魈熒|仙人的哄睡方式(R)

Last modified date

#5500+甜文,已交往設定,也算是2.7後日談,我流熒妹

#本篇又名<夏至無眠>,夏天到了想開點涼爽又黏膩的車,小情侶床頭吵床尾和

  

  旅行者很少生氣。

  即使璃月某對師兄妹屢次差遣她去摘清心、被稻妻某隻小貍妖稱呼為黃毛阿姨,熒也總是一笑置之。

  而魈亦是如此。

  長久的守護讓他處事淡然,即使有神棍冒用他的名義招搖騙撞,也僅僅是口頭訓誡,並未真的動怒懲戒。

  熒和魈,一個好脾氣,一個話不多,交往以來,兩人就從沒吵過架。

  在層岩巨淵之行回來後,魈卻隱約察覺,熒有些不對勁。

  魈長年枕戈待旦,對任何風吹草動都敏感得很,熒的心跳和呼吸頻率的變化自然瞞不過他。

  --熒失眠的次數似乎變多了。

  是夜,窗外的史萊姆風鈴清脆作響。

  熒窩在魈懷中,鼻尖靠著他剛凜的下頷曲線,這個角度是不論索吻還是被吻都很方便。女孩貪心,睡前總要磨磨蹭蹭討幾個甜吻才睡。

  今日討晚安吻時,熒卻有些心不在焉,眸光飄忽閃爍。

  甚至咬傷了魈。

  熒撐起身子,指尖擦掉他唇上的血痕。

  「抱歉……」

  魈嘗到淡淡的血腥味,也不在意,抬起她的下巴,「妳有心事?」

  「我的心事啊,那可多了。」熒低聲一笑,「煩惱摩拉不夠用,給你刷的辰砂套又全歪防禦,去奧藏山釣魚連著幾天都沒看到長生仙……」

  熒向來擅長轉移話題。

  魈垂眼,低頭輕啄她的唇瓣。

  「明日我陪妳去刷黃金地脈花,聖遺物歪些防禦也不差,能扛打一點。至於長生仙,我知道留雲有這魚種的特製餌料,我去向她要一些。」

  魈知道熒並非真的為這些苦惱,但還是順著她的話,最後提了一句。

  「妳若有煩惱,但說無妨,別一個人悶著,我陪妳一同解決。」

  熒頓了頓,對上魈的眸光。

  「若我說,我想分房睡呢?」

  分房睡?

  魈攬在腰上的手一緊,目光一冷,熒有種拔到虎鬚的錯覺,趕忙解釋道,「最近不是夏至嗎?晚上睡覺,總覺得有點悶,睡不太好……」

  熒顯然不想說實話。

  魈也並非擅長拷問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個性,只是在心中輕嘆。

  若是真的睡覺怕熱,倒也不是什麼難題。

  魈摸索床頭櫃的抽屜,旅行者之前接了鶯兒的委託,熬製不少元素精油做實驗,還剩下不少,而霜劫精油帶有涼感效果,很適合驅暑。

  「我替妳擦一些。」

  旅行者還想說些什麼,但在魈堅定的目光下只好妥協。

  她就是抵抗不了那雙漂亮的鎏金雙瞳。

  熒趴在床上,睡裙如白花般綻放。魈屈膝跪在她身側,將精油倒在掌心上,從小腿肚開始往上推壓。

  少年掌心的熱和精油的涼,交織在一起,陣陣酥麻癢意蔓延開來,熒舒服得瞇上眼,不自覺發出哼唧聲。

  分房睡的念頭頓時被拋到九霄雲外。

  魈的手勁適中,遊走在小腿和大腿。再往上到背脊和圓肩。精油滲入皮膚孔隙,冰霧花清冽的淡香充斥著胸腔,熒的精神也放鬆許多。

  「魈從哪學的?」熒迷迷糊糊地問。

  清冷自持的仙人,怎麼會懂這些?

