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世|非禮Ⅰ吻篇(番外02:探病)

#歲和修弗

#時間點是歲和凱恩坦承心意後,歲還沒成為機關成員的期間

#歲感冒觸去關心閒聊。

***

窗外景色呈現冬日特有的白茫,溫度並沒有因為是白天就回溫多少,室內下探十度。

白歲躺在被窩裡,呼吸困難,咳嗽不已。頭暈得厲害,卻又難受得無法入眠。翻了個身面對牆壁,喉間一癢,又是幾聲輕咳。升上高中後,她以專心唸書為由班到了二樓客房,實際上是方便凱恩來找她。寒假經歷的這些事情,家人全然不知。

上禮拜就出現感冒症狀,但她拖到今天才去看醫生的下場就是病重得下不了床,只能向學校請假。

窗外傳出輕響,白歲一瞬間以為是凱恩,但想起他昨天歉然告訴自己,接下來幾天機關有任務要執行,便又躺回被窩。心想八成是野貓吧。二樓客房外面是一樓的屋頂,常常有野貓來作客。

好想見他。閉上眼,漆黑的視野中全是他的模樣。感覺燒得更厲害了。

這次聲響更大聲了,白歲坐起身,出現的是一抹紫色身影。是修弗。他來這裡做什麼?白歲嚇得連忙跑去開窗。冷空氣霎時竄入,她連打了幾個噴嚏。「……早、……早安?」

修弗輕巧躍入室內,雖然電元能力消失了,但他仍然保有一身敏捷體術。白歲坐回床畔,睡意全消。聲音因為口罩而模糊。

「有什麼事嗎?我感冒了,離我遠點比較好……」

「凱恩出差前要我過來看妳。」

「啊……謝謝。」

白歲還蠻喜歡這個曾經綁架她、以她要脅凱恩的前叛亂份子。原因無他,雖然修弗脾氣古怪、孤僻冷淡,卻是個很關心朋友的人。凱恩是這麼說的。事件落幕之後,他被迫(?)在Starry Snake定居,白歲和他打過幾次照面,因為他的提示,白歲才能夠前往樂園和凱恩重逢。

「店長給的藥。」他從袋子裡面依序拿出酒吧眾人要他帶過來的慰勞品,「還有克銀的調酒。」

白歲瞅著白瓷藥瓶和銀色保溫瓶,又望向修弗。「妳不會要我餵妳吃吧。」修弗面有難色。

她搖頭,浮現笑意,「我以為你很討厭凱恩。」

「要不是那嗜血的店長軟硬兼施……」修弗咂了咂嘴,想起有人要他坦承些,自己也笑了,「好吧。是沒那麼討厭。」他把保溫瓶打開,將酒液倒進蓋子裡,混了些紅炎特製的藥丸。白歲接過來喝下,感覺沈重昏沉的腦袋登時輕鬆了許多。

她捧著杯蓋,讓餘溫暖著手。「不急著走的話,可以問你一些事情嗎?」

修弗想到紅炎就頭痛,「我也不想太早回去,妳問吧。」

「你會後悔沒辦法再繼續擔任蜜蜂嗎?我是說……那個身份的好處跟壞處?」

修弗倚牆而立,現在的他沒有深紫六翼和滋滋作響的電元能力,穿著大衣披上圍巾,走在路上和一般的男子無異。

「妳想試試看?」

被他一語道中,白歲有些尷尬地支吾,「嗯……有過這樣的例子嗎?」

「沒有。不過妳也不用太失望。」他指著自己,淡笑,「我就是第一個被主神逐出樂園的蜜蜂。首開先例不是什麼壞事。」

「我沒跟凱恩提過,但是,很想跟他一起工作,想跟他看一樣的風景……」

這種笨蛋情侶似的發言和戀愛煩惱,不要對他說啊。修弗在心中感嘆。是不是因為他綁架過她,所以白歲才會覺得和他之間沒有防線了?

「那就去問問吧。他為了妳,肯定能夠說服上司跟主子的。」

他彎身,摸摸白歲的頭。後者微微縮起身子,看來半年多前被他電到的心理陰影還沒完全退去。

「不過,前提是,妳得先把病養好才行。」

說也奇怪,在修弗離開後(一樣是爬窗出去),她便能夠安穩入睡了。

《END》

<span style=”word-wrap: break-word; -webkit-nbsp-mode: space; -webkit-line-break: after-white-space;”–<

吻篇好適合冬天的場景XD 好幾個番外篇都跟冬天有關呼呼。

修弗跟歲的互動我一直覺得很好玩XD 應該是哥哥和妹妹的感覺吧。

最近觸篇寫到快乾了……寫寫番外充電一下。

點閱: 15

←同分類上一篇| |同分類下一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