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熒|向著星辰

#小倆口培養好感日常甜餅,帶流浪者跑圖好快樂

–  

  「想賺摩拉?為什麼?我養你就好啦。」

  成為流浪者後要做的事很多,第一件自然是賺自己的生活費。雖然他不像人類有食衣住行育樂的需求,但摩拉在提瓦特大陸上有時比武力好用多了。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摩拉不是萬能的,但沒有摩拉卻是萬萬不能。

  熒手裡捧著茶泡飯,嘴邊還沾著飯粒,流浪者看她這麼理所當然說要養他的模樣,向來懟天懟地的嘴像被塞了棗椰蜜糖,平日那些信手拈來的刻薄話語,竟是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少年暗罵自己是腦子長了蘑菇,才會找旅行者尋求建議。

  他生生嘆了口氣,伸手摘下那顆米粒,「食不言、寢不語。」

  「明明是你先問我問題的……欸等等,你……」

  「怎麼了?」

  流浪者下意識將飯粒拈到嘴裡吃掉,就像他以前照顧小男孩時的習慣動作,在熒的注視下,才發現自己做了什麼。

  派蒙瞧了瞧兩人,皺起眉。

  流浪者慢了半拍,也皺起眉。

  ……噫。

  安逸真是讓人墮落。

  與她一起旅行了一段時日,流浪者不得不承認,自己逐漸將她視為同伴。像是流浪貓被人餵久了,從原本的見面就要來上一爪子,到現在被撓下巴也不會離開。

  熒看出流浪者的侷促,不著痕跡地給他找台階下。

  「別在意,我和派蒙平常也會這樣做,就當你是入境隨俗耳濡目染了。」

  少年臉一沉。

  竟然把他跟那個只會吃的小東西相提並論?

  他扣上飯鍋,杜絕讓她們再添一碗白飯。

  「吃完就快點去洗碗。」

  ……

  ……

  童聲淺唱飄入耳中,三人來到淨善宮。

  納西妲聽完來龍去脈,一手托著下巴,看向流浪者。

  「有意思,你為什麼會想要摩拉呢?」

  小吉祥草王住在淨善宮,素日裡的開銷都有教令院編列的特殊預算,與熒認識的其他三神相比,算是經濟比較寬裕的一位了,偶爾還會請她和派蒙去咖啡廳喝下午茶,聽一聽須彌子民近來的八卦軼聞。

  曾經身為偽神的流浪者墜下神壇後,如今一個信徒也沒有,更別說供奉了。也只有旅行者這樣的傻子,才會說出「我養你啊」這種話來。

  養他?

  ……確實。他從1等突破到90等,天賦999,靠的全是旅行者事先攢下的材料。他一個白紙般的流浪者,上哪去籌這將近上千萬的摩拉?

  吃她的喝她的用她的,旅行者不介意,但流浪者介意。

  以往兩人對峙,他還能陰陽怪氣嘲諷她幾句,如今她專門蓋了住所給他,還供他各種突破升級材料,給予他力量,懟起來就多了那麼一些不自在。

  流浪者不願平白受恩。

  面對小吉祥草王的問題,流浪者直白答道,「我有想買的東西。」

  想買的東西?

  旅行者和納西妲對望一眼,以流浪者的能力,想要任何東西,根本不必大費周章想辦法賺錢,用計謀用武力,任何東西都是手到擒來。

  他們的遲疑顯然冒犯了少年,他秀氣的眉一揚,「怎麼?我可不是明明會飛還老抱怨走不動、只會出一張嘴靠人養的吉祥物,我有手有腳,自己賺錢有何問題?」

  莫名躺槍的派蒙:???

  「你該不會是想賺夠旅費後,一個人遠走高飛吧?」熒問道。

  「是啊,我巴不得還清人情後,盡快甩開妳們。」看著納西妲跟熒同時插起腰,流浪者呵一聲,「開玩笑的,妳們當真了?」

  「我想,這就是近朱者赤吧。摩拉是摩拉克斯對人們辛勤勞動的獎勵,是對未來的擔保。熒,我覺得這不是件壞事哦。」

  在他還是白紙人偶時,身穿那位賜予的華服金飾;在踏鞴砂的吃穿用度,則多仰賴丹羽桂木等人的互助;在至冬擔任執行官時,則有公費可以報帳。

  他幾乎就沒為摩拉煩惱過。

  看著旅行者每天辛勤奔波,為了那點收入跑遍整片大陸,他起初只覺得凡人庸庸碌可笑。但當熒用買來的茶葉,為他煮開一壺清苦的茶時,在舌尖氤氳開來的苦澀,卻讓他罕見地感到煩心。

  「旅行者,妳不會是想討好我吧?」

  「你看出來啦?」

  熒旋緊茶葉罐,放回櫃子裡,聲音很平淡,「納西妲託我監督你,不是囚禁你,討你開心,讓你願意配合我們的行動,不管對誰來說都是件好事。」

  「毫無意義的舉動。」

  流浪者覺得茶更苦了些,苦得舌根發澀。

  於情於理,旅行者確實都不可能主動示好。她待他的溫和親切,出發點是源自於和納西妲之間的約定,一切都是利益交換。

  旅行者坦承在討好他後,流浪者便決心要攢到足夠的摩拉,把欠她的債慢慢還清。

  「找之前那位商人如何?我看他對你挺真誠的。」熒建議道。

  「也行。」

  這次要是再有人順走日落果,他定會讓那人體驗從須彌城飛到奧摩斯港跟著太陽一起沉入海裡是什麼滋味。

  「那位商人已經離開須彌城,去往喀萬驛進貨,短期內不會回來。」納西妲否定了這個提議,「不妨考慮看看冒險家協會?」

  熒和派蒙哦了一聲。

  對耶,他們怎麼沒想到?

