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熒|榮冕

#3.6學院祭小甜餅,時間軸是D2晚上

#我流熒妹,趁D3劇情開之前寫點可能會吃書的腦洞

  流浪者棄賽了。

  夾帶沙粒的風拂過阿如村,流浪者坐在沙樓上,單腿屈膝,帽墜隨風輕盈作響。第二回合的賽事十分消耗體力,加上比賽進入尾聲,學院慶典策畫委員會在阿如村準備了盛大宴會,少年看著歡欣作樂的人群,臉上浮現一絲嘲意。

  眾人懷著不同的目的來參加比賽,占星的常睡女孩終於堅定了目光、時光囿於機關的少女盡心提攜晚輩、耳廓狐巡林官用沙漠植物製作了解熱飲料、而出身自沙漠的風紀官與他舉杯輕敲。

  當中最奇特的是口口聲聲說要贏得獎金搬家,卻數度將勝利拱手讓人失之交臂的建築師青年……

  看來今晚是不會有什麼意外了。

  沉寂了幾百年,要他再度融入人群過於困難,他還是習慣站在遠處觀察。

  流浪者慵懶地對著身後的腳步聲說道,「怎麼,來勸我認真參加比賽?」

  「勸你參賽?算了吧,你要動真格的,他們不會是你的對手。」

  熒手上端著烤肉--也不知道她穿著裙子,是怎麼端著這麼多食物爬上這三層樓高的建築--流浪者習慣性地接下餐盤,不著痕跡地用風元素吹走沙塵,讓她坐在乾淨的地面上。

  他低頭看一眼餐盤,都是須彌常見的特色料理,阿如拌飯、脆餅琺提、薩巴桑炸角……都是高熱量的澱粉食物,確實很適合補充體力。

  「妳這食量,我還以為妳才是今天比賽辛苦奔波的第一名。」

  熒喝了一大口果汁,「我作為比賽觀察員,要同時注意六名參賽者,四處跑上跑下,可費力了。你倒是讓我省心,第一天我還要走去咖啡館找你,今天直接棄賽,甚至就待在阿如村傳送錨點旁邊,一走過來就能看到人。」

  「誰叫阿如村也沒個喝茶休息的地方,也就那處視野好又能避開日曬,並不是為了讓妳好找,別誤會了。」

  關於流浪者的勝算,旅行者並沒有誇大其詞。

  第一場比賽項目是捉蝴蝶,這對能使用空居力的流浪者來說可是無比有利,沒想到他卻冷眼旁觀一切,直到比賽宣布結束,他才悠哉地離開咖啡廳。

  第二場是找尋埋在地下的機關,沙漠地形高低落差極大,加上烈日曝曬和水糧資源有限,人偶之身的他本該占盡優勢,但他卻一開始便鎖定提納里,還給他送水過去,接著就早早回阿如村棄賽了。旅行者接過他遞來的水時,水囊上還殘留著他的體溫。

  「納西妲除了幫你報名比賽以外,該不會還要你暗中留意選手的安危吧。」

  「妳不會去問她?」流浪者看她盤子空了,把另一盤食物遞過去,「那名巡林官贏了第一天的比賽,勝算不低,我可不想他因為脫水而退賽,影響決賽的精采程度。」

  「說到底,你就是來看戲的吧?真可惜,我本來連應援的口號都想好了,阿帽阿帽得第一,看來是派不上用場了……啊,明天最後一天比賽,選手報到時,說不定我還有機會可以喊一下?」

  「……妳敢?」

  「我可是臉皮比馱獸皮還厚的旅行者,再說了,阿帽這名字可是納西妲取的,好記又響亮,要是拿了冠軍,肯定能名垂千史。」

  「認真?妳憋笑的樣子很蠢。」

  旅行者咳了幾聲忍住笑意,揮舞叉子正色道,「我不是在笑這個名字本身,只是覺得……你頂著那張精緻漂亮的小臉,卻被喊作阿帽,怎麼說呢……有點……可愛?不,該說是反差……」

  說到最後,旅行者還是大笑出聲,笑到最後,她揩去眼角的淚水,迎著流浪者微瞇的不悅目光,說道,「其實呢,我有一點小在意,為什麼不是用我取的名字?你不喜歡嗎?」

  「沒必要。反正只是為了參賽、用過即丟的假身分,要胡作非為也方便許多。」

  流浪者沒有正面回答旅行者的疑問。

  熒不知道,其實另起假名是流浪者向納西妲提的要求。旅行者給予的真名對他來說十分珍貴,就像那枚隨身攜帶的小玩偶一樣,是只屬於他的「特殊物品」。

  喜歡或討厭?他無法回答。

  但流浪者知道自己不願意用任何形式與他人分享,熒替他取的名字。

  他不想在這場賽事中留下什麼紀錄,連過去都能抹滅、被人忘卻過的流浪者,自然也不在意有誰會記得他,於是選了「阿帽」這個稱呼。

  而「__」這個名字,只有熒能喊。只有熒那輕盈如晶蝶振翅的聲音,輕聲念道出他的真名時,他才會有種靈魂被握住、與這世間產生聯繫的奇特感受。

  那是在此世專屬於他的錨點。

  選手休息區聚集了不少來看熱鬧的民眾,明明已經深夜卻越發熱鬧。歡欣的嬉戲歌舞聲傳到兩人這邊,甚至有人開始起鬨打賭冠軍人選,更顯得此地寂靜。

  流浪者輕笑道,「生命短暫的人們啊,總是為了流沙般易逝的事物庸庸碌碌。」

  熒忍不住反駁,「說什麼呢,琺露珊曾經誤入赤王陷阱,再出來已經百年過去,萊依拉也不是人類,你看到她的精靈耳了吧?追求自己的理想,與年紀和種族無關。雖然大家參賽的原因不一樣,但在我看來都很值得喝采。」

