魈熒|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Last modified date

#3500+甜文,慶祝蓋給魈的望舒客棧新居落成,我流熒妹

#順便跟一下時事,好希望能出魈鳥家具讓我放壺裡啊

  

01

  熒收到來自刻晴的包裹。

  璃月七星感謝旅行者在層岩巨淵的付出,特地送來幾件璃月精緻家具。只是沒想到,其中一件竟是以岩王帝君仙祖法蛻為雛形做成的玩偶。

  四肢短小,祥雲尾巴軟綿綿的,抱在懷裡恰好能環在腰上,整體型態像極了一隻撒嬌的貓咪,惹人憐愛。

  --哇,是一隻好可愛的貓貓龍耶。

  從今天起,就要和他們一起生活了。

  但是……

  熒看了看床上半米長的金鵬團子,那顆占據了半個床位的肥美翠綠鳥球,在晚上常被魈以礙事為由掛在窗前。

  這雙人床,似乎還是太小了……

  她想起魈站在望舒客棧的背影,頓時有了靈感。

  好,是時候來改造塵歌壺了。

  

  

02

  魈最近經常獨自回望舒客棧過夜。

  交往之後,熒給了魈洞天關牒,魈一週中必有兩三日會回塵歌壺歇下。而像這樣連著七天回客棧過夜,旅行者也不見蹤影,實在反常。

  菲爾戈黛特和淮安不免懷疑他們是否鬧口角了,望舒客棧作為護法夜叉的後援單位,自然要關照一下這位貴客的身心狀況。

  魈剛提著長槍落地,菲爾戈黛特便喊住他借一步說話。

  「降魔大聖,旅行者近來可好?似乎有陣子沒見到她了。」菲爾戈黛特問得很有技巧,「是去稻妻了嗎?」

  「無事。」魈簡短答道,「她說這幾日塵歌壺擺設維護中,不方便外人進出。」

  外人?

  淮安和菲爾戈黛特面面相覷。

  於是旅行者和降魔大聖不和的消息不脛而走,自然也傳到當事人耳中。

  人在家中坐,瓜從天上來。

  熒沒想到閉關修壺也能變成茶餘飯後的話題,一番瞭解之下,原來是魈給的回應過於冷淡,被人誤會了。

  畢竟他本就不是情緒外顯、會為自己解釋之人。

  熒在塵歌壺調整建築地形,錨點位置常有更改,有時甚至會放在高空以確認整體樣貌,基於安全考量,才會叮囑魈暫時別進壺裡。

  為了闢謠,不管忙到多晚,熒都會來望舒客棧,敲響魈的房門,灰頭土臉地埋進他懷中。

  大興土木了一天,嬌俏漂亮的小黃雀,都要變成灰煤炭了。

  魈拿毛巾擦去她臉上的沙塵,露出一張乾淨清麗的臉蛋來。

  他有點心疼。

  「若有需要,可隨時喚我幫忙。」

  「不必不必,進度差不多了,再過三四天,等那幾塊浮空石送到,搭上去就完工了。」熒嘻嘻笑道,「你也不用像個被我趕回望舒客棧的哀怨小媳婦了。」

  「其實妳不必如此費心。」魈垂眼,「於我而言,在哪休息都行。」

  熒雙手環胸轉過身去,「那好,魈今晚就自己睡吧,我回去了。」

  魈忍俊不住,從身後環住她的腰,氣息拂過她頸後的皮膚。

  「既然來了,就一同歇下吧。有妳在,我會睡得更安穩。」

  可以的話,他還是想歇在塵歌壺。畢竟塵歌壺沒有外人,想親近時方便些,熒也不用費勁降低音量。

  隔日兩人同進同出的身影,讓樓下守護降魔大聖和旅行者戀情的客棧主人,總算放下心中一塊大石。

  

  