  魈將吻落在她的頸後,鼻尖埋在少女的短髮中,「看書學的。」

  熒想起來,鶯兒為了答謝她協助調製精油,送她一本按摩技巧大全,被她隨手放在書架上。

  依稀記得書上有幾個章節,就是關於舒緩失眠困擾的按摩方式。

  魈的學習能力太好了。

  恍惚間,熒感覺到睡裙被褪下,魈的手落在她的腰側和臀部揉壓,長指貼著南瓜褲縫隙往內伸,不意外已經觸到一片黏滑濕意。

  指尖輕輕摩擦那突起的小核,熒的身體一縮,淌出更多水來。

  熒將臉埋在枕頭裡,如貓咪般嬌顫喚道,「魈……」

  魈撤出長指,手上殘留的精油不多,被熒的體液包覆取而代之,泛著薄薄水光,落了幾滴在掌心,他眸色一深,輕舔品嘗。

  熒的身體被撩撥但還沒得到滿足,粉嫩穴口一縮一縮的,渴望被填滿。魈抹了些蜜液再度插入長指,柔軟內壁歡快地絞住他,一開始還有些乾澀,後來越發順利,在寂靜夏夜中發出抽搭水聲。

  熒面朝下,揪著床單和枕頭,不自覺抬高臀部方便魈抽送,隨著酥麻高潮來臨,呻吟尾音拔尖上揚。

  「魈……!」

  小腿不住輕顫,高潮過後身體疲憊鬆軟下來。熒身上雖然出了薄汗,卻因為霜劫精油的效用,並不覺得熱。

  魈吻咬著熒發紅的耳垂,「還想分房睡嗎?」

  怕熱?失眠?

  無妨。

  仙人身體力行了他的哄睡方式。

  

  

  夏夜漫長,蟲鳴陣陣。

  月光為被,熒枕著魈的手臂,輕輕翻身--這才睡不到兩個時辰。而魈還閉著雙眼,呼吸規律。仙人在她身邊一向睡得沉,這點熒還是挺自傲的。

  從層岩巨淵回來後,熒便經常做惡夢。

  夢見鍾離來得太晚,魈落入淵底,被那些惡靈縛住,失去神識化為遊蕩於黑暗的怪物。

  忘了名字,忘了璃月,忘了契約,也忘了她。

  半夜醒來時,她沒有馬上睜眼,淚水濡濕眼睫,等到乾了看不出痕跡,她才敢睜開眼,確認魈還在身側,緊緊攬住他的腰感受戀人的體溫。

  太好了。

  她沒有失去魈。

  臉頰上傳來暖意,長指輕撫過她的眼角,熒撞進魈擔憂的沉沉眸光中。

  魈本就沒睡,他知道熒醒了。

  角落的冰霧花在魈的陣法作用下,風元素將涼爽氣息擴散到整間廂房,熒的指尖冰涼,要再用悶熱當失眠的藉口,顯然說不過去。

  「我作惡夢了。」她坦承。

  「嗯,我知道。還不只一晚。」

  她以為自己藏得很好,沒想到卻還是被魈看出端倪來。

  「夢見了什麼?」

  「我夢到辰砂本秘境門口,有很多位魈,全都變成綠色大團雀,圍在我身邊啾啾啾叫個不停,我分不出你是哪一隻……旁邊還立著『璃月珍稀鳥禽,人人有責,謹慎投餵,請勿吵架』的立牌*。」

  熒語調輕快,笑著比劃出魈鳥的肥美圓滾形狀。

  「大概這麼大,甚是可愛,讓我好煩惱,全都想帶回家,該怎麼辦?然後我就醒了。」

  魈一默,澀然開口,「熒,妳當真以為我看不出妳在說謊?」

  「……唔,有這麼明顯啊?」

  熒很少向魈傾訴負面情緒,她是旅行者,本該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來去如風,卻在這裡產生了牽絆。

  有光的地方,自然伴隨著陰影,而這陰影比她想得還要巨大。

  她的目光有一瞬虛浮。

  「好吧……我夢到你死在層岩巨淵。」

  熒握緊了魈的手,聲音不自覺顫抖。

  「每次閉上眼,腦海就浮現當時的景象。萬一之後又失去你,我該怎麼辦?」

  「當然,我也知道,既然你會選擇犧牲自己,一定希望看到我好好活下去。假設真的有那一天……沒有你,我也會繼續我的旅程。」

  「和哥哥會合後,我會帶他去層岩巨淵,告訴他底下埋屍無數,有一名夜叉,對我很好很好,曾經救了我兩次……」

  熒試圖讓自己看起來豁達,眸底卻沒有笑意。

  魈其實沒有錯。

  在當下的處境,他別無選擇。什麼都辦不到的她,哪有資格責怪魈?

