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熒|幸運符

Last modified date

Comments: 6

#3.3流浪者設定劇透注意,好感度大概8~9,可嗑可代

#第一次寫還沒實裝的角色,OOC當我流設定,有些梗來自NGA

#也是首次在幽夜版接生散兵畢業,想給自己留下點紀錄

  

  熒這幾天老往水天叢林跑。

  雨絲如簾幕模糊了視線,熒順著四葉印攀上山岩,法留納神機靜靜散發光芒,她掏出琴來,跨越五百年的古老音色從指尖流洩而出。

  琴音安撫了雨聲,天氣逐漸放晴。熒接著又調整了三次天氣,晴雨交織,林中的生靈不及閃躲,和她一樣都淋濕了。

  最後切換為「流轉」,綿綿陣雨過後,陽光從烏雲背後探出頭來。

  氣象回到自然法則之下,陽光在被雨淋濕的髮梢跳躍,她隨意地抱膝席地而坐,等待著退潮時刻到來。

  太陽正在逐漸西斜,熒估了估時間,應該能在散兵做好晚飯前回去。

  熒長年旅行在外,經常有一餐沒一餐的,散兵知道後沉下臉,用包裡現有的食材,熟練地做了鰻魚茶泡飯給她。

  有人管飯的感覺很好,她願意刷一輩子的碗。

  水天叢林漂浮著許多自然水泡,有些藏著蕈獸,有些藏著寶箱,戳破水泡後,全看運氣決定會出現什麼。

  水泡一天刷新一次,熒已經在這裡蹲點三天了,她問朋友得來一個玄學,切換天氣三次後,在流轉狀態下等待自然降雨和退潮的時刻到來,有八成的機率會刷出她所需要的奇饋寶箱。

  她需要的家園套裝,就差這個圖紙了。

  少年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那破原石就這麼重要?」

  熒看向散兵,悠悠地說了句,「嗯,當然重要,你可是我用大保底抽出來的,不認真攢原石,之後怎麼抽其他人……」

  啪!藍紋斗笠往熒頭上扣下,鈴鐺聲叮噹作響。

  沒等熒喊疼,雨水便落在樹蔭間的斑駁光影上,烏雲蔽日,巨木之森奏起了雨的交響曲。散兵的斗笠扣得很及時,讓她這回不再被雨淋濕。

  熒挑起斗笠,看著雨絲敲打在少年肩上。

  「生氣了?」

  「妳愛抽誰就抽誰,關我什麼事。」

  散兵揚起嘴角,卻是皮笑肉不笑,眼底全無溫度,他催動元素力,蹬地浮空起來。當熒以為他要甩頭就走時,散兵卻不耐煩地問道,「在哪?」

  「啊?」

  散兵瞥了她一眼,「別讓我問第二次。」

  「你問水泡的位置嗎?不麻煩你,我自己去拿就可以了。」

  「就憑妳那磨磨蹭蹭的速度?飯都要涼了。」

  哦,繞了這麼大一圈,原來是喊她回去吃飯的。熒心中一軟,習慣散兵的說話方式後,便會發現他藏在銳利言語下的率直真心。

  薔薇總是帶刺的。

  她拉住散兵的袖子,「再等一等,退潮後再過去,游泳太耗體力了。」

  「我看妳是忘了我的身分?」

  「散兵、國崩、正機之神、七葉寂照秘密主……你的每個身分,我都記得一清二楚,怎麼可能忘記?我的神明大人。」

  熒說到最後刻意放緩了語氣,觀察散兵的表情變化。在幾個月前,散兵對待海芭夏關愛有加,畢竟那是他絕無僅有的第一位信徒。

  渴望成神的他,甚至願意放棄自我--那種執念與熒認識的其他神明不同。荒誕、悲涼,還有一點同情惋惜,和放任其自毀的矛盾想法。

  他對這個世界失望,更對他自己失望。

  但如果有一點點、能讓他知道活在世上是有人在乎他的,也許能讓他漸漸產生變化也說不定。就像在籠中的鳥兒知曉了飛翔的意義,便能夠乘風迎向自由。

  畢竟向光而行,是生物的本能。

  聽見熒稱呼他為神明大人時,散兵罕見地怔了怔,罕見地沒有要她閉嘴。

  「走了。」

  熒張開風之翼,跳下樹幹,但起步有點晚,眼見就要落入水中,突然身體一輕,是散兵過來提了她一把。

  「還瞧著我幹什麼?用四葉印啊。」

  「瞧你好看。」

  「……」

  散兵的表情扭曲半秒。

  玄學的下一個步驟,等待雨落之時,趁著退潮露出地面,這時再飛過去踏破水泡。在熒的指引下,散兵看見了那孤立在淺灘中央的淺藍色半透明水泡。

  「散兵,你幫我敲破水泡吧。」熒提議道。

  散兵轉過身,漂亮的星空色雙眸有著微慍。

  「……哈?」

  「我來了好幾趟,不是蕈獸就是蕈豬,我的運氣太差了。」熒雙手合十,「求求你啦我的神明大人--」

  散兵不自在地出聲打斷她,「夠了,別再用那個稱呼叫我。」

  少年拂袖走上前,伸手就要碰觸水泡時,他低聲問,「妳就這般相信我?」

  散兵話中有話,問的自然不只是水泡。

  熒雙手環胸,笑嘻嘻,「信啊,你又打不過我,捲寶箱偷跑這事是不會發生的。」

  他問的並不是這件事,熒明顯在裝傻,但他還是讀懂了熒的回答。

  對他這種人寄予信任,真傻。

