫面如夢似幻,旅行者看得入神,一度忘了拿出網子,直到鍾離投以疑惑的目光,才喚回旅行者的神智。

  鍾離為旅行者砌了杯茶,清心花的清苦香氣四溢,「別客氣,舉手之勞而已,倒是能否容我一問,小友方才是用什麼方式捕捉的岩晶蝶?」

  「哦,那是四方八方之網,我在稻妻幫朋友解決一些麻煩後,她賣給我的。鍾離先生聽過陰陽術嗎?」

  聽完旅行者的解釋,鍾離抵著下巴,低眉沉吟道,「陰陽術嗎……?嗯……有意思,即便是璃月仙法,也很少見這般奇巧的道具,能夠攝入萬物之魂,再釋放其形出來,箇中奧妙,值得好好探究一番。」

  旅行者啜飲茶水,感覺到暖意入喉蔓延到四肢百骸,頓了頓,「不過,因為這是消耗品,用過一次就會壞掉,我手邊的剛好都用光了。下回去稻妻,我再買一些給鍾離先生研究看看?就當……啊,就當謝謝先生陪我去找岩晶蝶了。」

  「有勞你了,小友。」

  他倆總是如此,你來我往,不斷結下一個又一個契約。

  「對了,若先生下午有空,可否隨我走一趟塵歌壺?」

  

  

  

  

  

  塵歌壺翠黛峰上,鳥鳴啁啾,四季如春。

  鍾離經常受旅行者之邀,出入此地指點裝潢、相看風水,沒想到旅行者這回領著他走上翠黛峰的第四區,高度與奧藏山有得一比,一覽眾山小的開闊氣勢也不輸慶雲頂。

  這塊草坪被旅行者栽上銀杏樹和金黃花叢,旅行者站定位,從背包裡放出剛捕捉到的五隻岩晶蝶,任由牠們在塵歌壺裡翱翔自在,為這片過於空蕩的家園增添一絲岩屬性的安定氣息。

  「這是……」

  「上回我生日,鍾離先生送了我誕生日時盛開的琉璃百合乾花,又送了我石珀教我怎麼打璃月結,我想來想去,先生除了摩拉以外,應該也不缺什麼身外物了,便想著親自佈置一片花園送給你,當作生日禮物。」

  鍾離走入花園裡,這裡有著數十來隻岩晶蝶,全飛往他身邊,乖巧地旋繞著前任岩神打轉,有的停在他的肩上,有的則停在他的扳指上。

  旅行者不知為何,總覺得有些羨慕此情此景。也不曉得是羨慕能被岩晶蝶喜愛的鍾離,還是能停駐在岩王帝君身上的岩晶蝶。

  「甚好。」鍾離轉過身,黑色髮辮在空中盪出一道弧度,他以溫和真摯的語氣讚許道,「小友的這番心意,我收下了。」

  「鍾離先生有什麼願望嗎?」

  「哦?向來只有別人向我許願的份,反過來想替我實現願望的,千百年來,小友倒是頭一位。」鍾離眉眼間浮現淡淡的笑意,「人間百代,浮光掠影,你能在繁忙中許我這一日,精心布置花園,陪我散步閒話,我已感到相當滿足。」

  以往不管旅行者往壺裡塞什麼家具,屏風也好石獅子也好,鍾離都表示對他的品味感到放心,這讓旅行者心虛不已。這回卯起來認真布置後,他總算得以安然接受鍾離的稱讚。

  ……或許,就能多邀他過來幾次了。

  旅行者踮量著這份情緒,跟著鍾離在花園散步,風揚起圍巾在身後飄揚起來。

  鍾離長得精緻好看,但凡見過鍾離的人,沒有不對他的外觀印象深刻的--就連走遍許多世界的旅行者,第一眼同樣不自覺地被他吸引目光。

  從陌生到敬畏,再從好奇到理解,這段時日的相處,旅行者的視線在鍾離身上逗留的時間也越來越久。

  「其實……鍾離先生,我還有一件禮物想給你。」

  「嗯?」

  鍾離好奇的低沉嗓音響起,薄唇揚起的微小弧度,讓他除了神祇的威嚴外,增添一絲凡人的親切感。

  「把手伸出來一下。」

  旅行者抬起手,在鍾離寬厚掌中留下一枚以石珀雕琢而成的晶蝶,翅膀薄如蟬翼,幾可透光。

  旅行者這幾日一完成冒險者協會委託任務,便趕回塵歌壺裡,對著那些岩晶蝶,以阿貝多教導的繪畫技巧描摹草圖、再以稻妻工匠傳授的石雕技術,精雕細琢而成。然而岩晶蝶姿態靈動,飛行曲線難以觀測,細節仍有不完美之處,但看得出旅行者已盡力使之栩栩如生。

  「旅者,你總是能讓我倍感驚喜。」

  鍾離顯然很喜歡這個禮物,淡淡抿唇微笑。雖然旅行者並非第一次看他露出笑容,但比起以往的無奈苦笑或調侃微笑,這番因喜悅而露出的笑容更是傾國傾城。

  鍾離收下晶蝶石珀,抬起手,另一隻岩晶蝶乖巧地停在他的指尖上。黑色手套和金燦明亮的晶蝶形成對比,鱗粉如細雪般紛飛落下。

  「小友,來。」

  旅行者伸出手,看著鍾離長指輕挑,讓岩晶蝶安然落在自己掌心。

  旅行者摒住呼吸,晶蝶沒有因為碰觸而碎裂成晶核、也不需要借助四方八方之網,這藉由濃厚元素凝成的晶蝶,就這樣栩栩如生地停駐在旅行者的掌心上,彷彿還帶著岩神的力量與溫度。

  「就當是回禮了。」鍾離輕聲說道。

  這是只有七神才能給予的寵愛及恩惠。

  旅行者自身的願望,也不過如此。

  「岩王帝君當年以畢生之力護得璃月浮世一隅安穩,如今天下太平盛世,那便由我來許鍾離先生,歲歲年年的今朝,都有我陪你人間紅塵一日閒遊吧。」

  這番話說得流暢而鎮定,語罷,旅行者回握住鍾離的手,立足之地被剝奪的岩晶蝶翩翩飛起,掠過旅行者的倒映出星海的瞳眸,也掠過鍾離覽盡塵世百態的眼角紅妝。

  光影浮塵,將所有的思緒及情感沉澱於此情此景。

  「鍾離先生,生日快樂。」

  

  

110.12.30

點閱: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