魈熒|美夢

Last modified date

#上班累成狗寫個甜餅自肥用,玩家熒x魈,OOC是我的

  –

  --熒今天很晚才登入遊戲。

  白天工作被主管訓話被客人刁累成狗,連吃飯的力氣都沒有,但還是想上遊戲看他一眼--就一眼。

  她走上望舒客棧頂樓,不見那位少年仙人的蹤影,說得也是,畢竟人家忙著降妖除魔保護璃月,甚至有意無意避著她。

  自作多情是沒用的,魈目前不在這,也不會為了她留下來。

  熒身心俱疲,背靠著欄杆蹲坐下來,將臉埋進雙膝之間,強烈的暈眩感襲來,她的呼吸不自覺急促起來。

  果然還是好想見他啊。

  魈應許過旅行者--如遇相見,便呼我名--然而熒此刻卻喊不出這個名字。他許諾的對象,並不是這個熒,她只是陰錯陽差、占了便宜的奪舍者而已。

  她是熒,卻也不是熒。

  下唇咬到滲血,疼得她理智清明許多。

  提瓦特大陸上的月亮很圓,和現世沒什麼差別,這個世界虛虛實實,對她來說卻是恰到好處的綠洲。

  熒擦了擦眼角的淚水,正要起身,卻見熟悉的衣袂掠過視線一隅。

  「……魈?」

  少年仙人從樹幹後現身,以一聲幾不可聞的嘆息作為回應,他的身上帶著沐浴後的淡淡皂香,剿清魔神殘渣的血氣不復殘留,道骨仙風、不食人間煙火,魈將距離感三個字表現得淋漓盡致。

  熒心裡仍然高興極了。

  「發生何事?」

  熒搖搖頭,擠出笑容,「陪我跑個每日任務好不好?」

  熒知道自己對魈而言是個麻煩,但也知道魈極易心軟,便利用他的軟肋,以及那張任誰都拒絕不了的清麗臉龐向他提出要求。

  魈確實拒絕不了。

  誰教她看起來就是下一秒隨時會死去的樣子--雖然他知道熒不會真的死去,但作為璃月仙人守護人類的職責,他至少不能讓她在望舒客棧出事。

  熒顫巍巍地起身,從包包裡拎出食盒,那是早就準備好的杏仁豆腐。

  「我準備了杏仁豆腐,放心吧,不會讓你白跑一趟的。」

  魈默了默,「我並非在意報酬。」

  熒還是把杏仁豆腐擱在了矮几上,她打開冒險之書,在地圖上標記出四個目的地,攀高危險、圓滾滾的易爆品、邪惡的擴張……

  每到一處目的地,便狠戾迅捷地掃蕩大型魔物,熒只有跟在後面撿拾掉落物的工作。

  兩人雖然沒有交談,卻很清楚對方每一個眼神和動作的涵義,縱然魈對熒疏離有加,但任誰都看得出他們之間的無聲默契,肯定是積年累月的相處下才有辦法達到的程度。

  而最後一個任務,是花洲有客棧。

  熒還沒有走火入魔到這個階段時,總是樂此不疲地在交完任務後奔上頂樓,望著空無一人的露臺,想像魈站在這裡的畫面。

  如今魈真的站在自己面前,旅行者心中卻沒有當初那份單純的期待和喜悅。

  她想要的越來越多,卻說出口。

  魈還沒有離去,熒靠著牆,唇角溢出一絲苦笑。

  「魈。」熒輕聲換道,「你能不能對我溫柔一點?就一下下,一個晚上?兩小時?二十分鐘?」

  魈的五官冷峻,靜靜瞅著她,沒有點頭也沒有拒絕。

  最後熒沮喪地說道,「那……就兩分鐘?」

  魈思考半晌,向她伸出左手。

  熒虛虛地握住魈的手,隔著皮套感受他的體溫。

  風兒拂過樹梢,她忍不住閉上眼,被工作摧殘而疲倦不堪的心靈得到撫慰。

  明明知道這不是真的,只是一場夢而已,她卻深深眷戀於此。

  「魈,已經兩分鐘了喔。」熒小聲提醒道。

  「我知道。」魈垂眼,「妳要是覺得夠了,便鬆手吧。」

  熒自然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好不容易從魈身上得到了一點慰藉,她便開始叨叨絮絮白天工作的一切,也不管魈到底聽懂多少,就是一股腦兒地宣洩自己的不滿和委屈。

  說到最後,熒的目光從兩人交握的手上,挪到他的臉龐上。

  這是今晚,他們第一次四目相交。

  「你不在的時候,我都睡不好。」

  熒笑了笑,比起剛登入時要有精神多了。

  「謝謝你陪我跑了一天的任務,今晚終於可以做個好夢了。」

  魈輕輕嘆了一口氣,抬手停在她的頭上幾吋高,最後揉揉她的髮旋。

  「嗯,妳會做個美夢的。」

  

 110.12.20 

點閱: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