魈熒|尋花

Last modified date

#4500+甜餅,我流熒妹,已交往設定

#含3.0森林書劇透,想看魈上仙被蘭那羅們包圍(゚∀゚)

#堂堂璃月仙人,竟然淪落到為高麗菜吹笛子(?)

  

  

  前陣子熒剛從須彌歸來,經常哼起空靈的旋律。

  到了夜裡熒睡著後,便會浮現清幽花香,如結界一般護著她。

  有了上回熒在稻妻被妖狐附身的前車之鑑,魈對她身上的氣息變化格外敏感。魈用元素力探了探,稍微施加殺氣,對方知曉他不好惹,隨即撤開保持距離。

  沒有敵意,存在感甚是稀微,只是默默守護著熒的夢境。

  ……哼。

  魈將熒攬進懷裡,貼上她的額,熟睡的少女髮絲微亂,而這份酣甜呼吸,只有他能獨佔,只有他能守護。

  今晚的夢,沒有任何煩憂。

  沒想到,隔天熒便拜託魈陪她去須彌解每日任務,順便介紹朋友給他認識。

  ……朋友?

  

  

  

  

  --桓那蘭那。

  兩人站在形似蔬菜的石頭面前。

  「這不是高麗菜,是修梨薜那。」旅行者糾正道。

  魈一時之間沒聽清楚,「修梨……什麼?」

  「修梨薜那--在蘭那羅語言中,意思是帶有奇異紋樣的石頭,對著他彈奏『大夢的曲調』,便能進入夢中的桓那蘭那。」

  熒闔上森林書,撥弄古琴琴弦,空靈的旋律自指尖流瀉。音符簡單,尾音幽長,熟悉又陌生,來自每個人被遺忘的童年記憶。

  「魈要試試看嗎?」

  原來這就是出行前,熒提醒他備上笛子的原因。

  魈垂眼,想起夜裡害怕他卻仍堅守著熒的嬌小精靈。他身負業障侵蝕,為避免濫觴無辜,面對這種純淨力量,向來習慣保持距離。

  「我畢竟是外人,這次還是妳先來吧。」

  「你說的也對……下回有機會再讓你試試。」

  熒站在修梨薜那前,撥動琴弦,音符帶動空氣扭曲,再一眨眼,原本幽靜的桓那蘭那,便多了一絲生機,隨處可見躲藏起來的抖動小葉片。

  「是金色那菈的旋律!」

  「那菈熒回來了!」

  蘭那羅們歡欣地竊竊私語,從高大的葉片中探出腦袋。魈跟在熒的身後走入他們的視線範圍,小精靈們頭頂的葉片登時豎得老直,聲音害怕顫抖。

  「是陌生的那菈!」

  「在那菈熒的夢境,用風把我們吹跑的綠色那菈!」

  「綠色那菈好兇,壞……」

  蘭那羅們對魈的畏懼態度,似乎不是第一次見面,熒輕輕用手臂碰了下魈。

  「魈,你們見過?」

  「……昨晚,我在妳身上感覺到特殊氣息,稍微確認了一下身份而已。」

  「夢?啊,原來如此。」

  收到花冠時,蘭羅摩和村長蘭拉迦的話語言猶在耳。這是他們對她的祝福,會在她做噩夢時來保護她,沒想到遠在璃月也能奏效。

  熒蹲低身子,向瑟瑟發抖的小精靈們介紹,嗓音溫柔,「不必害怕,這位是來自璃月的仙人,叫作魈,是我的朋友,和你們一樣,都會保護小孩、守護我的夢境。」

  一隻蘭那羅放下小手,抬起臉,「那菈仙人?」

  另一隻蘭那羅頭上的葉片飛快旋轉,語氣高興,「綠色那菈是金色那菈的朋友,金色那菈是好那菈,綠色那菈也是好那菈。」

  「……還是叫我魈吧。」

  「好的,那菈魈。」

  蘭那羅的心思單純,聽到熒的保證後,便有幾隻蘭那羅現身,跑出來圍在魈身邊。璃月仙人依然冷著臉,雙手環胸,甚至稍微退後了幾步,顯然不擅長面對這種場景。