  正因為知道這點,熒才會如此鬱結。

  心疼他認命得如此理所當然,將放棄自己的生命視為家常便飯。

  熒在與魈對望的那刻,讀懂了他的不捨、決絕和告別,即使早一步察覺魈放棄了什麼,熒也別無他法。

  連他的名字都來不及喊,命懸一線、失去魈的短暫幾秒,熒已經準備縱身躍下淵底去找他。直到魈從岩神的光輝中落地,她才找回自己的理智。

  淨化風魔龍的榮譽騎士,璃月七星的入幕之賓,解除稻妻鎖國令的劍魚二番隊隊長--

  空有這麼多頭銜和經歷,重要關頭,卻連戀人的手都抓不住。

  熒厭惡自己的無能為力,間接導致她連日來因惡夢而失眠。

  甚至連這份恐懼都不敢讓魈知道。

  既然都起了頭,旅行者便順勢將這些日子的心情全盤托出,魈靜靜聽著她剖開自己的心,吐出每一句血淋淋的自厭。

  沒有人見過這樣的旅行者。

  知道熒的煩惱後,魈總算安心一些。

  「……妳知道,我擅長空中自在法,從高處下落攻擊,不會受傷的。」

  「那種狀況還能下落攻擊?」熒瞅他一眼,「你也會開玩笑了?」

  因提瓦特離開故土後,便永生不凋。熒並非柔弱花朵,不需要他人保護。

  在熒握住長劍的那一刻,就沒想過要躲在他人的羽翼下接受庇護。

  面對困難,她毫不猶豫揮劍向前;面對險阻,她從未害怕止步原地。

  她卻被魈救了兩次。

  「是我不夠強大。」熒苦笑,「要是我沒解開層岩的封印,大家就不會涉險了。」

  魈搖頭,「熒,我是眾夜叉中獨自活下來的那個,有義務查清所有人的下落,是妳解開了封印,我才有機會查證浮舍的下落。」

  少年低眉,眼角的鋒利紅紋在月光下柔和幾分。

  「殺戮和守護是我的職責,我並不畏懼死亡,但讓我向死而生的,是妳。」

  魈的目光清亮,承載了屬於少年的寫意和溫柔,少見而可貴。

  「往後不管被困何處,我都會想辦法活下去,回到妳身邊。」

  熒十分難受。

  她想,這輩子都無法與魈吵架了。

  該怎麼宣洩這種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受?她寧可魈訓誡幾句不敬仙師,也好過她明明什麼都沒做,還要被捨命救人的魈反過來感謝跟安慰。

  是她太沒用了。

  魈已經往前走了,她還陷在這種無謂的情緒裡。

  熒恨恨地咬在魈的鎖骨上,將他偏白的膚色啃出一朵霓裳花來。

  「我也想保護你啊,魈。」

  熒低頭封住他的唇,輾磨被她咬出的傷口。夏夜月亮圓而清澈,蟬鳴瞬間寂靜下來,只有兩人接吻的換氣和喘息聲。

  「熒?」

  「你別動,我自己來。」

  魈愣了一秒才意識到她要做什麼。

  剛才魈替她用霜劫精油按摩,熒的身子還軟著,魈自己也並非沒有動情,如今被熒這樣一撩撥,本已忽略的情潮又再度湧上。

  褪去衣服後,熒跨坐在魈身上,這種姿勢兩人並不陌生。熒往前挪動臀部,輕輕摩擦他硬挺的性器,舌尖含住少年仙人的耳垂,喘息聲啞又甜。

  「魈,你硬了。」

  「……嗯。」 魈閉上眼,聲音同樣染上情慾,「妳輕些,別傷著自己。」

  在任由她予取予求的這一刻,魈還是惦記著不希望她受傷。

  熒的光裸大腿跪在魈腰側,將性器夾在腿間摩擦。陰莖前端泌出液體,是動情的象徵,逐漸灼熱勃發。前端輕輕彈在陰核上,熒身體輕顫,一股愛液沿著陰唇滴下,她濕得不行,卻還不想這麼快結合,她想慢慢享用這道美食。

  像是小鳥啄食般的吻落在魈的胸膛和腹肌上,吮出一朵朵櫻紅來。魈習於忍耐,在熒含住他陰莖時,卻也忍不住低啞喘息。熒一邊吞吐他的性器,彷彿要將他拆吃入腹,唾液將柱身染得透亮,發出嘖嘖水聲。