03

  --兩週後。

  熒真的在塵歌壺蓋出了一棟精巧版的望舒客棧。

  長年四海為家的熒,對於塵歌壺的打理很是隨興,直到前幾日刻晴贈送幾樣精緻家具來,作為解決層岩巨淵危機的賀禮,無處安放的熒,這才意識到再亂下去不行了。

  也難為魈陪她住了這麼久,對於那滿坑滿谷的屏風和石獅子,毫無怨言。

  魈知道她要整頓塵歌壺,為了讓她安心施工,這才主動回望舒客棧。

  但他遠遠低估了熒的決心。

  兩個禮拜過去,塵歌壺內煥然一新。

  魈搭著熒的手落在地面上,恰好正值日暮時分,夕陽西墜,映入眼簾的是滿天明燈,建在岩石和銀杏樹上的仿客棧建築,蔚為壯觀。

  這棟建築以望舒客棧為靈感,卻又有著旅行者獨有的巧思。

  他們來到主宅門前的露臺,圍欄被熒改造成座椅,可以坐著遠眺整個海天一線的美景。兩旁栽種著參天銀杏樹,林蔭下是斑駁錯落的陽光。

  盞盞霄燈浮在空中,像極了魈去年海燈節時,護送熒和派蒙入城後,在城外短暫一瞥的滿天星河燈火。

  紅塵人間,曾經遙不可及。

  景致重疊,但這回身旁卻有了熒。

  「這裡……很美。」魈深吸一口氣,淡淡微笑,「讓妳費心了。」

  「別這麼誇我,我也不是全為了你,一部分還是出自私心。」

  熒隨手托起一盞霄燈,金髮隨著風飄揚,雙眸含著絲絲情意,「如此一來,就算不是海燈節、就算你忌憚身上的業障影響凡人,無法前往璃月港,也能和我一起在這裡賞燈了。」

  總算能給他一個家了。

  魈不擅長接受他人的好意,但熒卻總是以自身為出發點,用一種春雨潤物細無聲的方式,讓他知道自己值得被這個世界溫柔以待。

  魈俯身靠近熒,氣息交織,雙唇貼在一塊。熒環住他的肩膀,手指攀上他的青色花臂。溫柔的吻,熾烈的情感,在萬里晴空下,在耀眼如藍寶石的大海前,心心相印。

  其實,以魈的金鵬原身來說,築巢應該是雄鳥的本能,但熒卻把這工作給攬過去了。

  魈有點不是滋味。

  接下來幾日,魈從外頭回來時不時「添磚加瓦」,有時是一捧新鮮清心,有時是幾顆金黃剔透的石珀,或是一株小小的梧桐樹苗。

  一點一滴在洞天留下足跡,與她共築愛巢。

  

  

04

  天剛亮。

  魈看著滿身紅漿的貓貓龍陷入沉思。

  帝君遇刺……不,這不是帝君。

  那赤紅也不是血,是打翻的染料。

  外觀酷似帝君的仙祖法蛻絨毛娃娃,龍角挺立,眼角有紅妝點綴,四肢紋著金色繡線,令人好奇製作者到底是什麼來頭,能做得如此惟妙惟肖。

  這比他上次看到熒請八重堂訂製的金鵬鳥團還要更加衝擊。

  魈真是低估了那些凡人,此等大逆不道之舉也敢……

  「魈。」

  旁邊傳來熒可憐兮兮的聲音,打斷了他萌生的念頭。

  今早她在阿圓旁邊製作家具時,不慎打翻染料,連剛洗好放在一旁曬太陽的布偶都遭了殃。本想偷偷處理掉,但奈何魈第一時間就聽到她的驚呼聲,趕到命案現場。

  染料是純天然製作,帶著原料霓裳花的香氣。熒身上自然也不能倖免,臉頰、手臂和裙擺,都染上觸目驚心的紅。

  戀人狼狽的模樣讓魈起了惻隱之心,暫且不追究這仙祖法蛻的來歷。

  「抱歉……是我沒把染料收好。」

  魈脫下手甲,「無妨,我來洗吧。」

  「那就麻煩你了……」

  魈用風元素加上水元素,迅速清洗地板,再抱著仙祖法蛻進了浴室,熒也尾隨其後。只見魈在水盆裡注入冷水和洗滌劑,修長雙手搓揉著貓貓龍的軀體、肉球和祥雲尾巴, 眼神沉靜肅穆, 動作細膩輕柔,貓貓龍在魈手中任由他搓圓揉扁,渾身上下都是綿密的乳白色泡泡,乖巧的模樣越發讓人憐愛。

