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熒|旅行者沒有那種世俗的欲望

#3000+甜餅,好感度8~9,我流熒妹,可嗑可代

#論熒妹如何從不世俗到產生世俗欲望的過程,加上天氣好冷寫點應景的

  

  

01

  「……哈,感謝信?」

  「是啊,還記得上回的健康之家委託嗎?其中一名病人康復後,寫了封感謝信寄到冒險家協會,凱瑟琳託我轉交給你。」

  熒掏出一枚紫色信封,帶有淡淡帕蒂沙蘭香氣,加上秀氣的筆跡,大概率出自女孩子之手。流浪者垂眼皺眉,並沒有接過信。

  「我沒興趣。」

  「好歹要回信給人家,這是基本禮貌。」

  少年鄙夷一笑,「妳要是閒著沒事幹,我不介意由妳代筆。」

  熒拿他沒辦法,最後還是沒去動這封信,任憑它躺在背包裡。

  那裡面說不定是一顆剛要萌芽的真心啊。

  熒捫心自問,流浪者那張昳麗容貌,紫色短髮摻著幾絲淺藤,眸光比無月的黑夜還要沉靜,一眼就能令人留下深刻印象。而他安靜不說話、專注熬藥包紮傷口的時候,確實很容易讓人心生好感。

  要不是與他的過去曾有過密切交集,也許他們可以像在阿如村結識的賽諾等人那樣,成為關係不錯的夥伴、替納西妲分憂吧。

  風吹散了早晨的霧,卻沒吹散熒心頭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後來納西妲交辦了幾件任務,三人在降諸魔山露宿野外,派蒙隔天睡醒後才知道,本就無需睡覺的流浪者負責放哨,旅行者對他仍無法放下戒心,故也撐著睡意與他對峙了一晚。

  追蹤博士餘黨的第五天,他們在洞穴內找到了愚人眾留下的臨時營地。旅行者強撐五天,精神確實有點不行了。散兵慢悠悠地往柴火裡加樹枝,語調溫柔,卻說著挑釁的話,「怕了?還是說,在我身邊睡不著?」

  「你從出生到入土都展示在我眼前了,甚至連名字都是我取的。誰會怕自己的手下敗將啊,我就睡給你看。」

  熒破罐子摔破,面對著他側身躺下,將派蒙抱在懷裡取暖。流浪者守著柴火燃到半夜,劈啪作響,也許是那一人一小東西抱緊的模樣太過刺眼,散兵將身上的披肩脫下來蓋在她倆身上。

  他沒有馬上離開,雙手落在她小巧圓潤的肩上,再上滑到頸項,輕輕握住。女孩的脖子很纖細,能感受到她的脈搏,一下下鼓動著他沒有的心律。

  只要收緊手,隨時都能讓她的旅行止步於此。然而碰觸到她的瞬間,如同千萬根透明琴弦被人勾動,顫動的模糊心音傳了過來。

  --無法丟下他不管。

  --怕他為非作歹、怕他肆意破壞、怕他擾亂秩序。

  --怕他再一次放棄自我。

  流浪者懷疑自己聽錯了。

  誰不知道他的意圖?就算願意成為他們黑暗中的助力,也不代表他會完全聽命於小吉祥草王和旅行者。

  那種擔憂簡直可笑,又毫無自知之明。

  一夜下來他什麼都沒做,熒醒來發現身上多了件他的披肩,面對她困惑的目光,流浪者抽回披肩,嘲弄一笑。

  「妳要是著涼了,只會給我添麻煩而已。」

  就連一向心大的派蒙,也看出了旅行者和流浪者間那種奇妙的互動關係,明明相安無事,言談中卻又針鋒相對。派蒙跟著熒旅行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見到能激起她這種反應的人。

  派蒙旁敲側擊地詢問兩人這幾天半夜是否有發生什麼事。

  熒匆匆勾著四葉印追上少年的步伐,「還能發生什麼?他不用睡覺,而我睡不好,沒話找話聊又要被嫌棄,連天都聊不成。放心吧,散兵他既然打輸過我,就不會重蹈覆轍沒事找我麻煩。」