  齒列掃過馬眼的那一刻,魈沒忍住,在她的口中宣洩出來。

  魈身上總有清心的苦甜芬芳,讓熒眷戀不已,就連洩出的精液上,也帶有同樣的味道。她將白濁一點一滴舔淨,連同囊袋上和大腿內側都沒放過。

  魈將這一幕盡收眼底,他雖然不願熒這麼做,但不可否認,熒專注舔拭白濁、想將他的一切占為己有,這個畫面對他來說,性吸引力十足。

  仙人的體力自然不在話下,沒多久便重新蓄勢待發,抵上了穴口。

  熒揉捏陰蒂讓自己分泌愛液,然後抬起臀慢慢坐下。剛才在魈指尖按摩下去過一次的身體仍然敏感得很,擴張的程度卻還不足夠,因此吞吃得很辛苦。

  「……魈……疼……」

  「會疼就慢一些。」

  魈有些後悔沒堅持幫她做前戲擴張。

  陰莖一吋吋輾開內壁皺褶,劈開她的柔軟深處,彷彿他們生來就是如此契合。

  體內適應他的存在後,熒埋在魈的頸窩,清甜地喃著他的名字,陣陣酥麻感電流般竄上背脊,愛液順著大腿落下,在床單染上一片銀月色。

  還不夠,遠遠還不夠,還要再更多更深一點。

  只有這樣,才能稍微削減連日惡夢帶來的不安。

  魈主動挺胯,律動的頻率和速度加快,陰道內壁一陣痙攣,高潮前兆的收縮讓熒腦袋一片空白,緊緊扣住了魈的手。

  這一刻,連靈魂都緊密結合。

  熒癱軟下來,呼吸淺而急促。自己主動雖然狼狽而辛苦,卻有著不同於以往的滿足。佔有慾對她來說是陌生而難以啟齒的,只有在差點失去魈的那一刻,她才知道,原來自己也會有對魈產生這種想法。

  想將他拆吃入腹。

  豈料才吃一半就沒體力,熒懊悔自己平常疏於鍛鍊。

  魈要撤出的時候,熒張開雙腿環住他的腰,入得更深,像溺水者攀著浮木。

  「別出去。」少女的聲音有些鼻音,「在裡面……再待一會兒。」

  她喜歡與魈結合的充實感。

  兩人的連接處一片潮濕,白色透明的液體黏稠糾纏,魈無可奈何,只能換個側躺的姿勢,讓她舒服一些。

  熒的意識終於緩過來,魈卻勾住她的腿彎拉開雙腿,挺動腰身,輕輕淺淺地抽送起來。腿心被他撞得痠麻,汁水橫飛,女孩的呻吟聲逐漸破碎,魈的抽插力道比剛才還要猛烈許多,小腹隆起他在體內的形狀,每一下都撞擊在脆弱的敏感點上,幾乎頂到宮口。

  太滿、太脹了……

  熒全身上下被少年的氣息包覆,剛才處於被動姿態的魈,終於取回了主導權。

  溫柔月色蕩漾成波,床單被揪緊又鬆開,汗水和體液交織在一塊,濕黏甜膩,兩人緊密相依,情意纏綿繾綣,安撫慰藉彼此的傷慟與恐懼。

  性器推入窄穴深處,再完全撤出,過度的充實和空虛交錯,熒被按在懷裡抱著細密操弄,生理性淚水被魈悉數吻去。

  不要招惹他,不要妨礙他--意識恍惚間,熒想起了魈一開始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

  孤凜的夜風,終於還是停留在她的掌間了。

  誰說仙人不沾七情六慾?

  作為回報,魈也在熒的肩上吻咬出了一朵霓裳花來。

  熒的患得患失他不是不懂。

  一個人獨活是什麼滋味,魈再清楚不過。

  魈輕輕啄吻她肩上的那些紅痕,有些刺痛,但更多的是被愛的充實。

  青色翠髮與金色髮鬢交纏,熒將之編織成髮辮,情緒逐漸穩定下來。

  「妳的精神似乎更好了?」

  「唔……我也覺得奇怪,平常做完總是直接睡著的。」

  也許是不夠累?這話她可不敢說。

  「失眠是因我而起,也理當由我陪妳到入睡為止。」

  熒把玩他的翠綠髮梢,眨眨眼,「那就再來一次吧?」

  魈挑眉,「妳確定?」

  開玩笑的,她明天還要早起完成委託鋤大地呢。

  「我睡不著的時候,以前哥哥……會唱搖籃曲給我聽。」

  魈沉默。

  要一名護法夜叉唱搖籃曲?