  熒想起自己初來乍到時,和蘭羅摩見面,陰錯陽差為了他口中的「暴葬」,幫一群蘭那羅解決煩惱後,被認證為「好那菈」的畫面。

  「魈,要不要試試入境隨俗?」

  「……入境隨俗?」

  「是啊,要取得蘭那羅的信任,幫助他們、陪他們玩是最快的。」

  魈沉默片刻,有些無奈地輕嘆口氣,帶著縱容的笑意。

  「那便依妳說的吧。」

  他竟淪落到如此閑散的地步。

  於是在熒的建議下,魈當起了一日限定蘭那羅好人好事代表。

  第一站先是陪蘭犍多賽跑,用風輪兩立輕鬆蒐集完全部的光點,回到起點時,蘭犍多正揮舞著雙手,「那菈魈,跟風一樣快,比長鬚虎和那菈熒還要快!」

  魈不明白為何要賽跑,但冒出來圍觀的蘭那羅卻變多了。他冷冽的目光掃過去,蘭那羅們便像枯萎的種子瑟縮起來,但旋即有一隻特別膽大的小精靈,手捧著粉嫩果實給他。

  「那菈熒說,那菈魈會把夢吃掉。」

  「壞的夢很苦,不好吃,是難過的味道,所以,這個給你。」

  熒笑了笑,「收下吧。那是墩墩桃,很甜的。」

  蘭那羅剛把水果遞給魈,便跑回去躲在石頭後面。

  此時,幾隻蘭那羅慌慌張張地跑過來。

  「那菈熒!」

  「『大大鐵塊』又出現了……」

  剛回森林的蘭那羅說,沉睡的被無留坨的化身給喚醒了。

  當熒和魈趕到荼訶之座時,蘭百梨迦剛用手杖擊垮一隻遺跡守衛,隨即又有兩隻遺跡守衛的紅光掃過,魈提起和璞鳶,動作俐落地將其中一隻釘在樹上,而蘭百梨迦恰好回過身,迎面將另一隻遺跡守衛轟落坑底。

  滾滾沙塵散去,蘭百梨迦收起手杖,「哼。」

  魈低頭看了一眼蘭百梨迦,這隻蘭那羅甚至還不足他小腿高,膽識和身手都不輸人類的一流戰士,頓時產生了英雄惜英雄的錯覺。

  比起賽跑或唱歌,殺戮和戰場才是他最熟悉的。

  熒拿出留影機,悄悄將兩人合影下來。

  魈和蘭百梨迦同樣都是又冷又綠又兇又……魈看了過來,正在自言自語的熒連忙輕咳幾聲,表示自己沒有不敬仙師的意味。

  兩人在整個須彌境內兜兜轉轉,時而用草元素「啪嘰」喚醒迷茫的蘭那羅,時而對著喜愛音樂的蘭那羅彈奏大夢曲調,時而在無主苗圃上,跟隨發光精魄讓足跡遍地開花。

  熒雖然面帶微笑,卻帶著一絲惆悵。

  水天叢林因法留納神機下起驟雨,漲退潮間,兩人在一處樹洞躲雨,熒把裙擺的水擰乾,而魈喚來風元素驅走潮意。

  滴滴答答,耳畔是如瀑的雨聲,景色在水氣中氤氳模糊。

  「這個機器,聽說是我哥哥修好的,他很厲害吧。」

  沿路走來聽蘭那羅們傳誦,魈也聽了不少關於那菈法留納的事蹟,「妳兄長也許早就料到,妳會踏著他的足跡再走一次,做得和他一樣好。」

  「但他可沒料到,我會帶著我的戀人一起來。」

  熒的笑音,最後被魈的吻和雨聲給遮蓋過去。

  遠處的深淵王子打了噴嚏。

  回到桓那蘭那後,他們借住在蘭羅摩的家中。小小的蘭那羅居所,勉強夠兩個人躺下,魈和熒面對面,手環繞著腰,而膝蓋碰著膝蓋。

  髮絲和呼吸交纏,每個眨眼的瞬間都能聽到心臟跳動。

  明明比這更親密的接觸都有過,卻因為身在異鄉而有些浮躁。

  「還沒睡……在想什麼?」魈輕輕撫著熒的背脊。

  「沒什麼,只是想起了和他們一起經歷的事。」熒靠在魈的肩上,「須彌只有小孩才看得到蘭那羅,長大後便會忘記。魈是仙人,記性比我好太多了,所以才想帶你過來看看他們。將來若我不在……也還有你知道他們的故事。」