  「就算我是為了看樂子而參賽,妳也會為我喝采?」

  「阿帽阿帽得第一!」

  「……當我沒問。」

  流浪者後悔自己提了不該問的問題,讓她有機會念出這種羞恥應援詞。

  然而不論參賽目的為何,十年、二十年過去之後,除了參賽者本身外,根本不會有人記得才識之冠獎落誰家--又或是,曾經輾轉被誰偷走。

  這起二十年前的案子,為了有下次能反駁因論派學者的材料,他也暗中調查了不少資料。要說起參加比賽的目的,也許這能勉強算吧,但事情真相無關輸贏,他便對參賽興致缺缺,只要能旁觀整個流程就足矣。

  對人類來說,記憶這種東西,像極了走在沙灘上的足跡,輕易就能被海水沖刷掉;但對於人偶來說,記憶就像是雕刻在木頭上的留言,只會隨著時間越來越深刻,他也算是來見證這件事的始末。

  「--才識是年歲的冠冕,正如思念是我們共度的時間。」

  熒輕聲說道,被流浪者直白的目光瞅得不好意思了,補充道,「哦,這也是從比賽秩序冊上看到的,是才識之冠的意義。重要的不是勝負,而是比賽期間經歷的一切。對參賽者來說,這是獨一無二的回憶和榮耀。」

  「確實,勝負並不重要。」流浪者勾起微笑,「說起皇冠,早就有人給我了。」

  「才識之冠和智識之冕……雖然很像,但這兩者不能相提並哦。」熒一手托著下巴,「阿散,你真的不想嬴嗎?」

  少年抬頭望向天空,星座倒映在他堇色的眸中。

  無論人偶的生命有多漫長,他都不會忘記--有個女孩為他籌備了一兩個多月的材料,替他戴上那三頂智識之冕,給予他力量。

  既然熒有同行的勇氣,流浪者便給予她站到自己身後的承諾。

  流浪者搖頭。

  無論明天賽事會迎來什麼結果,對他來說都無所謂。

  他看向熒,輕鬆一笑。

  「名字也好,皇冠也好,我只要有妳給的就夠了。」

  

  

112.04.30

Hits: 833

1
【下一篇】

8 Responses

  1. 我直接搶特等席!! 終於等到月月滴甜餅啦!! (歡呼
    小倆口的鬥嘴互動真的好可愛呀!! 填補了這幾天追著阿散跑卻得不到幾句話的空虛心靈QQ
    每一次結束對話選手一換位子第一個衝散子旁XD (看似關注六名參賽者實則一位-//-”
    尤其帶著草神邊錄影(電腦)邊拍照感覺好像兒子參加比賽父母到學校拼命給孩子加油XDD
    決定今天跑活動就要看著過場動畫邊喊\阿帽阿帽得第一/ ˋωˊ)b

    • 兔兔好快wwwww 本來應該要更早寫的但我這幾天都被星鐵綁架了(??
      我跟你一樣結束對話馬上開小地圖看他去哪了XD 這次有彩蛋對話頭像好貼心!
      今天早上一早就爬起來跑活動啦!!被飛天小流警的大白腿美暈過去了
      希望官方會出高清影片想反覆刷>///<

      • 我也是!!! 跑去玩鐵道XDD 世界超漂亮的,音樂也好聽! 好想帶散去看看ˊ3ˋ~~
        過場動畫真的十分養眼!! 已經錄起來反覆刷爆啦 <!!

        • 我也是!!! 跑去玩鐵道XDD 世界超漂亮的,音樂也好聽! 好想帶散去看看ˊ3ˋ~~
          過場動畫真的十分養眼!! 已經錄起來反覆刷爆啦<3 白晃晃的腿飛來飛去真低讚-///-b
          他拿第一的勝算是真的大呀! 機動性超高XD 但就是來辦事兼娛樂享受活動順便觀察人類(X
          給水水的那個CG我也是看得好開心! 老米又進步了!!! 希望未來的活動劇情能夠多點美圖

          • 可惜鐵道沒有跳躍,阿散在鐵道飛不起來Q^Q
            我早上看完動畫也是一直反覆重刷,這次份量真的超乎期待我的媽啊XDDD
            這三個比賽其實都是替他量身訂做吧XDDD 第一天捉蝴蝶他會飛、第二天探索沙漠他不會累、第三天爭奪皇冠他飛上天其實就很難贏他了,編劇真的很故意wwww
            好希望有學院祭後日談喔T^T 老米不給只好我自己來寫了!!
            想看小倆口逛攤位買吃的~~ CG圖超美的,官方真的很會>///<

  2. 我!復!活!了!我們學校這禮拜段考QQ最近都在被會計轟炸 今天早上看到你有更新!!! 我真的 哭死,,TOT,, 做活動的時候也是第一個就衝散寶那~~當時看到散寶化名為阿帽也有點忍俊不禁wwww這反差真的太可愛啦///

  3. 嗚嗚嗚嗚真好吃,謝謝這大把的糖,學院祭玩得超開心,我好喜歡,還有太太的文筆一如既往的穩定溫柔,像風輕輕吹過帶給人舒適;我也準備好所有王冠和材料了,正在壺裡建房子,等阿散來,可以給他一個真正的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