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測|#0132 病語

Last modified date

#百琥魄 #黑雛月

  

  晨光昏暗。

  魄坐在床畔,目光落在沉睡中的妻子身上,伸手輕掠她額前汗濕的碎髮,動作細膩充滿柔情。

  「你說,是工作過勞了?」

  「是的。」

  「……這也沒辦法。」魄無奈輕笑,「畢竟是她自己選的路。」

  家醫白景開了一些抗焦慮和幫助入眠的藥物,與魄在門外低聲交談,叮囑有關注意事項,便離開了。

  外頭下起點滴小雨,魄煮了一鍋麻薏湯,在茶几上放涼。他坐在靠窗的沙發,長腿交疊,今天雖然請假照顧妻子,但仍不忘撥空用平板處理公務。

  雛月在床上翻身,用手背貼著額頭,阻擋窗外洩入的微光。

  「我睡了多久?」她聲音沙啞。

  「十點半,妳可以再多睡一點。」

  「不了,再睡下去又要頭痛。」

  她緩慢坐起身,揉揉後腦,魄遞了杯水給她,輕撫額際,「還疼嗎?」

  「還好。」雛月瞅著魄,「你這回怎麼就沒打算想過再用別的方法,幫我轉移注意力?」

  「妳呀……」魄無奈笑了笑,「我煮了麻薏湯,先喝點再吃藥吧。」

  麻薏湯消暑退火,是雛月最近的新歡,但製作過程繁瑣,魄花了不少時間學習。

  雛月喝完麻薏湯吃了藥,剛把水嚥下,往他的肩窩靠。魄環住妻子的腰,輕輕拍撫她的背脊。

  「給自己放一段假吧?」

  「放假?哦,那大概只有確診才有希望了。」雛月開著玩笑。

  魄知道現世那邊最近的狀況,搖搖頭,「妳可別烏鴉嘴。」

  「好啦,放心,有你在,我會好很快的。」

  雛月閉上眼。

  「……魄,謝謝你來看我。」

  

  

111.09.19

  

點閱: 2

【上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