  魈抬眼,重複了一次她的話語,「將來妳若不在?」

  「別擔心,那天還很久很久呢,久到說不定你都先覺得我煩了。」

  魈輕輕哼笑一聲,一吻落在她的肩窩上。在這個如夢似幻的村落中,他們可不敢有什麼大動作,免得驚擾了這群小精靈。

  「妳從須彌歸來,身上帶有陌生氣息,我原先有些不放心,畢竟妳在稻妻曾被狐妖附身過,如今看來是我多慮了。」

  「……說好不提那件事了,我後來都有把你的梧桐樹葉帶在身上,不會再有第二次。」

  熒那時被八重神子兜進與舊友會面的事件中,還被千年狐妖的靈魂附身,回來後被魈從頭到尾好好地「清潔」過了一番,直到她身上的狐狸氣息消失,他才鬆開眉頭。

  夜晚的旋律像雨水,墜入湖面,激起夢的碎片千千萬萬。

  這回魈難得做了夢,他看見一片黑氣繚繞的焦土,中央陽光傾落,綻開一片綠意,熒就靠著那株新生的莎蘭樹,彈奏起了熟悉的旋律。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金色的歌聲,如星河般流淌在桓那蘭那。

  熒抱著蘭帕卡提,其他不同顏色形狀的蘭那羅們圍繞著她。熒哼起大夢的旋律,偶爾還加入璃月或蒙德的調子。雖然熒總自謙說她的歌聲會招來騙騙花,但蘭那羅們都很喜歡她的歌。

  「那菈熒又要舉辦無憂節,結出惟耶之實嗎?」

  「這次不辦無憂節,我只是想讓魈也認識你們。你們是我重要的朋友,而他是……」

  熒思考著該怎麼比喻才能讓他們輕易理解。

  「他是我想一起開花結果的對象。」

  「?」

  「?」

  蘭那羅們不約而同歪頭。

  蘭帕卡提試圖理解,「種子要茁壯成長,變成大樹,然後結出飽滿的果實。那菈熒要和那菈魈一起埋在土裡,經過好幾個太陽跟月亮,鬆土澆水後,才會開花結果嗎?」

  熒點頭又搖頭,「那菈需要找到對的人才能開花結果,才會有小那菈,但我們不需要埋在土裡。」

  「好不方便喔。」

  「好奇怪--」

  魈剛醒來走出屋外,往下便看到這一幕,他啼笑皆非。此時要是現身了,恐怕會引來更多難以招架的問題。

  魈斜倚著巨大傘葉的莖,安靜聽著熒和小精靈們的童言童語,唇角不自覺泛起一絲笑。

  熒回去小屋時沒看到魈,順著元素視野追蹤,來到桓那蘭那的最高點。

  這裡視野很好,能俯瞰整個桓那蘭那。星光佈滿穹頂,流水聲潺潺,累積了數百年的雨露,順著巨大光滑葉片葉脈蜿蜒流淌,匯聚在凹陷低處,然後墜落地面,回到森林之中。

  魈背對著熒,但他知道她來了。

  熒在魈身旁坐下,裙擺如花朵綻放般散開。

  「魈,這朵花送你。」

  魈接過白花,這不是因提瓦特,但仍令他眼熟。

  蘭那羅為了紀念那菈法留納,在謁頌幽境立了石像,那一帶就開滿了這種白花,形似百合,香味清幽而遠播四方。

  熒說道,「我沒有侵吞噩夢的能力,但我能在醒來後,撫平你的眉頭,為你做上一盤杏仁豆腐。蘭那羅們在無憂節為我編了花冠,給予我屬於森林的祝福,出於私心,我也想這樣的祝福分給魈。」

