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世|筆的旋律(34)所愛

#20221028結婚11周年賀文

  

  樹影婆娑,陽光從窗外斜照而入,優雅的古典樂在室內迴盪。

  這裡是魄求學時常來的畫室,上高中後因為忙於雛使要務,接著又因終止鏡災付出的代價,再也無法執筆繪圖而放棄這個興趣。

  畫室內擺滿了各種顏料和畫架,南面的牆上掛滿了學員的練習作品,洋溢著藝術氣息。

  雛月第四次停下了筆。

  畫布上的橘子和石膏像剛成形,塗改痕跡不少,顯得有些髒亂。

  雛月擺弄著鉛筆,輕嘆氣,「我果然還是不適合傳統美術……」

  魄笑了笑,擦去她臉上的炭痕,「要不,我下次還是請荒川老師過來吧?國中時我跟她學了幾年美術,她是個很有耐心的人。」

  「她再有耐心沒用,沒耐心的是我。橘子和石膏像無法引起我的興趣。」雛月敲了敲畫布,「真想敲開你主管的腦袋,看他裡面裝什麼,辦辦慈善畫展就算了,怎麼還要求下屬要捐畫啊……」

  只有在魄面前,雛月才敢這樣肆無忌憚口無遮攔。

  上個月收到慈善畫展邀請函,魄提議由雛月畫圖時,她差點沒暈倒。魄的主管規劃並不是沒有依據,他們司掌藝術教育,一部分的官員確實是科班出身。

  主題不限,但媒材必須以素描為主。

  魄受鏡災制約影響不得執筆畫圖,上回配合長官指示繪製長官肖像畫一事,讓他懲戒發作,在床上躺了快一個禮拜,差點沒把雛月嚇壞。

  雛月雖然會畫圖,但也僅只是自娛娛人的程度,更何況她近年以電腦繪圖為主,手繪?那可是十年前的事了。沒辦法ctrl+Z太地獄了。

  只好來畫室從基礎學起。

  「不如,我來當妳的模特兒?」

  「……百琥魄,我連顆橘子都畫不好,你還想要我畫你?」

  「妳畫過我這麼多次,選擇熟悉題材會容易上手些,我是這樣想的。」

  魄說的也有道理。

  「那……你擺個姿勢吧。」

  魄走到窗前,解開髮圈放下馬尾,雙膝交叉而坐,一手搭在沙發扶手上,身材纖細修長,這個坐姿更是凸顯了他的長腿,一雙紫眸則似笑非笑地望向妻子。

  雛月被盯得心臟漏跳一拍。

  「別看我,看窗外。」

  魄笑了笑,「謹遵吩咐。」

  青年的視線輕輕落在窗外的金黃植栽上,秋意在他眸中流轉,格外溫柔。

  她想起了很多事情。

  2011年結婚至今已經11年,他們經歷許多變故,距離曾經很遙遠,對未來充滿質疑,而在時光長河的洗禮下,感情的雜質被沉澱,終於碰觸到了愛的核心。

  她喜歡一醒來在晨光中枕著丈夫胸口,貪戀每一分一秒的溫存。

  她喜歡輕喊魄時,他那清亮而溫柔的回應喊她小名嚮兒。

  雛月從魄身上得到太多太多。

  前年六月,魄頂著禁制造成的麻痺感,緩慢繪製結婚照。因為症狀越發嚴重,所以最終是由她進行完稿。

  魄在下筆時,想的是什麼呢?

  是不是和現在的她一樣,想起了過去、現在和未來?

  在每一個朝朝暮暮中,聆聽月光灑遍心土,滋養情感破土而出的聲音。

  雛月焦躁的心緒終於安定下來,雖然技法不純熟,但一筆一筆勾勒出了她眼中的魄。

  青年五官精緻,而陽光在他的髮梢跳動。雛月用的是素描,非常吃光影的表現,她屏氣凝神專注繪圖。

  一個半小時過去後,終於大功告成。雛月揉了揉肩膀,「你過來看看?」

  魄走到畫架前,手抵下巴,雛月儼然有種回到高中美術課被老師評分的錯覺,竟也意外緊張起來。

  魄安靜許久,終於笑著說道,「下回我還是婉拒這種活動好了。」

  「我畫得不好,丟你臉了?」

  「不。」魄垂眼,「創作能反應創作者當下的心情,妳的所思所想,全在畫中了。」

  雛月不解地歪頭,「那你說說看,你看出了什麼?」

  魄彎唇一笑,沒有馬上回答。他將雛月散落的髮絲勾回耳後,垂首輕吻女孩,舌尖輾磨著她的唇瓣,將她染上自己的氣息。

  「……魄?」

  「不會有人來的。」

  「……但、我還想多畫幾幅試試。」

  「那就用我的身體做畫吧。」魄解開襯衫,「在某個古典派系中,裸體模特兒是最好的素材……」

  恍惚中,雛月想著下回要建議魄在畫室擺張床或矮榻,畢竟沙發實在太小了,腳很酸,腰也很費力……

  魄將雛月畫的圖複製了一份,正本依約送到了畫展現場展出,副本則掛在他的書房。

  這幅圖,名為「所愛」。

  

111.10.31

Hits: 12

【上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