  散兵撇了撇嘴,抬起腿,一腳踏破了水泡,水泡應聲破裂。

  他這舉動並沒有驚動蕈獸或蕈豬,而是踏在了結實的翠綠寶箱上。

  少年一愣。

  「哇!是漁採的絕對界線!」熒驚喜地掩住嘴。

  散兵把圖紙塞到熒手中,「不過是多幾個原石,值得這麼高興?」

  「原石當然也是一個因素,但是,比這更珍貴的……」

  熒頓了頓,挑起斗笠與他四目相交。

  「是你的笑容啊。」

  少年的目光凝住。

  熒見過散兵的各種笑容,虛偽的冷嗤的嘲弄的鄙夷的,但在擊敗他正機之神的身分後,沉睡幾個月過去,她終於見到不同的、略帶有一絲溫度的笑容。

  --縱然那時候他正手搓風球佯裝砸她。

  「我聽說這是你喜歡的家具套裝,想要湊成一套送給你。想著為你準備這組套裝,你看到後,會不會露出笑容呢?但這出貨機率真的太低了,我懷疑等我去了楓丹都還開不到,幸虧有你,阿散。」

  熒深呼吸,輕聲說道。

  「你啊,就是我的幸運符。」

  雨勢逐漸變小,空氣也沉靜下來。散兵伸出手,停在熒的臉頰旁邊,輕輕發顫。

  「……多此一舉。」

  自他有意識以來,因為他的無能,總是不斷在失去珍貴的事物。他曾經將自己視為不祥之物,是被「母親」遺棄的次級品,但眼前這名旅行者,卻一次又一次撫平了這道皺褶。

  這是何等愚蠢。

  又是何等讓人心煩意亂。

  「雨停了,帽子還我。」

  流浪者摘下熒頭上的斗笠,戴上後壓低帽檐。

  熒對這動作太熟悉不過了,上回見過他捧著胸口的那顆神之眼,小心翼翼地注視著,被她發現後馬上拉低帽檐來遮掩心思。

  大概是,高興的意思吧?

  「塵歌壺我放在樹上的臨時營地,這個角度我勾不到四葉印,散兵,你帶我一程吧。」熒悠哉地重複他剛才說過的話,「不然等我慢慢爬上去,飯都要涼了。」

  「……」

  散兵無可奈何,環住她的腰,一手攔膝抱起,風元素托著兩人上升,消耗空居力攀上一旁的彈跳菇。

  「是阿散的公主抱耶,真難得,你上次可是把我用麻布袋的方式扛在肩上……」

  「再多嘴我就把妳扔下去。」

  「然後像上上次摘劫波蓮一樣,扔下去後再把我撈起來?」看到散兵耳垂泛紅拒絕回話的神情,熒順勢轉移話題,「對了對了,我還缺幾朵樹王聖體菇,為了給你突破全用完了,這附近剛好有幾朵,要不,順路過去摘一下吧--」

  「行,我送妳過去。」散兵難得一笑,「晚上妳就吃樹王菇吧,妳的那份鰻魚飯,聒噪的小精靈肯定樂意接收。」

  「啊……好像也沒這麼急著用,下回再來下回再來。」

  畢竟,沒有任何料理比散兵的鰻魚飯,更能撫慰在雨中探險後的疲憊了。

  熒沒注意到,流浪者的嘴角微微上揚了幾度。

  水天叢林在背後遠去,回首來時路,陽光照亮了萬物生靈,鮮花綻放於雨水的滋潤下。

  她漫長的等待,終於迎來了終點。

  

  

111.11.18

Hits: 72

【上一篇】  
【下一篇】

6 Responses

  1. 月月!! 窩滴神!!!! (高聲歡呼!!
    好香的散熒呀天>///// ω <!!
    不愧是月月!!筆下的阿散一點也不OOC!!看完還特別想被欺負怎麼辦,這心態是正確的嗎(X XDD 又壞又溫柔的反差萌可太喜歡了!!!!!(希望不要再被吃流言了!!

    • 好的 又被吃留言了囧!

      好香的散熒呀天>//// <!!
      不愧是月月!!筆下的阿散一點也不OOC!!看完還特別想被欺負怎麼辦,這心態是正確的嗎(X XDD 又壞又溫柔的反差萌可太喜歡了!!!!!

        • 我剛看完3.3的前瞻人已瘋,配音太S了好想被他踩啊! 怎麼能同時具備S又具備M的特質,官方太會塑造人物了可惡…不管哪種方向都好香ヽ(●´∀`●)ノ
          (不知道兔兔是用手機還是PC留言呢?讓你有不好的留言體驗我很抱歉QQQ 目前我也還測不出原因是什麼QAQ 可能以後送出前先備份一下比較保險?)

          • 有的! 其實我打好都有複製起來怕被吃掉然後用PC傳了一次,但還是被吃了XD
            後續又用手機再貼一次結果還是被吃掉TAT
            不是月月的錯啦! 只是不能留完整版的留言看起來感覺怪怪的ˊ3ˋ~ 東漏西漏QQ
            記得之前明明還可以留一大堆的呀~ 可惡> <

          • 因為之前廣告機器人很多,我有設定一些過濾機制,通常是網址類的會被ban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有些格式被判斷為機器人留言被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