  「妳為我做的已經夠多了,是否被人群記憶,我並不在乎。」

  「但我在乎。」熒垂眼笑道,「我希望不管百年、千年後,大家都記得曾有一名夜叉護佑璃月,後來和異邦旅者走遍各地,斬妖除魔,然後……」

  「生小那菈?」魈似笑非笑。

  熒的笑容僵住,有些心虛,「你都聽見了啊……」

  魈直視著熒,目光灼灼。她有膽子說,卻沒膽子看魈的反應。

  「妳別帶壞他們。」魈輕咳一聲。

  「蘭那羅們沒有性別或戀愛的概念,用他們好懂的比喻,就像陽光和水之於種子的關係。種子乾枯也不會死去,依然能隨風旅行,然而一旦給足了充足的陽光和水,有了適合的環境,便能讓種子生根發芽。」

  熒雖然用了迂迴比喻,卻讓仙人紅了耳朵。

  森林會記得一切。

  魈想到熒說過的這句話。

  不只是讓魈記得蘭那羅們的故事,反過來,熒也想讓蘭那羅記得他們。

  時光荏苒,璃月的說書人會老去,舊的傳說會被新的傳說取代。但在須彌,記憶會誕生夢境,也是蘭那羅的力量根源。種子會發芽,成長茁壯,成為美麗的莎蘭樹,結出更多果實,將這些記憶傳承下去。

  未來是否有機會帶他與熒的小那菈來桓那蘭那……

  那樣的畫面,他也很想看。

  魈轉動著那朵白花,輕輕吻在柔軟花瓣上。

  這個動作,比直接親吻她還讓熒動心。

  「妳的花,我收下了。做為回禮--」

  魈拿起笛子,抿唇吹奏起大夢的曲調。

  底下的蘭那羅們抬起頭,看見星光熠熠,綠色那菈和金色那菈一奏一歌,白色的繁花在葉片上隨風搖曳。有幾隻蘭那羅來到葉頂在魈和熒身邊坐下。魈看了他們一眼,笛聲沒有停頓,繼續吹奏。

  童稚的歌聲應和著笛聲,隨著輕煙翳入星穹。

  希望不要有風,吹走快樂,讓快樂多留一下。

  希望有雨,淋濕大地,留住那菈朋友,多停一下。

  但願溪水永遠清澈,但願鮮花永遠盛開。

  

111.09.11

部分台詞引用自森林書任務文本。

點閱: 53

【上一篇】  

4 Responses

  1. 我的天!月月好會描述!蘭那羅的反應太可愛啦XDD 好不方便哦 好奇怪 笑死🤣🤣
    (可惜不能在夢裡亂製造種子哈哈哈)
    最後那段太美好了,也希望此行能帶給魈一些快樂與平靜還有美夢,希望蘭那羅的小花也能守著魈讓他少點痛苦😌😌
    我真的特別喜歡雨天的場景,兩人閉眼靠在一起互相取暖的畫面,就是特別有FU!聽著下雨的聲音,有種整個世界只剩下我們相互依偎的感覺🥰🥰🥰

    • 我也要謝謝兔兔!!從回覆得到了這篇靈感~~(*´∀`)
      太想寫魈被蘭那羅包圍的畫面,就先放下另一篇跑來把這篇寫完了
      希望藉由熒陪魈走遍世界,去體會每個角落發生的故事,從中得到些許寬慰
      蘭那羅帶給人的治癒感要是也能稍微傳遞給魈一些,就太好了!。゚(゚´ω`゚)゚。
      我向來不太喜歡下雨天,阻礙視線還會被凍住(?)
      但水天叢林的雨特別不一樣,很適合小情侶一起躲在樹洞聽一個下午的雨聲>///<

    • 魈對蘭那羅這種生物特別沒轍XDDD 不敬仙師他們肯定也聽不懂哈哈哈
      關於魈熒的小那菈(?)有一小篇後續,預計希望能在今年年底寫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