  「這樣啊……」派蒙撓了撓頭,「那應該是我多心了。」

  散兵不開口的時候,像是溫潤如玉的修驗者,一開口便要得罪全世界。我對他才沒有那種世俗的欲望。熒嘀咕道。

  流浪者將兩人的對話,包含是熒最後的低語,都聽得一清二楚。少年在前方開路,冷哼一聲,蓄起黑色風渦右腳重踏,將隱匿在樹林裡與世無爭的的蕈獸給屠了。

  在呼嘯的風聲中,他並沒有聽到派蒙和旅行者的後續對話。

  「既然如此,為什麼熒要準備洞天關牒給他呢?」

  「因為……」

  熒想起那件黛藍色的修驗者披肩。

  「他讓我想到了曾經的自己。」

  旅行者之所以旅行,是因為有終將回去的家。而流浪者之所以流浪,是因為失去了回去的地方。縱然兩人起點和終點都不一樣,但至少在這短暫交會時,可以分享一片壺中日月給他。

  畢竟,他們一樣都是無家可歸之人。

  

    

  

02

  「……真慢。」

  寒風凜冽,雪花掠過兩人身側。流浪者和旅行者的足跡一前一後,沿著山坡蔓延,漸漸被風雪覆蓋。流浪者在前方開路清除魔物,風刃砸得格外精確狂猛,丘丘人還沒拿起武器就倒下化為塵埃。

  旅行者總感覺今天流浪者心情特別差。

  是因為她把每日委託地區改回蒙德,讓他必須離開須彌的緣故?

  上回愚人眾追跡行動告一段落,熒收到了吉蓋克斯的信,風行迷蹤活動再度歸來,為了豐厚獎勵,接下來這幾天都會往這邊跑,索性向凱瑟琳登記變更委託地區。

  跟納西妲告別時,流浪者也來了。熒看了他兩眼,似是無言的詢問。

  「……非我不可?好吧,勉為其難。」

  有流浪者在,清怪速度確實提升很多。畢竟他沒有任何包袱背景,亦不需要進食或休息,嘴巴上嫌棄歸嫌棄,但在工作配合度異常的高,就算是臨時增加的任務,也沒有拒絕過。

  熒把芙蘿拉交代的盒子埋入雪堆之下,徒手挖雪凍紅了手指。流浪者本來在一旁倚著樹木守備,見到此狀皺眉一皺,「慢死了。」

  「委託任務又不趕時間。」熒拍拍手上的雪粒,「要不你先回城裡等我?」

  流浪者走近熒,探向她的後腰,少年身上的氣息陡然撲鼻而來,旅行者反射性地掏出武器格擋,並後跳一步,卻被他抬腿擋住了退路。

  「哦,會怕啊?」

  少年淺笑一聲,推開她的劍柄,熒寒毛直豎渾身緊繃。他骨感的手腕一轉一伸,拿走背包裡剩餘的兩個盒子。

  熒一愣。他想做什麼?

  「要不,妳先回城裡等我。」

  流浪者將原話奉還給她,一聲「風起」便徑直飛遠,速度快得讓熒來不及反應。龍脊雪山的低溫,足以將大雪豬王冰凍千年,人類的動作也會因此僵硬遲緩,但對人偶來說,當然沒有任何影響。