  他寧可再來一次。

  「……我,不會唱歌。」

  「你的原身是金鵬,鳥類不應該都很會唱歌嗎?」熒嘻嘻笑道。

  --那是刻板印象,而且鳥鳴啁啾,跟唱歌差得可遠了。魈看著天花板上的吊燈,思考變回原身啾啾唱歌的可能性,一陣惡寒後放棄了。

  「妳真想聽?」

  見熒點頭,魈輕嘆。

  「以前,伐難經常自己編曲哼著玩,我還記得一兩段。」

  「哦?」

  魈撇過頭去,耳尖有些紅。

  「咳……」

  魈清了清嗓子,哼起一段旋律,沒有歌詞,倒有幾分璃月小調的古樸韻味,熒能聯想到當年五名夜叉圍聚在樹林下嬉戲打鬧的畫面。

  那是一段安穩而遙遠的日子。

  夜叉一族,從不是能在和平時代好好生存的種族,而魈卻是唯一活下來看到和平盛世的那一個。

  浮舍他們生前的願望,魈想替他們一一去實踐。

  魈從熒身上看見了許多可能性,她的願望和情感,魈也都聽見了。

  往後,即便到了最後關頭,他也不會再鬆手留她一人。

  熒閉上眼靠著魈的胸口,耳畔同時縈繞著他穩健的心跳聲和輕柔哼吟。

  縱使盛夏將至,有魈的陪伴,她也能一夜好眠了。

  

  

111.06.21

  

*辰砂本門口的魈團雀們靈感來自NGA討論串。

點閱: 101

8 Responses

  1. 把你的文章從頭到尾看一遍了….真的不夠ಥ_ಥ 我還可以看一百一千篇嗚嗚嗚嗚
    魈熒真的太棒了嗚 加上這樣的文筆 我感覺看了一去不復返 別人的看不下去了啦ಥ_ಥ 希望有機會能跟作者當朋友!!看到害我也想拿起放下很久的筆了嗚

    • 謝謝柔呀的喜歡!ヽ(●´∀`●)ノ
      魈熒真的很美好,加上官方狂撒糖,讓人根本直接被踹到坑底嗚嗚
      如果有在用噗浪的話也歡迎加我好友,原神專用帳號是GS99
      期待提筆!想看到更多魈熒文>///<

  2. 好感謝大大的魈熒文!文筆又好🥺🥺這種長篇的老是看到爆哭,難過又心疼又甜><
    大大的文已經是生活的一部分了!!!
    每天都三不五時刷新一下,我會繼續支持大大的🥰🥰

    • 謝謝兔兔的支持~~(抱)
      有注意到您每次都超快就按讚,讓我很驚喜(*´∀`)
      摸摸不哭不哭,我筆下的魈熒過程就算小虐,結局也都一定是很甜很甜的!!🥰

      • 我也特別喜歡追妻火葬場的情節XD (抱)
        好文一定要支持的!!! (吶喊
        而且很巧每次大大都寫出我剛好想看的內容,有陣子迷魈的初設就有三人行!!
        這次活動劇情雖然魈沒事但感覺還是心頭被堵住少了甚麼點甚麼撫慰受傷的心靈XD(熒妹快跳下去救魈呀~!)然後大大就滿足我了!
        真是太幸福的讀者了 >////<

        • 是追妻火葬場同好!(握手) 看來我們口味很接近太好了(*゚∀゚*)
          這次2.7劇情很棒,但因為主角表現不多有點悶悶的+1
          所以寫了1個if線(以魂證心),跟這篇哄睡後日談來紓解熒妹心中的不甘
          能用二創來圓滿主線的缺憾是我的創作初衷,謝謝您的喜歡(*´∀`)~♥

  3. 劇情超棒~!動畫也就看了幾千遍XDD
    剛好最近也在整頓家園,剛好這個後日談,心靈超圓滿的啦 -/////- )b
    不知道大大後面會不會寫小鹿(這口味也一樣嗎😉)
    期待月大大的每次更新唷~😘😘

    • 小鹿我一定會抽的!(・∀・)但會不會嗑CP就要看劇情怎麼塑造了,期待他的邀約任務~~
      萬葉跟托馬也都是被劇情和語音打到所以忍不住寫了幾篇,相信官方不會讓我們失望嘿嘿(◍•ᴗ•◍)❤
      幫角色蓋房子真的會有種滿足感,很想一直掛在塵歌壺wwww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