  冒險家協會不問國籍不問背景,各憑本事。流浪者武藝高超,又擅長快速穿越高低地形,很適合作為冒險家在提瓦特大陸上解決各種困難。

  納西妲說道,「冒險家協會的資訊流通,又能接觸到來自不同國家的委託者和冒險家,我認為是很好的機會哦。」

  冒險家協會的委託分成好幾類,每天會隨機分配。流浪者接到的第一個任務,是健康之家的委託,協助熬藥送餐整理環境。大慈樹王的存在被抹去後,魔鱗病患者不藥而癒,這裡的病患,多半是些腸胃病痛或是跌倒外傷。

  他的動作熟練俐落,心思敏銳善於觀察,面對病人時溫和有禮,很快就贏得病人的信任。

  讓熒想起了剛失憶的散兵,也許是出於人偶對於「被需要」的本能,在工作上他的配合度向來很高。

  「你照顧病人很熟練啊。」熒感慨道。

  「踏鞴砂的刀匠們,在歷經鍛刀帶來的汙染後,狀況只能用煉獄來形容。」少年低語道。

  熒接觸過他過去的記憶,對此確實有些印象。這不是會讓人愉快的話題,於是熒在一旁繼續安靜監督。

  流浪者把熬好的藥水分裝在瓶子裡,完成了這項工作。其餘三個委託任務都是以戰鬥為主,流浪者處理完蕈獸和鍍金旅團,回到須彌城裡與熒會合時,比她預估的還要早了兩個小時。

  「向著星……感謝您……」

  凱瑟琳機械地複誦例行對話,將委託獎勵遞給流浪者。

  「嗯,不錯嘛,看來你也很適合當冒險家呀。」熒豎起大拇指。

  流浪者瞥了她一眼,沒答腔,只見少年拿著自己賺到的第一筆摩拉,向雜貨商買了布料和針線包。

  是的,布料和針線包。

  由於反差太大,派蒙和熒都受到極大衝擊,兩人都以為會是更危險的東西。

  派蒙摸著下巴,「針線?對喔,熒的背包裡確實沒有這類物品……」

  「是衣服哪邊破了嗎?」熒偏頭打量少年上下,「還真是勤儉持家。」

  派蒙和熒都很好奇他要做什麼,但流浪者守口如瓶,一個字也不願透漏。

  過了四五天,一個紮著金髮長辮的人偶出現在塵歌壺的客廳桌上,旁邊還有一袋沉甸甸的摩拉。

  這是他過往從丑角那得知的訊息,加上熒和派蒙交談時透漏的資訊,拼湊出的外觀。

  他縫了一個空的人偶,五官是簡單線條勾勒出的笑臉,維妙維肖,四肢短短軟軟的,卻能夠穩穩坐著。

  熒剛睡醒,以為自己在作夢。

  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人知道他的長相?就連親眼見過他的蘭那羅們,也因為記憶模糊,只能說個大概而已。

  但一想到是散兵,她又覺得很合理。

  「你做這個是想還我人情嗎?不需要的。要是真的介意的話--」

  熒想了想,借用了迪希雅的臺詞。

  「不如,給我一個笑容吧。」

  流浪者在健康之家對病患露出的笑,讓熒有些念念不忘。

  本以為熒的要求會與納西妲有關,沒想到卻是這個意料之外的答案。

  散兵定定看著熒,扯出一抹冷笑。

  「還沒睡醒?夢裡什麼都有,回房去找吧。」

  好吧,至少是笑了,聊勝於無。

  熒伸手摸摸流浪者的頭,納西妲也對她這麼做過。當一個人做了正確的事時,不能吝嗇讚美和肯定。

  少年愣住,一時之間竟忘了閃躲。他說不上內心是什麼感觸,無心的他上次被人這般誇獎和認同,已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做得很好喔,我很高興。」

  剛睡醒的少女臉上還有著未褪的睡意憨態,整個人顯得毫無防備。打從第一天住進來時,熒就是這個樣子。

  --不擔心被我偷襲?流浪者當時問道。

  --說不定是我偷襲你呀。熒悠悠說道。

  於是流浪者便強制把房門換了鎖。

  旅行者自然也無從得知,在流浪者的房裡,有著一個金色短髮女孩人偶,靠著紫髮白衣人偶,相依坐在他的床頭櫃上。

  「能不能也做一個我和派蒙?我想一起擺在床頭櫃上。」

  「當我很閒是不是?」

  熒吃他閉門羹習慣了,也不怎麼在意,伸了一個懶腰,抱著空的人偶娃娃,心滿意足地回房補眠去。

  流浪者看著陽光灑落在女孩身後的地板上,流淌出一片暖意來,同時將他的眸光染上溫度。

  等他看膩了那個熒人偶,再送給她吧。

  萌生的情感,在不為人知的角落,向著星辰漸漸發芽。

 

  

111.12.14

  

Hits: 159

【上一篇】  
【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