  派蒙也傻眼了,「熒,他怎麼把盒子搶走了?要是弄丟的話,可是會被芙蘿拉責備的……要追上去看看嗎?」

  熒思索片刻,看著他遠去的身影,收起配劍。

  「我們回去等他吧。」

  風雪在身後紛飛,熒試圖忽略他靠近自己那一瞬加快的心跳,與稍微升溫燥熱的臉頰。

  或許今天真的凍壞了,回去獵鹿人喝點熱湯吧……

  熒剛回到蒙德城,只見流浪者已經站在長階上等她。

  熒愕然,「花都埋好了?」

  「懷疑的話,妳大可上山去檢查。」

  熒看著他半晌,淺淺一笑。

  「不必了,我相信你。」

  旅行者轉身跟芙蘿拉和凱瑟琳確認並報備完畢,將酬勞分出一半,用另一個袋子裝妥拋給他。

  「這是你應得的,只是,下次你想幫忙的話,可以用嘴巴講。」

  「妳當時喚出武器,是以為我要攻擊妳?」流浪者問。

  「反射動作罷了,我不習慣跟人這麼接近。」

  --沒有那種世俗的欲望。旅行者之前的話語又在散兵耳畔響起。流浪者走下長階,從居高臨下到與她平視。他的目光沉靜,沒有顯露半分情緒。

  「手伸出來。」

  曾經差點成神的散兵,能夠讀取他人的心思。熒想起這點,下意識迴避他的注視,遲遲沒有伸出手。素日裡無禮狂妄,這種時候卻會耐心等待她回應。

  仔細回想,他在雪山上摸走包裹時,也沒有真正碰觸到自己。

  看出了熒的踟躕,流浪者曾經兩度接觸過熒的內心,知道她心的韌度和防禦。就算他確實有其他念頭,也不急於一時。

  他們都不屬於這個世間,是曾被世界拒絕之人。這點雷同處原先令他不快,如今卻讓流浪者感到一絲愉悅。

  這代表他們擁有一樣多的時間可以消磨。

  「擔心什麼,我可是人偶之身。」

  一朵沾著冰晶的新鮮甜甜花,隨著他上揚的語調拋過來,熒下意識伸手接住。

  流浪者討厭甜膩的食物,但這種花的香氣甜蜜濃郁,連在黑暗中都能遠遠嗅到。無論是陰暗不見天日的地底,或是在終年寒冷的龍脊雪山,都能朝氣蓬勃地生長。

  讓他無端想起了熒。

  這朵生長於雪山的甜甜花還帶著天然寒氣,落在熒手上時,冰晶因碰觸到體溫而化開,沿著指尖淌至掌心,被手套布料吸收,留下深色痕跡。

  「不論妳拔劍砍傷我是有意無意,那都無妨,我早晚會讓妳習慣這種接觸。」

  流浪者的語氣溫柔有禮,卻又狂妄張揚。

  在派蒙來回的困惑目光中,熒髮鬢遮掩下的耳尖,不受控制地紅了起來。

  ……完了。

  她發現自己,似乎還是對流浪者產生了世俗的欲望。

 

  

下一篇散熒就是生日賀文了,預計告白跟開車

 

111.12.26

Hits: 189

8 Responses

  1. 車車!!月月!! 窩低神!!! (高舉雙手大聲歡呼~~~
    真心覺得阿散不說話,看著他的眼神還有動作跟氣質美如畫哀,一開口就原形畢露XDD雖然最近被他罵的好習慣,突然很理解毒舌廚的感受了 好爽(X 而且以前執行官那套衣服還沒怎麼注意到腿的部分,流浪者的新服飾看久了真的視線常常被白晃晃的腿給帶走了XDD 好想嚕痾阿阿! (臭BT
    明年要是再出新風男會受不了的XD 以後可能就八個風系組兩隊打深淵了 (全在玩風男哈哈哈
    修羅場甚麼的太痛苦了,先給自己虛構個提瓦特有一妻多夫制度安慰一下自己,他們可以心安理得地接受你有其他人(? XDDD

    • 這對小情侶讓我純愛了4.5篇真的好難得啊…這種相愛相殺在我家正常來說應該會很快上本壘的(咳
      我每天打開遊戲都會對著阿散的盛世美顏看好幾分鐘才開始跑每日,從頭到腳每個細節都好完美啊QQ 尤其是小白腿!!對!!那雙白腿超級好看QQ
      之前有稍微換過其他國的配音,感覺還是中配罵得最用力(通體舒暢?),雖人有說說中配太兇但我好喜歡,多罵點多罵點嘿嘿。
      風男真的快要可以自己下深淵了,甚至有兩個法器可以拿金珀當奶媽,遇到流血狗也沒問題(?
      我這邊大家都是平行世界,都是各自獨立的感情線,不會打架的歹就補(??)ヽ(●´∀`●)ノ
      但偶爾的修羅場創作也是看得很開心wwww

      • 果然還是要先循序漸進地上本壘然後就一直在本壘對吧 (欸 ˋωˊ !
        真的是每天看著角色虔誠的膜拜高喊我偉大的神明大人XD 大世界體驗太舒服了,完全被散給養廢了哈哈哈- 3 –
        中配罵得兇就算了,重點是罵的內容!! 叫大聲點!! 還讓不讓人正常玩遊戲了XDD 越聽越上頭(摀臉
        平行世界大好> ω <)b~ 忘了跟月月說了! 補一個聖誕快樂~~~~~

        • 我還在糾結散熒到底是誰先告白又是誰先撲倒誰,感覺都很香(咳)
          大世界已經不能沒有散了,不能起飛加速不能空中渡河太難受了,完全被他寵成廢人XD
          叫大聲點那句我也超喜歡的,謝謝官方給了他這麼多句的語音Q///Q 好期待他的生日信啊啊啊
          這邊也祝兔兔聖誕快樂&新年快樂!!很高興能跟妳一起聊CP,新的一年也請多多指教>w<

  2. 有時候透過語音也看得出來,流浪者的語氣溫柔許多了。
    內心發出許多感慨的聲音wwww

  3. 我要車啊啊啊!!!!!!!
    散熒這對好像(⸝⸝⸝ᵒ̴̶̷ ⌑ 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