  熒看著這一幕心都要融化了。

  「貓貓龍好乖好乖啊,等你洗完,我就給你做一頓拿手的活力喵飯……」

  魈一陣停頓,匪夷所思地看向熒,「妳在跟它說話?」

  熒眨眨眼,有點害羞,「你不在的時候,我也會跟金鵬團子說話。」

  「……」

  「待會我也給你做一盤杏仁豆腐!」

  他並非在意吃的--

  罷了。

  魈唇畔不自覺帶著無奈笑意,繼續清洗帝君龍體娃娃。

  讓魈做這種凡塵俗務,熒感到有點抱歉,但又愛極了他身上少見的人間氣息。

  一屋、兩人、三餐、四季,她喜歡和魈一起走過這樸實歲月。

  染料徹底洗淨,水盆裡已是一片殷紅泡沫,魈換了一盆清水進行最後的沖洗,握住貓貓龍的四肢,擠壓出仙祖法蛻棉絮吸收的水分,然後墊了塊毛巾,放在窗臺前,召了一團風元素來吹乾它。

  今天洗了兩次澡的貓貓龍翻著肚皮,恬靜地曬著太陽。

  「魈洗得好乾淨啊。」

  熒感嘆道,盤算著能否麻煩他幫忙洗金鵬團子……

  魈的視線落在她身上。

  「到妳了。」

  啊?

  「我?我自己來就可以……」

  魈將熒打橫抱起,走到樓下的露天溫泉池。

  霧氣氤氳,水花聲嘩啦。

  說是要幫她洗,但魈自己也脫了衣服。

  熒裡裡外外都被魈洗了個乾淨,連平常自己很難碰到的地方,他都沒有放過。

  過程中換了幾次姿勢,深入各種角度進出仔細掏洗,過程中魈也染上了她的味道和顏色,整個溫泉池都是霓裳花的香氣。

  栽在池子邊的淺藍花朵,隨著波濤起伏的溫泉水搖曳生姿。

  「妳平常都跟金鵬說什麼?」魈在她耳畔啞著嗓問。

  「啊?」

  熒被他緊緊扣在懷裡,不留一絲縫隙,意識正渙散。

  哪有人現在拷問這個的?

  大概是魈鳥肥啾很可愛想咬一口什麼的……熒斷斷續續地說著。

  可愛?想咬一口?

  魈很快就讓她知道魈鳥的凶險之處。

  ……

  等兩人徹底洗淨時,已經過了中午。

  熒這下學乖,以後千萬不能隨便誇魈洗得好。

  魈幫熒配戴好因提瓦特,抱著她走出浴池。兩人來到露臺上,少年用純淨風元素一綹綹地吹乾熒髮上殘留的水氣。

  夏日午後的陽光很暖,被銀杏枝椏剪碎了舖散在石磚上,即使兩人剛換上乾淨的單薄背心也不覺得冷。

  少年清俊的五官眉目溫和,不復業障纏身的壓抑孤苦。

  這裡只有阿圓,熒撒起嬌來更是肆無忌憚。像是剛被主人悉心呵護洗好澡的金絲雀,頂蹭著魈帶有沐浴露香氣的肩窩,恃寵而驕。

  「魈。」

  「嗯?」

  「你喜歡這裡嗎?」

  「……嗯。」

  魈吻了吻熒的耳殼,摟住她的腰,覆住她的小手,擦揉掌心的劍繭,還有這些日子劈柴蓋屋的傷痕。

  「有妳在的地方,都是溫暖的。」

  清風徐徐吹來,遠方海水透藍,視野內的銀杏樹葉婆娑,而剛洗好的仙祖法蛻被掛在屋簷下,迎風輕晃,閒適的時光長河自在流淌。

  這裡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111.06.24

*本篇靈感分別來自B站的魈貓手書「無法忘記的事」跟洗貓貓龍的影片、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看到魈貓創作腦內就開始顫抖全文背誦,畫得太好了我哭死,所以寫這篇治癒一下…

點閱: 25

【已是最新的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